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41 奶妈尼米兹

241.奶妈尼米兹

因为救援小布什花了些时间,这样再出海就有点晚了,加上秦时鸥放心不下这小家伙,当天他索性不出海了,让沙克、海怪和伊沃森三人自行出海。

这样,他留在游艇上照顾小布什,顺便将蓝鳍金枪鱼群送回了大秦渔场。

正如他猜测的那样,蓝鳍金枪鱼们到了陌生的大秦渔场本来待的不太习惯,可是等饥肠辘辘的它们捕食了这里的鳕鱼和鲱鱼、北极虾之后,它们立马就爱上了这里。

被海神能量改造过的鱼虾,味道远比普通种的鱼虾要好,且渔场里的鱼虾资源丰富无比,在这里生活完全不需要考虑生存压力。

这样,蓝鳍金枪鱼群怎么还会离开渔场呢?

秦时鸥又先后几次给小布什输入了海神能量,这样小白头鹰经过一天的休整,很神奇的恢复了生命活力。

当然,它还不能像健康时候那样活跃,可是已经可以自己去吃一些撕开的鱼肉了,这意味着它完全可以活下来。

下午,秦时鸥看小布什逐渐恢复了生机就准备上岸去走走,恰好碰到了老詹姆斯在修理一艘小船。

得知秦时鸥想在海港小城转转,老詹姆斯很豪爽的表示要给他做导游。

上了路,老詹姆斯先介绍了一下格洛斯特,道:“这座小城已经存在快有四百年了,城市面积和人口几乎没有变化过,渔业过去是、现在仍是这里的支柱行业,这是一座停在了时光里的小城。”

老詹姆斯最后一句话是格洛斯特港的城市标语。秦时鸥在好几个地方看到有牌子上写着“where-the-past-is-present”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时光在此停下脚步”。

小渔港没什么景点。老詹姆斯着重给他介绍了一下秦时鸥昨天就看到过的那座雕像——舵轮旁的人。这雕像是1923年格洛斯特300周年庆典时候建造的,是当地最有名的雕塑。也是其地标性的形象。

在雕塑旁边靠近大西洋的栏杆上,有十来个石碑竖立着,上边刻满了类似于华盛顿的越战纪念碑一样的名字,这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是一个葬身海洋的格洛斯特渔民的鲜活生命。

看着这些石碑,老詹姆斯表情肃穆,说道:“秦,你们有钱人,可能只是把海洋打成度假休闲场所和美味海鲜的出产源。但对我们来说,大海是敬畏的严父而非亲切的慈母。”

秦时鸥去石碑上看了看。最显眼的一座石碑建造于1879年,在那年的一次暴风中,有249个渔民和29艘船只失踪。

离开这些石碑继续沿着海岸线走,可以看到小城的另一座标志性雕像,“渔民的妻子纪念像”。这雕像与“舵轮旁的人”遥相呼应,意义远大。

走在路上的时候,毛伟龙给秦时鸥打了个电话,说去告别镇考察的旅游团回来了,给了告别岛极高的评价。可以评为5a级国外旅游点,相信用不了几天第一批游客就要出发了,让他最好去旅游团混个脸熟,里面有不少美女。

