黄金渔场

231 海港之夜

231.海港之夜(第八更!)

231.海港之夜

不需要秦时鸥继续控制那条大蓝鳍金枪鱼,追着散落周围的饵料,这条大鱼贪心的游荡了上来。

钓艇的声呐探鱼仪发出尖锐的叫声,秦时鸥往屏幕上看去,海怪给他指点道:“看,绿色的图案就是声呐反射回来的影像,地下这一层是海底,这个弯曲的图像就是一条金枪鱼!”

“也有可能是鲨鱼。”秦时鸥笑道。

海怪摇头,道:“菜鸟无法分辨鲨鱼和蓝鳍鲔的区别,可老手一眼就能看出来,看它的游动轨迹、看它的游动速度,鲨鱼不会这么狡猾的左右摇动,它会横冲直撞上来吃鱼饵。但鲨鱼速度不会这么快,速度能快成这样,就是金枪鱼!”

沙克将活鱼饵挂在鱼钩上扔了下去,嘴里喃喃道:“来吧,伙计,快点到我的船上来,我已经给你买好了飞往日本的机票,祝你旅途愉快!”

活鱼对金枪鱼诱惑力更大,看到在海里挣扎的大西洋鲱鱼,这条蓝鳍金枪鱼不再犹豫,如同离弦之箭般冲上来,大口张开,将鲱鱼吞进了嘴里。

鱼饵带着鱼钩一起进入蓝鳍金枪鱼的大嘴里,这样随着大鱼游动,鱼钩从鲱鱼口中脱落出来进而卡在了金枪鱼的嘴巴里,鱼线勒进金枪鱼的鱼鳃上钩了!◆,

钓竿轮座飞快的转动,足有一次性筷子一半粗细的主线迅速被拉了出去,鱼竿不可避免的弯曲了起来。

沙克摁住轮座,一边专注的看着海面一边吼道:“海怪。带上该死的鱼叉给我赶紧出来!Boss,你来开船。听我的,让渔船倒退……”

被鱼线勒进鱼鳃。蓝鳍金枪鱼吃痛在水里疯狂挣扎,海怪拿起鱼叉等在一旁,同时不忘给秦时鸥解说:“再没有把鱼钓上甲板之前,那一切不算数,金枪鱼即使咬到了鱼钩,那脱钩率也有60%!”

沙克是老渔夫,不会犯低级错误,他将鱼线绷在一个适当的程度,不断指挥秦时鸥操作钓艇和金枪鱼保持一样的前进或后退线路。始终让它不能挣脱鱼钩。

足足耗费了半个多小时,金枪鱼才疲惫下来,但它还想放手一搏,抓住机会就往船底钻去。

等候在船舷旁的虎子和豹子耳朵猛的收拢,一跃而起跳入水中,正好堵在了船底的水面。

金枪鱼受惊又急忙往后退,沙克厉喝一声,猛的就狂收鱼线,一下子将金枪鱼拉到了船边。

海怪叫道:“Boss。现在是第二个考验,瞧我的鱼枪……”

他右臂肌肉如磐石般贲起,呼喝着将鱼枪狠狠的射向水里,正中金枪鱼露出的鱼鳃位置。

顿时。鲜血喷射了出来,遭此重击,蓝鳍金枪鱼生命力锐减。

鱼枪末端绑着绳子。海怪快速收绳子,用鱼枪将金枪鱼拉了起来。

蓝鳍金枪鱼有一个特点。让它们很容易被抓住,那就是露出水面后习惯性的抬起尾巴。它们的目的是挥动尾巴击打敌人。可这样往往会被人抓住机会用绳套套住尾巴。

海怪用鱼枪射中蓝鳍金枪鱼的时候,沙克就松开了手,他去拿了绳套趴在船舷上等着,蓝鳍金枪鱼举起尾巴之后将绳套套上去,这样这条鱼就等于落入了他们的口袋。

沙克用绳套套住金枪鱼尾巴的时候,海怪则松开鱼枪,他将船尾的闸门打开,和沙克一起用力将金枪鱼拉了上来。

两人娴熟的配合着,向秦时鸥展示了渔技之美。

秦时鸥出来看着这条蓝鳍金枪鱼,整体是梭形,身体圆滚滚的,曲线流畅而优美,好像水滴一般。它的鳍部为较深的青色,背部至腹部则为银灰色,这证明它是一条大西洋蓝鳍金枪鱼。

