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40 小布什

240.小布什

如果不是秦时鸥和老詹姆斯打过交道,知道他为人严肃认真,还以为老头子是在拿着他开玩笑呢。

这是白头鹰?这羽毛灰褐色好像一只灰鸽子的家伙是大名鼎鼎的美国国鸟?

秦时鸥对海鸟了解不多,听了老詹姆斯的话,他是满脸诧异。

老詹姆斯也很诧异,问道:“你认不出来吗?这是白头鹰的幼鸟啊,很小的小家伙。”

秦时鸥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而感到惭愧,嗫嚅道:“那个,白头鹰的头部不是雪白色的吗?它的嘴巴不是金色的吗?怎么是这么个——呃,这么个鸟样?”

听了他的话,老詹姆斯哈哈大笑起来,解释道:“我的东方小伙子,你对白头鹰了解不够,这鸟就像丑小鸭一样,童年时候羽毛是暗褐色的,很丑。可是等它长大,它会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成为神骏壮美的海雕王!”

秦时鸥这才了解是怎么回事,以前他没在意过这种被北美土著尊为神鸟的猛禽。

老詹姆斯指着旁边的大树给秦时鸥看,这是一棵高大的北美红杉,高三十余米、直径接近两米,树干笔直的冲天而起,威武骄傲,在格洛斯特港,这棵树是与灯塔其名的地标。

北美红杉是世界最高大的四大乔木之一,在原产地加利福尼亚州,往往能长到一百多米高、直径八米多,堪称是陆地巨无霸。

这棵红杉的树干顶端有一个鸟巢,是用一根根树枝木棍之类垒成,体积也很大,即使隔着三十多米看。秦时鸥都能觉察到它的壮观。

老詹姆斯指着那鸟巢解释道:“那里面住着布什和芭芭拉夫妇,它们是我们海港唯一的一对白头鹰。你知道,秦,现在这种鸟已经很少见了,我们不断侵占它们的栖息地、使用会令它们无法正常产卵的双对氯苯基三氯乙烷类杀虫剂。让它们数量越来越少。”

“另外,这种鸟的繁衍方式也导致了它们数量稀少。白头海雕中的雌鸟在产下第一枚卵后就开始孵化,在孵化初期再产第二枚卵,导致雏鸟出壳的日期先后可以相差几天,因此先出壳的雏鸟往往比后出壳雏鸟大许多。”

“这样,当食物缺乏。先出壳大雏鸟便会把后出壳的小雏鸟当作食物吃掉!”

秦时鸥咧了咧嘴,尼玛虎毒不食子,这白头鹰可够窝里横的,哥哥姐姐竟然能拿弟弟妹妹当粮食?

不过想想也正常,越是骁勇善战的鸟兽。生存环境越是残酷恶劣,否则打磨不出它们那桀骜彪悍的性情。

比如秦时鸥家乡以前养獒犬,就是一窝生了九个小狗的时候,等它们长出乳牙便塞入地窖里让它们自相残杀,最后生存下来的那一只则是可以威震山野的看山獒。

老詹姆斯说着蹲下身,拨拉了一下这只小鹰,遗憾的说道:“每年芭芭拉会生育两个孩子,不知为什么。它和布什的孩子总是特别喜欢战斗,大雏鸟会咬死小雏鸟。这只小鸟应该是遭遇兄长攻击之后从巢里掉落下来的,可惜它的翅膀还没有长成。没法飞翔,只能张开缓冲了一下……”

说着,老詹姆斯沮丧的摇起了头。

秦时鸥看这只小鹰还能轻微的挣扎,说道:“它还没有死,现在找医生给它瞧瞧,难道救不活吗?”

老詹姆斯无奈的说道:“白头鹰的生命力很顽强。即使被剁掉脑袋也能飞行几公里。可是这个小家伙已经完了,我的小伙子。从三十米的高度掉下来,即使张开翅膀缓冲过。它的内脏也跌碎了,现在它只是回光返照。”

想起以前在电视或者电影里看到的白头鹰的威风,秦时鸥心里痒痒了起来,他问道:“老伙计,我能带走这只小鸟吗?”

老詹姆斯耸耸肩,道:“你随意,不过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劲,这小东西已经注定要去见上帝了。”

秦时鸥小心的将小鹰抱在手里,急匆匆的向游艇跑去,老詹姆斯在他身后叫道:“在海上的时候别把这小鹰的尸体露出来,小心惹麻烦!海监可不会听你的解释!”

美国野生鸟类保护法规定渔民出海不准虐杀鸟类,另外白头海雕是《华盛顿公约》中cites一级保护鸟,交易和杀戮白头海雕都是违法的。

海怪和沙克在买东西,为船补充鱼饵和其他配件,看到秦时鸥急匆匆跑向游艇两人问怎么了,秦时鸥才没有时间搭理两人,直接上了游艇,找到一盆水将小鹰放入水中。

被他这么一颠簸,本来就快走到生命尽头的小鹰险些完蛋,嫩嫩的小嘴都挂上了血丝。

放入水中之后,秦时鸥疯狂驱动海神能量全方位灌入进去,小鹰无力的躺在水里,眼睛紧闭、一动不动。

“狗屎!他妈的!”秦时鸥恨恨的盆子一脚,盆子晃悠,里面的小鹰扑棱了一下翅膀,微弱的睁开眼睛,惊慌的看着秦时鸥。

看到小鹰有反应,秦时鸥那叫一个喜大普奔,他赶紧继续往小鹰身体里灌输海神能量,只要这小东西还有一口气,他就相信自己能救活它。

后面沙克等人慌慌张张的上了游艇,着急问道:“boss,怎么了?”

刚才只有秦时鸥去了围观的孩子们身边,沙克和海怪等人才没有这个闲情逸致,所以他们不知道小白头鹰的事情。

秦时鸥竖起手指嘘了一声,故作紧张的往外面看了看,将湿漉漉的小鹰从身后拿了出来。

“上帝,白头海雕!”海怪叫道。

沙克捂住他的嘴,小心的问秦时鸥道:“嗨,boss,这是从哪里搞来的?”

白头鹰不管在美国还是加拿大,都是禁止交易和偷养的物种,比达尔文美洲鸵、刀嘴凤冠雉、帝啄木鸟、古巴钩嘴鸢等珍稀鸟类保护力度都大,毕竟这是国鸟。

秦时鸥耸耸肩,道:“捡到的,那些孩子找到了这只从树上跌下来的小鸟,他们以为这鸟儿跌死了,然后我捡了回来。”

海神能量不是速效救心丸,小白头鹰这会还蔫儿吧唧的呢,它虚弱的躺在秦时鸥手里,各种有气无力,睁开眼睛都费劲。

沙克和海怪对视一眼,刚要说什么,秦时鸥摆手道:“别劝我把它交还给谁,这只小家伙是我的了,我要把它带回告别岛。”

“那就带回去吧,但愿能安然离开美国。”沙克说道,反正这是从美国得到的鸟,带到加拿大才更好。

秦时鸥在游艇角落里用木粉搭建了个窝,然后将丑兮兮的小白头鹰放了进去。

小白头鹰无精打采,半睁眼睛看了看秦时鸥,将脑袋塞进翅膀里趴下打盹了。

秦时鸥看它这懒样和丑样,本来想给它起名叫丑丑、懒蛋之类的名字,后来想起它的父亲叫布什,就拍拍它的小脑袋道:“好吧,你就叫小布什。”

主要是他觉得,小布什好像比丑丑、懒蛋这种名字好听一些,虎子、豹子不满的哼唧了两声:爹,对于名字这个问题,俺兄弟俩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