秦时鸥说我没法去见咱们的同胞了。因为我这会在美国捕鱼,还得至少十天半个月才能回去。

打完电话,老詹姆斯带秦时鸥去了小镇最著名的一个旅游点看了看。那就是半月海滩(half-moon-beach)。

这片沙滩面积不大,海岸线估计不到一公里。但环境极其优美。

绿树蓝天、碧海金滩,干净的沙滩如半弦月一样拱卫着小海湾。海水此涨彼伏涌上沙滩又退回去,比什么巴厘岛、夏威夷海滩可要美多了。

看到这片海滩的第一眼,秦时鸥就爱上了它。他直接不跟老詹姆斯去转悠了,赤着脚在沙滩上找了个礁石就坐下了,一直安静的待了半个下午。

傍晚时分,秦时鸥在岸上渔夫快餐店买了一些炸肉、烤鱼之类的食物,一回到海鸥号的时候,恰好看到大军舰鸟尼米兹飞进了舱房。

这让他有些紧张,赶紧跑进去,因为尼米兹当初被金雕伤害过,所以它对鹰类一直充满了仇恨。

白天时候秦时鸥就注意到它不断用敏锐锋利的眼神看小布什,只是当时秦时鸥在镇场子,尼米兹不敢动手。

跑到门口,秦时鸥看到尼米兹果然想要对小布什不轨,它身上羽毛都炸开了,这是它要发动攻击的信号。

沙发上,虎子和豹子懒洋洋的趴着,摇摆着尾巴在看热闹。它们对小布什也很不满,秦时鸥一整天没有陪它们玩了,它们将原因归咎在了小布什身上。

小布什蹲在木粉上,它睁大眼睛歪着头看尼米兹,看两眼在低头看看自己,漆黑的小眼睛里似乎有疑惑在酝酿。

说起来,现在羽毛灰褐的小布什不像白头雕,倒是有点像是尼米兹这样的大军舰鸟的幼鸟——大军舰鸟的雌鸟,比如尼米兹,羽毛颜色不是纯黑色,而是偏锈棕色。

尼米兹‘嘎嘎’的叫着,伸展翅膀做出要攻击的架势。小布什听到它的叫声也‘嘎嘎’的清脆叫了两声,爬起来迈着八字步摇摇晃晃的向尼米兹跑去。

秦时鸥刚要制止,结果尼米兹没攻击,它看到小布什冲自己奔来,赶紧往后跳了一下。

结果大军舰鸟的爪子实在不够强劲有力,这一跳竟然很悲催的趔趄一下摔倒了,实在有够丢人。

尼米兹狼狈的扑棱翅膀爬起来,小布什扑上去,嘴里‘嘎嘎’的叫着,小脑袋一个劲往尼米兹的怀里钻。

估计尼米兹被整懵了,它本来是想来干掉这只小鹰的,结果对方这么黏自己是什么鬼?

尼米兹使劲拍打翅膀伸长脖子发出凶狠的‘嘎嘎’叫声,小布什也‘嘎嘎’的叫着,声音有点像,依然往尼米兹身上蹭,蹭的尼米兹手足无措。

秦时鸥笑了起来,小布什太小了,可能还有点天然呆,竟然把尼米兹当成了自己母亲,这样子无疑是小鸟找到母鸟时候的反应。

尼米兹被小布什蹭的直转悠,它现在想跑都跑不了,船舱空间小展不开翅膀飞翔,如果迈开腿要跑,腿部力量不足的大军舰鸟都跑不过白头鹰幼鸟……

而白头鹰的爪子可就有力的多了,它们足底粗糙得像砂纸,能在水面上抓起几十公斤重的大鱼,还能在丛林之中奔跑跳跃着追击松鼠。

所以,哪怕小布什只是雏鹰,依然能追的尼米兹老老实实。

尼米兹逃了几步跑不掉就怏怏不乐的停下了,小布什钻在它翅膀下,嘴里小声‘咕咕’的叫着,钻进去之后就不再出来,秦时鸥给它用木粉搭建的巢穴算是浪费了。

虎子和豹子一看打不起来就没劲了,互相用舌头舔着脑袋上的毛,别以为它们是爱干净,这是拉布拉多互相之前用口水沾湿毛发来散热。

秦时鸥笑着上去挨个摸了小家伙们一把,也拉开尼米兹的翅膀摸了摸小布什,结果小布什不买账,又缩进了尼米兹的羽翼之下。

尼米兹似乎认命了,垂头丧气的蹲在地上,没有拒绝小布什的亲昵举止。

晚上查理斯等人来找秦时鸥,问他今天怎么没去捕鱼,秦时鸥说我得休息一下,有沙克他们出海就足够了。

这让查理斯一行人很羡慕,他们出海打渔是为了生存,秦时鸥则是为了乐趣,这差距太大了。

临走之前查理斯等人问了秦时鸥明天要去的海域,秦时鸥没有玩什么神秘,直接了当的说他还会去乔治浅滩。

得到这个答案,查理斯和几个渔夫希望想要借雪球号的冰舱储备一些冰块。因为他们的渔船无法保存冰块两天两夜,这样每天都得返程回港,太浪费油钱了,这么一来一去就需要四百元的柴油。

而雪球号不一样,它的冰舱是用聚氨酯硬泡材料制作的,能储存冰块五天多。

这样,只要可以从雪球号上补充冰块,查理斯一行人就可以不必每天返程了。

随后,沙克等人也返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