抓到了这条鱼,沙克一边将它尾巴缠在吊机上吊起来,一边欢快的引吭高歌:“fromthisvalleytheysayyouregoing,

秦时鸥笑着听两人唱歌,对于这首歌,他很熟悉,几乎可以说这是加拿大在世界上流传最广的民歌《红河谷》。

这首歌主要表现的是移民在北方红河一带的居民垦荒种地、建设家园、发展城市,最终将野牛出没的荒原变成美好家园,歌颂的是劳动者的勤奋、建设家园时候的憧憬,一般渔民们在收取渔获、农民收粮食的时候,都会唱起这首歌。

“Boss,一起吃、一起吃!”沙克高兴的说道。

不用开动吊机,伊沃森直接伸手拉住绳索往后一拖,便将这条鱼给吊了起来,沙克将鱼鳃用刀割掉,海怪则将鱼尾割开,让血淌出来。

鱼是冷血生物,这不意味着它们的血液就没有温度,之前在挣扎逃窜,鱼血温度比较高,现在死掉鱼肉就冷了,这样鱼血会破坏鱼肉,使之产生乳酸,那样鱼肉味道就差了。

处理干净鱼血,沙克量了一下,大笑道:“非常棒,168公分,一条大家伙,我估计这条鱼只要肉质好一点,那卖个两万块没问题。”

“我希望可以让它飞去东京上拍卖会,那样价格可就说不准了。”海怪笑着说道。

沙克看了看鱼肉,摇头道:“这个够呛,这条鱼的品质一般吧。”

几个人在对着这条鱼评头论足,远处几艘美国船上,船员们举着望远镜在观看秦时鸥这边,不断有人悻悻的骂着:

“该死的,这个加拿大富佬运气真好,一来就搞到了一条好鱼。”

“法克,难道连上帝都喜欢有钱人?我们已经出来一天了,一条鱼都没有钓到啊!”

“那条鱼真不小,如果归我该多好,那今晚我就可以去格洛斯特港找两个美妞玩玩了。”

一行人分别和鱼做了合影,伊沃森拍照的时候幸福的抱着这条鱼,他肯定以为这是今晚的晚餐,可惜,一切得让他失望了。

蓝鳍金枪鱼之所以名贵,就在于它的稀有性,秦时鸥一行人钓到这条鱼之后再没有碰到鱼。

当然,秦时鸥控制着一条大鱼,这条鱼在海底狂飙,肯定能碰到了同类,先后碰到十多条,但个头都比较小,最大的也一米多长,秦时鸥不想钓这样的小东西。

再说,要是连着钓到太多蓝鳍金枪鱼也就太不正常,刚来还是低调点的好。

下午四点钟,太阳还高高挂在天上,秦时鸥等人就准备收起鱼竿走人了。

乔治浅滩距离海港有一段距离,开回去得三个多小时,所以要早点离开。

同时,其他几条船的船主也开船准备离开,他们不会留在海上过夜,因为这些船大多是简单钓艇,储备的冰无法保留两天或者更长时间。

而蓝鳍金枪鱼,一钓到手那就得放血冰镇,渔夫们都需要回到海港去补充油料和冰块。

和这些渔船都是一路,秦时鸥的目的地也是美国人的地盘,格洛斯特港,因为新斯科舍半岛隔着更远,足足多出六十多公里。这就是一个小时的航程,耗费时间更多,也更浪费油料。

拖网游艇马力大、船身坚固,自然行驶起来也更快,这样虽然秦时鸥等人是最后走的,但几乎和提前走的那些船只同时进入了港口。

现在的格洛斯特港是钓艇的天下,拖网捕鱼船、围网渔船很少见,大大小小的钓艇星罗棋布,在码头里散落的到处都是。

渔民们都很熟悉,甚至大多数人就是格洛斯特港的居民,所以回到码头之后,这些人就互相打招呼,询问渔获、开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