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45 周末战士

245.周末战士 黄金渔场 天下书库

谢谢兄弟姐妹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大家的推荐票、月票和打赏!请党和人民相信,弹壳一定努力,一定努力!&&&&

威斯尔将他的皮卡停在半月海湾的沙滩上,秦时鸥帮他把音箱、唱盘机之类的工具搬下来,他调试了一下音箱效果,觉得没问题,就来了一首肖邦的《小夜曲》。

轻缓的音乐响起来,秦时鸥诧异的笑道:“我以为你会来一首《冰河时代》,没想到是肖邦的音乐。”

威斯尔露齿一笑,道:“不不,幸运船长,现在谁还听《冰河时代》?那是一百年前的东西了,现在要听DJ那就听《I-Need-a-Doctor》。”

他耸耸肩,又说道:“不过,我觉得此时此刻,还是肖邦的音乐更合适。”

海风轻拂,一株株小杉树摇摆着枝叶,海滩上浪花涌动,好像是无数的小月亮落了下来,前仆后继的拍打着沙滩。

这时候再听着小夜曲,秦时鸥觉得整个身心都放松了下来。

后面有人陆陆续续到来,这些人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些食物或者饮料之类。

猪肉、牛肉、羊肉、鱼虾、什锦拼盘、水果糖、煎鸡蛋、煎排骨、煎肉饼、炸大虾、干烧鱼、香酥鱼、拌素菜、炸肉片`天`下`书`库`小说`、熘鱼片、木樨汤、蕃茄汤等等,样式很杂。

至于饮料,主要是啤酒和朗姆酒,另外有一些牛奶、果汁之类,每人都贡献了一些。将氛围很快烘托了起来。

当然,带食物和酒水最多的还是查理斯夫妇。他们花钱从快餐店、餐厅买了很多东西。

一个老渔夫托着一个餐盘走过来,对秦时鸥说道:“幸运船长。尝尝我烤的黄油小曲奇,我认为味道不错,你尝尝看。”

秦时鸥笑着道谢,他抓了一把吃着点头,道:“是的,老伙计,你可真是个厨房里的高手,这小饼干味道很棒。”

得到秦时鸥的夸赞,老渔夫笑了。他骄傲的说道:“我烤的曲奇可是格洛斯特一绝,如果哪天海里没有鱼了,那我就专门开一个甜点店。”

查理斯高声道:“你肯定不会那么做,老肯特,因为你卖一年饼干也挣不到一条蓝鳍鲔的钱,像今天我捕获的那种大蓝鳍鲔,当然,更别说秦的那条超级蓝鳍鲔!”

秦时鸥拿了个苹果扔给他,笑道:“不。查理斯,你太夸张了。”

这次用不着查理斯说话,老肯特承认道:“他没有夸张,秦。是这么称呼你对吗?是的,秦,你今天捕获的这条鱼绝对是创纪录的。我已经十年没有遇到一千磅的大鱼了!”

旁边有人感叹道:“是啊,没想到咱们这里还有这样的大鱼。真是好消息!我记得以前乔治浅滩的金枪鱼是真多呀,有人捕获过多大的来着?1400磅?”

威斯尔笑道:“那时候我还是小孩呢。是斯托老爹捕获的对吗?世界纪录,当时很多新闻都在讲这件事。”

秦时鸥惊讶的挑了挑眉毛,一千四百磅的蓝鳍金枪鱼可真是巨无霸了,他现在即使有海神之心这个金手指,遇到的最大的也就是一千磅左右的鱼。

“斯托老爹呢?”秦时鸥问道,“如果有幸能认识他一下,一定很让人愉快。”

“不,肯定不会愉快,因为他已经,嗯,已经去见上帝了。”老肯特有些惆怅的说道,“就在他捕到大胖子之后的第二年——大胖子是他那条世界纪录大鱼的昵称,他有一次出海遇到了风暴,人死船沉。”

提到这种事,人的情绪总会降低,威斯尔是个活宝,他很有经验的拉过唱片机开始搓碟,曲风一转,一首劲爆音乐响了起来:“I’m-about-to-lose-my-mind,You’ve-been-gone-for-so-long,I’m-running-out-of-time,I-need-a-doctor……”

伴随着极富冲击力的音乐,威斯尔甩着右臂高声怪叫道:“伙计们,跳起来、跳起来!”

秦时鸥随着音乐扭动了几下身体,他还有些饿,就跑到一个烤炉的旁边串了一串鱿鱼烤着吃。

查理斯递给他一瓶酱,说道:“这是塞丽娜家族秘制的好东西,涂在烤鱿鱼上简直能让人吞掉自己的舌头!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别停下,你只要停下就会有麻烦。”

话说完,他就拎着一瓶啤酒在海滩上晃悠了起来。

秦时鸥本来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随后,一群人看他停下身在烧烤就围了上来,没有客套,这些人直接问他钓鱼用的鱼饵、鱼钩、鱼线和鱼竿的品牌。

毫无疑问,渔夫们在寻找他的成功窍门呢。

秦时鸥一边应付一边快速将烤熟的鱿鱼串塞进嘴里,然后也提了一瓶啤酒跑去狂欢了,应付渔夫们的询问太累了,不是编造谎言困难,而是一波波的渔夫来找他,问的问题还都一样……

沙滩PARTY进行了两个半小时就结束了,后面阴云慢慢笼罩了上来遮住了明亮的月光,此外海风也渐渐大了起来,温度降低了。

毫无疑问,海边变天了。

富有经验的渔夫们迅速收起烤炉、食品架之类的东西,又细心的将扔在沙滩上的酒瓶、包装纸和果核、骨头之类收拾干净,这样才离开海滩。

半夜时分,一场暴风雨席卷而来。

海风一改前几日的温柔样貌,好像发疯的公牛一样呼啸着从海洋上吹向陆地,瓢泼大雨砸在游艇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游艇随着狂风骇浪而摇摆不定,声势恐怖!

秦时鸥为了照顾小布什特意留在了游艇上过夜,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小布什被这世界末日般的声势吓坏了,看它这小样估计出生没半个月,还没见识过这样恐怖的场面。

“嘎嘎!嘎嘎!”小布什眨巴眨巴眼惊慌的叫了起来,它好像鸭子般摇晃着尾巴在船舱里乱窜,秦时鸥把跳在鸟架上的尼米兹拉到地上。

见到尼米兹,小布什好像找到了主心骨,嘎嘎叫着钻了过来,小脑袋一挑尼米兹的翅膀,很熟练的钻了进去。

尼米兹无奈的叫了两声,只能缩下身子带着小布什一起睡觉。

这场暴风雨持续了一天两夜,直到第三天凌晨破晓才停下,麻州气象局发来了大风预警,但渔夫们等暴雨停下,就驾驶钓艇冲出了码头。

暴风雨之后海面浮游生物最多,对鱼儿来说,就是饵料最丰富的时候,这时候去钓鱼更容易钓到大鱼。

至于大风警告?谁在乎,反正靠海洋吃饭就是把脑袋栓在裤腰上。

海风不算很大,秦时鸥也开船出海,上午到了乔治浅滩海域放眼望去,卧槽,怎么船这么多啊?

前两天几百平方公里的海域上也就十来艘钓艇,而这会光是他触目所及之处,就有十几艘钓艇了。

秦时鸥疑惑的抓了抓脑袋,沙克给他解释了原因:“这些都是周末勇士,今明两天可是竞争最激烈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