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46 瞧瞧谁厉害

246.瞧瞧谁厉害

“周末勇士?”秦时鸥诧异的问道,“这是什么鬼?”

沙克笑道:“你忘了今天的日子?今天可是周六,是八月份的第一个周末,这些人都是趁着休息日来钓鱼的,所以人才这么多。”

秦时鸥想了想,还真是,今天他出海的时候发现港口上少了很多钓艇和小渔船。本来他以为是因为暴风雨的缘故一些人将船拖回家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而是那些船的船主来了。

他打开无线电,公共频道不断有人抱怨,查理斯偶尔也跟着吼两嗓子。

“瞧这些蠢货,他们根本不懂规矩,难道不知道两艘船要隔开一海里的距离吗?”

“上帝,救救我吧,我现在快死了,快被这些菜鸟折磨死了!”

“狗屎,我的位置被一个sb占用了,别拦我卡尔,我他么要弄死他!”

“这里有两个波士顿的家伙,他们竟然说我们是乡巴佬,伙计们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教训一下这些狗niang养的混蛋了!”

秦时鸥笑着听一行人在抱怨也不说话,他把小布什也带上了钓艇,这会小家伙在船上四处乱窜,他不得不关注这只小鹰,万一不小心掉水里淹死,那真是没地方可哭了。

有人呼叫了秦时鸥,他打开无线电刚要说话,小布什嘎嘎的叫了两声。

顿时有人问道:“幸运船长,你那里怎么还有鹰叫声?”

秦时鸥抱住小布什让它闭上嘴,搪塞道:“哦。那是因为我养了一只大军舰鸟,塞丽娜和查理斯见过它。这就是为什么我总能找到大鱼的原因,我的军舰鸟有敏锐的嗅觉。”

查理斯给他作证。道:“是的,秦有一只很棒的大鸟,那家伙聪明又强壮,比白头海雕和金雕还要神骏,我简直要羡慕死了。”

你们爱咋地咋地吧,秦时鸥赶紧关了无线电,再搞下去要出篓子了,这些老渔夫哪个不是火眼金睛?他们能分辨不出白头海雕的叫声和大军舰鸟叫声的区别?好在小布什现在还嫩,声音和成年白头海雕不一样。

抱着小布什。秦时鸥去外面看了看,时光流逝,又有几艘钓艇开了过来,而且赫然有两艘就在雪球号的旁边,三者呈品字形排布,互相间隔不足一海里。

这个距离是有点危险的,沙克喊了几声,结果两艘钓艇上的人都不理睬他们,扔下钓竿开始准备垂钓。

海怪摇摇头。示意他不必喊了,道:“你看这些钓艇上的旗子,他们都是rbff的人,咱们挂的是枫叶旗。他们怎么会卖咱们面子?”

rbff是美国划艇和钓鱼活动基金会的英文缩写,隶属于美国户外基金会outdoor-foundation,是北美地区一个很大的户外运动协会。会员广泛,所以渔夫们尽管很生气。但没法和这些人较劲。

沙克说的‘周末勇士’就是指这些人,这是他们的自称。别小看这些人,他们虽然只是业余钓手,可是里面高手云集,有不少钓大鱼的专家。

另外,这些人大多有稳定的工作和广泛的社交圈子,招惹他们可不是明智的举动,渔夫们除非遇到难以忍受的事情,否则不会和他们产生冲突。

听沙克介绍清楚之后,秦时鸥不太高兴了,这些人有点过分啊。因为爱好和当地渔夫抢生存空间也就罢了,完全不尊重渔夫们的劳动成果,随意占领船位、包夹渔夫的船只,就差上船来打人脸了。

“虽然我也是上层圈子的人,但这次我支持渔夫。”秦时鸥给小布什梳理着羽毛说道,“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伙计们,打起精神来,我们要钓走这里的所有金枪鱼!”

尼尔森嘻嘻笑道:“boss,那你算上层圈子还是底层人士?”

秦时鸥故作严肃的说道:“今天我要做绿林英雄罗宾汉,听我指令,教训这些混账!”

正聊着天,驾驶舱里的声呐探鱼仪‘滴滴’的响了起来,尼尔森一看,说道:“boss,有一条大鱼,就在水下一百尺的位置上!正在上升,位置不断变化,八十尺、七十尺……”

声呐探鱼仪所能检测的是一个扇形面积,就是从船底发射换能器发射出声波,这样海洋越深所能笼罩的面积越大。

渔夫们不想和钓鱼协会的船隔得太近,就是因为不想让双方的声呐辐射范围重叠,否则一条鱼出现后,双方都会发现它的踪影,很容易引发恶意争端。

现在就出了这个问题,这条大鱼出现之后,三艘渔船都忙碌起来,另外两艘钓艇分别叫做‘海洋女神号’和‘绿衫军号’,都是金枪鱼钓艇。

这条蓝鳍金枪鱼在海里纵横捭阖,好像骄傲的骑士一样,一分钟的时间,围着三艘船的水下转了一圈。

三艘钓艇纷纷抛洒鱼饵,其他钓艇注意到了这一幕,查理斯立马在公共频道呼叫:“秦、秦,我的伙计,是你的船又发现鱼了吗?”

秦时鸥说道:“是的,看样子是条蓝鳍鲔,大概有七八百磅吧。”

“那可不算小了,七八百磅,我前几天捉到的最大也只有四百五十磅。”

“秦,加油,打败那些周末臭狗屎,让他们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

“上帝保佑你,幸运船长,这条鱼一定是你的!”

秦时鸥也是这么认为的,击败海洋女神号和绿衫军号没有压力,双方的鱼饵诱惑力不在一个程度上。

不过,他小看了这条鱼的狡猾,三条船上都在抛洒鱼饵,这条蓝鳍鲔就绕着三条船不断的游动,将所有鱼饵都吞到了嘴里。

雪球号上的鱼饵的确对它更有吸引力,但它也不会固定在这里,沙克已经放出了活鲱鱼鱼饵,可是这条鱼并不上当,它就是专心的吃那些鱼段。

沙克看着这条鱼迟迟不上钩,判断道:“如果我没猜错,这家伙以前吃过亏,它可能被钓到过,最终逃过了一劫,现在变得聪明了许多。”

秦时鸥想了想,不能使用海神之心控制这些大鱼送死,那就得和它们斗智斗勇。

他让海怪放缓抛饵的速度,然后把所有鱼竿都换上了多钩鱼线,每个鱼钩上都挂着一块鱼段,这样再扔到水里。

果然,这条蓝鳍鲔之前吃顺嘴了,现在看到雪球号下又出现了美味鱼段,便冲上来张开大嘴吞了下去。

它吞吃之前是特意观察过了,这个鱼段是死鱼,不是那种危险的活鱼。

可惜它还是中了奸计,吞吃掉鱼段之后,鱼钩滑落就卡在它的嘴里。

发现自己中计,这条倒霉蓝鳍鲔大惊失色,开始拼命挣扎,但上山容易下山难,吃鱼饵容易吐鱼钩难,这会形势已经容不得它撒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