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47 阴你没商量

247.阴你没商量

禽。兽兄要发飙啦,大家支持一下撒,有条件的订阅一下哈&&&&

海怪戴上手套后一只手摁住轮座,另一只手抓着鱼线往后回拉,他此时目光凝重但语气轻松,道:“boss,看来你的‘幸运船长’之名要做到底了。”

秦时鸥让小布什躲在船舱里,他要出来解决这条大鱼。

但小布什调皮的很,一定要跑出来,秦时鸥怕它被人用望远镜观察到,就吹了个口哨让正在空中翱翔的尼米兹落下来。

尼米兹在船舱里愁眉苦脸的张开翅膀,小布什就欢天喜地的躲了进去,老老实实。

秦时鸥抓了一条鲱鱼塞给尼米兹,拍着它的脑袋说道:“别不开心,美女,你照顾好小布什就是立功了,明白吗?回去大大的有赏。”

尼米兹狼吞虎咽掉这条渔场特产的美味鲱鱼,依然很不开心。

没办法,大军舰鸟号称天空之王,不光因为它们擅飞翔,更因为它们热爱飞翔。尤其是今天海风这么大,对其他鸟类来说飞起来很吃力,可却是它们展示飞翔技巧的好机会。

十几分钟的拔河比赛,水里的蓝鳍鲔终于还是被降服了,它筋疲力尽的被拉到了船边。

海怪举起鱼枪刚要出击,伊沃森展示了他的彪悍,带着绳套跳入水里,一把搂住鱼尾的位置将绳套给套了进去。

尼尔森拉动绳索,绳套收紧将这条大鱼给彻底逮捕,秦时鸥打开雪球号的船尾闸门。这样就可以将这条鱼拖上来了。

沙克拍着刚爬上来的伊沃森后背笑道:“小伙子今天想吃什么?他可给咱们赚钱了,完整捕获的蓝鳍鲔是很少见的。这鱼绝对可以上拍卖会,如果运气好。价值可以增加十倍甚至二十倍!”

蓝鳍金枪鱼要卖高价就得上拍卖会,不光是因为会有人竞价提起价格,还因为只有最好的鱼有资格上拍卖会。既然能上拍卖会,那这条鱼就不能按照一磅十几元的价格来卖,而是整体十几万或者几十万!

这就和普通打工仔与打工皇帝的区别,前者拿几千块的月薪,后者则只拿年薪,且是几十万的年薪。

秦时鸥上去看了看,这条蓝鳍鲔大概一米七八长短。和昨天查理斯捕捉到的那条鱼稍微小一些,没有八百磅也有七百五十磅,绝对算是大鱼。

因为没有用鱼枪的原因,这条蓝鳍鲔只是被折腾的筋疲力尽,并没有死亡,被吊机吊了起来,嘴巴一张一合,样子很是狼狈凄惨。

沙克想要拿刀给这条鱼放血,秦时鸥有些不忍。他一把制止,对尼尔森说道:“去,连通这周围的公共频道。沙克,放下刀。把这条鱼嘴里的鱼钩拔出来,小心点,尽量别伤害它。”

连通了公共频道的无线电。秦时鸥呼叫道:“嗨,rbff、rbff的勇士们。你们在这里,是吗?今天你们有不少人来到了乔治浅滩。是吧?”

他呼叫了几声,起初没有人回应,后来才有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是的,我们来了,怎么了?”

这个声音算是冲锋号,后面又有人叫了起来:

“你不过是钓到了一条鱼而已,我去年鱼季钓到了十条大鱼!小丑,你以为这能炫耀吗?”

“加拿大的乡巴佬,你最好离开这里,乔治浅滩是美国地盘,你们加拿大捞过界了。”

“该死的,那是我们的鱼,本来是属于我们绿衫军的!混蛋,混蛋,混蛋!”

听到秦时鸥被辱骂,这边的渔夫们顿时怒了,联合起来开始破口大骂的反击,顿时,在公共频道里开始了一场剑拔弩张的对喷大赛。

秦时鸥狠狠一拍桌子,喝道:“都闭上嘴!rbff的钓手们,你们不是很厉害吗?那敢不敢跟我打个赌,我敢说你们都是外强中干的吹牛大王,这个周末两天,你们一定一条鱼都钓不到!”

“我知道你们不服气,呵呵,那我给你们一个展示的机会,别说我嘴炮,现在有一条大鱼马上就要下水,让我看看你们怎么能钓到它!”

秦时鸥说着一挥手,对尼尔森道:“去,放掉那条鱼!”

即使是视秦时鸥命令如军纪的尼尔森,这次也懵了,反问道:“放掉、放掉哪条鱼?”

秦时鸥指了指那条被吊在船尾的蓝鳍鲔,道:“快去放掉它!”

尼尔森点点头,推动吊机伸出船尾,用军刀割断绳套,这条蓝鳍鲔立马如一颗超级大雨滴一样落入了水中。

入水之后,蓝鳍鲔估计都不敢相信自己能死里逃生,它先围绕着雪球号飞快转了两圈——没办法,刚才一直没呼吸,差点憋死啊。

确定自己自由了,它一头扎进水里,冲着海底就钻了下去,估计这辈子不会再浮上水面捕食了。

可惜,鱼算不如人算,秦时鸥能这么轻易放过到嘴的肥肉?海神意识拍上去,海参能量灌入进去,ok,打上他的烙印了,几天之后又是大秦渔场一条好汉。

公共频道有人在问什么机会,绿衫军号和海洋女神号上的钓手们目瞪口呆,良久才喃喃道:“这、这、这个疯子!上帝,他把钓到的那条蓝鳍鲔,放入了水中……”

“哈,真是开玩笑,蓝鳍鲔钓上来以后不是已经死了吗?”有人不屑一顾。

绿衫军号的船长斯波拉说道:“不不,他们这条鱼不是用鱼枪拉上来的,而是有个疯子跳下去用绳套套住了鱼尾活着拖上来的,这条鱼没死!”

无线电的公共频道陷入短暂的沉默之中,没人说话,只有一片片倒吸凉气的声音,好像海风灌入了驾驶室。

秦时鸥控制蓝鳍鲔鱼还水中飞快的游动,为了避免引起怀疑,蓝鳍鲔深入海底,没有留在水面,但是却还是在周围游动,一直可以显示在声呐探鱼仪上。

海怪遗憾的说道:“那条鱼能卖一个好价钱的,boss,至少一万五千块。”

秦时鸥道:“我不缺钱,伙计,你不觉得我用这条鱼打这些家伙的脸,比赚一万块更爽吗?”

“没有。”尼尔森三人一起摇头,伊沃森傻笑着点头,好像他听懂了秦时鸥的话一样。

秦时鸥对伊沃森的反应很满意,给了傻大个一个大拇指夸赞,傻大个的脑袋点的更欢了。

看到声呐探鱼仪上有蓝鳍鲔的影子,海洋女神号和绿衫军号上的人都热血沸腾了,他们不遗余力的往海里扔着鱼饵,幻想着第二次钓上这条鱼。

结果,蓝鳍鲔掠取了一顿美食之后,最后摇摇尾巴拍拍屁股直接闪人,声呐探鱼仪上很快没了它的踪影,留下大眼瞪小眼的钓手们。

秦时鸥之所以这么做,是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有关养殖蓝鳍鲔的想法,也有关这次捞取海底沉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