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39 沉船在哪里1/5

239.沉船在哪里(1/5)

感谢天狼啸天战等朋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鼎力支持,弹壳一定努力更新,不负诸位栽培!&&&&

尼尔森给秦时鸥点的是一瓶奥比昂堡1996年份红酒,这一瓶酒的价格是866美元,几乎是这酒吧里最贵的了,就是这瓶酒换到了第一排的位置。

查理斯没有要红酒,要了一打罐装蓝带啤酒,一罐只要3.2美元,价格可以说相当便宜了,其他渔夫进来之后,喝得也都是各种各样的啤酒。

秦时鸥不太懂红酒,尼尔森给他说了一下,奥比昂堡是法国五大酒庄之一,虽然是最小的,可却是最早闻名欧洲的,是格拉芙地区的骄傲,出产的葡萄酒以少而精美著称。

好酒确实味道很好,秦时鸥品尝了一口,这酒有淡淡的花香和果香,和他以前喝的普通红酒差别不大,可就是这细小的差别,最终让人有了天差地别的感触。

和查理斯聊了一会,秦时鸥直接切入主题,道:“伙计,你了解1915金鹰币沉宝和佛理肯斯坦号沉宝吗?有没有大概位置印象?”

查理斯顿时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来乔治浅滩,是冲着沉宝来的?”

这没什么好掩饰的,秦时鸥耸耸肩道:“也顺便钓钓鱼。”

查理斯笑道:“今天凌晨,我们等你的时候,就在好奇的讨论,你开着游艇拖着钓艇不远千里来这里钓鱼有什么意思呢?花的钱就得几万块,得钓多少鱼才能弥补。原来,你是为了沉宝。难怪呢。”

说了几句,查理斯对酒保招招手要了一份海图。和沙克买的那份差不多,但要更详细。看那酒保的样子这海图很不值钱。随手扔了过来也没说待会还给他,估计是不要了。

由此可知,沙克早上被坑了,不过沙克也不在乎,这家伙和海怪、尼尔森都在和脱衣舞娘们玩table-dance,玩的不亦乐乎。

所谓table-dance,翻译过来是桌上舞,其实就是舞娘坐在客人身上扭一扭,大概扭个十几秒钟结束。客人要付点小费,同样是一两美元起步。

海图的经纬度标的很详细,查理斯让秦时鸥回头用gps定位,他叫过几个老渔夫,一起讨论着沉宝的话题,然后在海图上找到一个凸出的小点,道:“这是哈奇暗礁,当初海军的军舰就是在这里触礁的……”

说着,他拉了一条线。继续道:“按照我们这里故老相传,海军的舢板是向着正南方向行驶的,因为当时吹的是南北风,向南行驶虽然距离陆地会变远。但要安全的多。”

“舢板开出多远翻船的不好说,但是你看这里,”又是一条线。“这里有一条暗流,水流速度快。海底沙子多。所以我们这里有人猜测,金鹰币就是被沉没在了这里。只是海水带动沙子,早就将金币埋起来了。”

一个胖胖的渔夫说道:“秦,寻找这两个沉船真的没什么意义,这些年来,想要靠它们一夜暴富的人太多了,但没有人成功。”

“是啊,沉在海底的船容易寻找,可被海沙埋掉的船和宝藏怎么找?”查理斯叹息道。

秦时鸥收好了海图微笑,没有说自己会坚持还是放弃,他举起酒杯道:“伙计们,来吧,预祝我们今年的鱼季都能取得好收获!”

“感谢秦的祝福!为了丰收!”查理斯高声喊道,一群渔夫纷纷迎合,举起啤酒罐道:“感谢秦的祝福,为了丰收!!”

在酒吧里待了一个半小时,秦时鸥带着沙克等人回到威斯尔之家,查理斯本来想邀请他们去他的家里居住,得知他们住在威斯尔之家就笑了,道:“那里很不错,威斯尔夫妇都是好人。”

这次上岸秦时鸥带着虎子、豹子和熊大的,不用担心海监会查,查理斯直接将它们挂在了自己的名下。

只是看到熊大的时候查理斯吃了一惊,不过想想秦时鸥可是富豪,养棕熊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泰森还养老虎呢,便没说什么。

秦时鸥定好大致方向,将海神能量给蓝鳍金枪鱼群提供足够的动力,向着圣约翰斯海域就开始狂飙。

午夜时分到了塞布尔岛海域汇合了另外两条金枪鱼,一起奔跑在通往大秦渔场的康庄大道上。

秦时鸥的海神意识什么都好,就是不能兵分两路,比如他可以同时控制某片海域空间里的鱼类,然后让它们一起干什么,可是却没法控制两条鱼,让它们分别去干什么。

解释的清楚一些,就比如这次先后控制了两拨蓝鳍金枪鱼,他没法一边控制昨晚出发的那两条鱼向渔场游动同时控制今天遇到的鱼群向渔场游动,必须得等到双方兵合一路才行。

这次秦时鸥早上起床去了港口,就没人留在码头等着跟随他了,因为大家都知道秦时鸥是来找宝藏而不是为了钓鱼的,跟着他也没用。

照例在广场喂了一会鸽子,秦时鸥心情愉快的去了码头,结果看到一群孩子聚集在码头的角落里,正在叽叽喳喳的说什么。

秦时鸥现在不急着捕鱼或者干嘛,反正一个蓝鳍金枪鱼鱼群已经到手了,基本任务完成,享受生活才是重点。

他溜溜达达走过去,问道:“嘿,小家伙们,你们在干嘛?”

几个孩子回头瞥了他一眼,结果没人搭理他,倒是对精神抖擞的虎子、豹子和娇憨蠢萌的熊大很感兴趣。尤其是熊大,估计这些孩子第一次看到熊,立马围了上来,小眼睛瞪的滚圆。

孩子们一让开,秦时鸥看到了怎么回事,原来在草地上零散分布着一些树枝,还有一只奄奄一息的灰鸽子般小鸟。

灰鸽子体型不算小,可是这只躺在草地上的鸟儿给人的印象就是小鸟,因为它的羽毛还很细小,鸟喙也是粉红色的,有气无力地的偶尔挣扎两下,看上去很纤弱。

老詹姆斯早起锻炼,他和秦时鸥打了个招呼,上来想逗逗熊大,结果看到秦时鸥在好奇的看那只小鸟,就叹了口气道:“真可惜,看来今年还是只有一只鹰能活下来。”

秦时鸥问道:“鹰,你说这是一只鹰吗?”

这只小鸟实在没有赢的样子,在秦时鸥心里,鹰就该和当初把尼米兹差点打死的那只金雕一样,威风凛凛、霸气十足,这个小家伙一副有进气没出气的样子,多少有点丢鹰的脸啊。

老詹姆斯下一句话就让秦时鸥差点跳起来:“这不光是一直鹰,还是一只白头鹰,美洲最了不起的海空霸主!”

“我靠,不是吧,这是白头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