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48 我的蓝旗军团

248.我的蓝旗军团

新的军团,新的规划,渔场冲冲冲!&&&&

据秦时鸥所知,蓝鳍金枪鱼需要3年时间才能达到xing成熟,如果像纽芬兰那样的温水海域,可能时间更久一些,需要4-5年。

注意,这是蓝鳍金枪鱼达到xing成熟的年龄,不是它们长到两三米长可以出售的年龄,这时候的蓝鳍金枪鱼,顶多一百多磅。

实际上这种鱼长的是很慢的,别看成年蓝鳍金枪鱼动辄两三米长、五六百磅,实际上刚孵化后的幼鱼只有3毫米大小。幼鱼每天会长1毫米,要长到两米长,至少需要二三十年的时间。

这样如果秦时鸥单单靠母鱼产卵来搞蓝鳍金枪鱼养殖,那显然不靠谱,养殖周期太长,所以他刚才忽然想到,或许自己需要不断往渔场引进蓝鳍金枪鱼。

本来他是没有这个想法的,现在钓鱼协会这么多人来垂钓,那撒饵的多了,吸引到的蓝鳍金枪鱼也会更多,他索性用海神意识把这些鱼不管大小一起控制起来,然后带回大秦渔场算了。

渔夫们钓鱼他不管,因为这是他们赖以为生的活计,这些业余钓手就不一样了,他们钓鱼更多的是因为乐趣和面子,蓝鳍金枪鱼落在他们手里,简直是明珠暗投!

另外,对于寻找淹没在沉沙里的宝藏他一直没有办法,总不能动用海神能量将海底暗流路线上的沙子都翻一遍吧?那能累死他!

可是要是他能纠集一批由足够多蓝鳍金枪鱼组成的军团,那就不一样了。蓝鳍金枪鱼力量大、游速快,只要它们成群结队的贴着沙子游行,就可以搅起沙子。说不准能凑巧找到那些宝藏。

这就是秦时鸥突然要与rbff的钓手们打赌的目的,只要这些人玩命的寻找蓝鳍金枪鱼,他的海神意识跟在这些人的船周围,找到蓝鳍金枪鱼就带走,那简直不要太爽。

如此一来。秦时鸥索性提了一把躺椅开始晒太阳了,他对沙克、海怪等人说道:“我不钓鱼了,伙计们,你们自己看着玩吧。”

海神意识附着在了那条蓝鳍金枪鱼身上,海神能量给它提供了无尽的冲刺力量,它不断在周围海域游荡。目的就是监视这些渔船周围的海域是否出现蓝鳍金枪鱼。

还别说,rbff的白领精英们也是蛮拼的,一个个撒起鱼饵那叫豪爽大方,和抠抠索索的渔夫们不一样,他们为了钓到鱼。可了劲的往水里撒鱼饵,完全不计代价。

今天是钓鱼的好天气,万里无云、海风呼啸,刚刚结束的暴风雨给海面带来了大量浮游生物和海藻碎片,吸引了大量海鱼来捕食。

这样,蓝鳍鲔的身影自然也是若隐若现,秦时鸥专门盯着rbff的钓艇,只要有蓝鳍鲔出现在周围。不管大小,一律缉拿归案。

之前一天都难得碰到一两条蓝鳍鲔,这一次几乎隔着二十多分钟就能发现一条。从发起赌约的中午开始算起,一直到下午四点钟,秦时鸥一共收获了十四条蓝鳍金枪鱼!

当然,这些鱼有大有小,整体偏小,最大的一条也不过是两米长八百磅的样子。

这样已经足够了。这些鱼带到渔场去,用海神能量改善一下肉质进拍卖场。也是一笔很可观的渔获。

因为刚刚下完暴风雨,晚上的海风更加狂野。所以不管渔夫还是钓手们,都在下午先后选择返航格洛斯特,他们可不想为了斗气而将自己置于生死之地。

秦时鸥的雪球号是最后一个回归的,但他心情愉悦,十四条蓝鳍金枪鱼呢,他的蓝旗军团已经初见规模了,加上渔场里的鱼,这种鱼的数量已经超过了40条。

回到格洛斯特港,老詹姆斯好奇的问道:“嗨,幸运船长,今天你竟然没有渔获?而且我听卡里说,你和rbff的那些家伙打了个赌?”

“随便玩玩而已,你知道,老詹姆斯,不是每次出海都能找到黄金,所以我会无聊。毫无疑问,逗蠢货打赌,是一个解闷的好办法。”秦时鸥笑道。

渔夫们和rbff的钓手们在海港相遇,前者趾高气扬,后者则有些闷闷不乐。

秦时鸥没有管渔夫们,他们当中或多或少都有渔获,毕竟暴风雨后是捕蓝鳍鲔的好时机,而钓手们就没有收获了,这样渔夫们怎么会不高兴呢?

于是,在渔获公司的码头上,一群渔夫就开始扯着嗓子吼叫起来:

“老肯特,你今天收获怎么样?上帝保佑,我钓到了一条不错的家伙,能收入个三千多块。”

“哦,伙计,我已经处理完了,我收获也可以,卖了三千五百块,可以去喝两杯了。嗨,查理斯,你呢?”

“我没有钓到蓝鳍鲔,不过搞到了两条黄鳍鲔,你知道,最近这些家伙价格也不低,这两条鱼我觉得能让我收获个两千多块。”

“嗨,那边的白领先生,你们收获怎么样?我们的幸运船长还要和你们打赌呢。”

看到渔夫们故意揶揄自己一行人,有人不忿的叫道:“你们真好意思,那家伙可是加拿大人,我们要同仇敌忾才对。”

查理斯听了这话顿时生气了,指着说话的那人咆哮道:“滚你的同仇敌忾,谁是敌人?秦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们这些混蛋才是我们的敌人,是你们害的我们今天渔获减少,混账!”

秦时鸥趴在钓艇上笑嘻嘻的看着两拨人争吵,一艘和雪球号一样挂着枫叶旗的船开了过来,船上的人问道:“伙计,你也是加拿大人?哦,我是新斯科舍省的。”

“纽芬兰,圣约翰斯。”秦时鸥招了招手。

上岸之后,那人就走了过来,主动和他握手道:“我叫阿尔芒-亨利-克雷蒂安,是戴高乐号的船长,很荣幸能在格洛斯特遇到你,你也是移民?”

从这人的名字和船名,秦时鸥就知道他是法国移民,这很常见,加拿大就是个移民国家,土著印第安人现在只能去落基山脉寻找。

“是的,华裔。”秦时鸥不是很热情,法国人对华裔一向不太友好,他们的种族歧视很严重,仅次于西班牙的杂碎。

阿尔芒似乎察觉到了秦时鸥的冷漠,就笑了笑,说道:“你是中国人?哈,我妻子的妹妹很喜欢你们祖国,她小时候在那里待过,后来又去旅游过多次,我家里还有一张她站在你们长城上拍的照片。”

秦时鸥礼貌性应付了几句,阿尔芒随后说出了主题:“我来格洛斯特好几趟了,但说真的,从没遇到像你这样在这里受欢迎的加拿大人,你真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