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32 尾巴的支持

黄金渔场

232.尾巴

海鸥号开进来,渔民们都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两眼,格洛斯特也是一个旅游港口,这里有美丽的海湾和干净的沙滩,游艇并不少见,可用汉字写名的游艇不多见。

这些渔民都以为秦时鸥等人是来玩票的,可是等船进入码头之后,却没有停到码头上,而是向渔业公司所在的位置驶去。

秦时鸥第二次来到渔业公司,和上一次在圣约翰斯不大一样,这里的渔民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抗拒,只是或者好奇、或者无聊的看他们。

沙克给秦时鸥解释了一下:“格洛斯特港的渔民日子是比较好过的,每年差不多有十个周的时间适合捕捉金枪鱼,他们差不多可以收获十多万。再加上平时捕捞点别的鱼,在美国都算是中产阶级。这和圣约翰斯的渔民不一样,那里的渔民几乎都濒临破产,所以说起来,反而是这里的渔民脾气更好一些,仇富心理也更弱一些。”

秦时鸥这才明白这个道理,他还以为美国人要比加拿大人素质低下的多呢。

人生地不熟,秦时鸥也不了解格洛斯特港这些渔业公司的情况,于是便选了周围停靠船最多的一个渔业公司的码头,叫做‘三叉戟渔获公司’。

相比圣约翰斯,格洛斯特面积小得多,只有不足四千公顷的面积,常驻人口也只有一千多人。

可是这个港口的渔业公司却更多,杂七杂八不下十个,此时都灯火通明,等待着收取渔获。

秦时鸥的船停靠之后。周围的渔民还以为他们停错了位置,聚集在一旁等着看好戏。

结果,三叉戟渔获公司扔下来一个钩子,秦时鸥拴在鱼尾巴上,一条大金枪鱼就被提了起来。

周围响起渔民们倒吸凉气的声音和讨论声。秦时鸥很享受这种打脸的感觉。

“鱼肉评级a级,一磅14元,总重量是559磅,去掉绳套4磅重量,嗯,一共是555磅。”一名胖胖的白人老头对秦时鸥说道。“拿你们的钓鱼证我看一下,这个价格你们有意见吗?”

沙克将钓鱼证和他们的直通车护照一起递给老头,后者检查着点点头,这时候一名有着碧绿色眸子的白人少女坐在电脑前问道:“要支票还是银行卡转账?”

秦时鸥说道:“给我支票吧。”

他这里还没有办理美国银行卡呢,如果转账那就是跨国汇款了。很麻烦。

老头讲证件回递给沙克,同时说道:“安芬妮,给几位先生按照整数算,算作560磅吧。”

秦时鸥礼貌性的和他握手致谢,老头笑眯眯的恭喜他钓到这样一条大鱼,并给了他一张名片,老头名叫詹姆斯刘易斯,是三叉戟公司在格洛斯特港的负责人。

渔夫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每年在这里钓金枪鱼的也就那么一些人,几乎都已经是各个渔业公司的固定合作伙伴了,所以挖起客户来。对渔业公司们都很难,这样有新鲜面孔出现,这些渔业公司就会抓住机会搞好关系。

至于这个新鲜面孔能不能钓到金枪鱼,那无所谓,顶多就是一张名片的事,不是吗?

这样这条鱼就给秦时鸥多了八千块的进账。是美元,折合成加元差不多有一万块。

这个价格和沙克预计的两万块收入有差距。但差不多渔业公司就是按照半价来购买的,毕竟从美国空运到东京。加上缴税,还需要一部分钱。

拿到支票,秦时鸥甩了甩,就带上伊沃森一行人上了岸,沙克留在船上照顾熊大和虎子们,它们可没法上岸,甚至不能露面。

有护照在手,人出入加美国境没问题,可换成动物那就得另说了。

秦时鸥等人上了岸之后就有人追在他们后面,一个善谈的金发青年直接走了上来,和他们打招呼道:“伙计们,加拿大人?你们好,我叫威斯尔,就是这里的土著。”

听到‘土著’这个自称,秦时鸥笑了笑,道:“你好,伙计,我们是拉布拉多纽芬兰过来的,专门来钓鱼,对这座城市还不熟悉,你能介绍个不错的酒店吗?”

威斯尔摆手道:“交给我,跟我来,我肯定让你吃的舒服、住的也舒服,而且还花不了多少钱。”

他开着一辆车,是一辆gmc皮卡,秦时鸥又雇了一辆出租车,一行人往不远处的小城区开去。

路上,威斯尔就暴露了意图,直接谈到了钓鱼:“你们真厉害,一来就拿到了大家伙,真让我羡慕。对了,伙计,你们用的什么牌子的鱼钩和鱼线?鱼饵用的是什么?鲱鱼、鱿鱼、鲭鱼,或者小公鱼?”

这些算不上什么秘密,秦时鸥不在乎,就一一说了出来,然后他觉得不能让这位美国帅哥失望,就对他说了点所谓的‘秘密’:“我们用的鱼饵可不是简单的鱼,伙计,绝对不简单。”

海怪和尼尔森呵呵笑着,知道自家老板又开始玩人生如戏全凭演技这个游戏了。

威斯尔果然兴奋起来,问道:“你们有什么诀窍?”

秦时鸥道:“你要在冰冻鱼饵里撒一点羊血,记住,不能使牛血,不能使猪血,必须得是羊血。当然还需要加适量的香油,这样的鱼饵对金枪鱼来说可是美味。”

他这么说也不是要忽悠这帅哥,金枪鱼虽然不如鲨鱼那样嗜血,可是它们对血腥味也比较敏感,很多渔夫都会在鱼饵里加上动物的血增加对金枪鱼的吸引力。

威斯尔深以为然,道:“虽然我不明白是什么道理,但伙计,我认为你说的有道理。你们东方人很擅长搞神秘的东西,这点听你的没错。”

小城就那么大,跟个镇子一样,转了几个弯到了一家三层小楼前停了下来,然后威斯尔帮秦时鸥拎了一些行李,道:“ok,到了,伙计们,威斯尔之家,我敢打赌你们以后的日子在这里一定会住的很满意。”

靠了,秦时鸥哭笑不得,敢情这威斯尔家里就是做旅馆生意的啊,他这算不算羊入虎口?

小楼不大,整体是青石搭配枫木建成,从外面看风格古朴,进门之后可以发现房子打扫的很干净。

一楼客厅是七八张桌子,用来当餐厅,东南角有个小小的吧台,上方挂着一台电视机。二楼和三楼都是出租用的卧室,从单人间到三人间都有,价格很便宜,最豪华的单人间也只要45美元一晚,还提供早餐。

秦时鸥看了看房间卫生不错而被褥也很干净,就痛快的预付了一个周的房租。他额外给了威斯尔两百美元,让他准备一些披萨、面包之类的东西做夜宵。

拿到钱,威斯尔对秦时鸥更热情了,他临走之前说道:“伙计,我得提醒你,你们要赶紧休息,午夜早点离开港口,否则明天你肯定没法安生钓鱼。”

“什么意思?”秦时鸥问道。

威斯尔耸耸肩,道:“反正你不想被尾巴咬住,那就听我的,早点休息,早点起床,早点去收获大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