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54 欢迎找虐

254.欢迎找虐

此时,一向喜欢散开游动的蓝鳍鲔们聚集在一起,缓缓的游动着,目光谨慎。

秦时鸥的海神意识刚刚转移过来,就看到了这种情形,感受到了蓝鳍鲔们紧张恐惧的心情。他的目光一转,明白了怎么回事,就在距离金枪鱼群两百多米的地方,一条凶悍的鲨鱼在垂涎的虎视眈眈。

这鲨鱼大概四米半长短,背部呈深蓝色、腹部呈白色,鼻端呈锥形,身体圆滚滚的看上去很结实,大嘴开合之间,都是一枚枚三棱锥一样的利齿——

鼠鲨!

遇到鼠鲨,秦时鸥也只能感慨运气糟糕,这种鱼脾气暴躁、攻击力强悍,主要以硬骨鱼为食,如鲭鱼、鲱鱼、帆蜥鱼及刀鱼等,最爱则是金枪鱼。

鼠鲨的攻击力很强,它们恶名昭著,因为出现过多次在未受刺激的情形下对游泳、潜水、冲浪的人,甚至小型船只发起致命攻击的事情,这证明它们的杀戮不光是为了填饱肚子,还有娱乐。

某种意义上,雪球的小伙伴冰刀和这条鼠鲨是近亲,双方都属于锥齿鲨。

这就是人类命名时候的奇怪所在,很可怕的鼠鲨竟然带着‘鼠’这个字,而娇憨老实、攻击力低下的则被称为沙虎鲨……

这条鼠鲨估计已经发现鱼群不短时间了,各种蠢蠢欲动,可是它不敢随意的对鱼群发起攻击,此时在它面前,可是有一条比它还好战的青枪鱼!

青枪鱼是海洋中不怕鲨鱼的几种鱼类之一,它们依靠毛状尖颚,足够和拥有利齿的鲨鱼进行一番血战。

每一条能长大四米长的青枪鱼。都是经历过血与火的,杀戮过的鲨鱼,一巴掌数不过来。

这会青枪鱼就凶悍的顶在鱼群最前端,面对这条残暴的鼠鲨,它丝毫不惧。杀气凛然。

秦时鸥大喜过望,没想到之前一个善念竟然种下了这么大的善果,要是没有青枪鱼,这次他的蓝旗军团可得损失惨重了。

这会对峙的双方,就像是一条饿狼盯上了一群肥羊,而羊群则在一头骁勇的牧羊犬保护下暂时安然无恙。

鼠鲨还真像饿狼。它们是机会主义者,速度快、爆发力强,围绕着鱼群缓缓游动,仿佛是在伺机寻找发起进攻的漏洞。

金枪鱼群无师自通的紧靠在一起,而青枪鱼则始终跟着鼠鲨。只要鼠鲨一发起冲击,它就挺起毛状尖颚去纠缠。

这些鱼都是被海神能量改造过的,智商和能力远非普通鱼能比,否则早就被鼠鲨给逐次击破了。

鼠鲨这会也比较急,它估计第一次碰到这么难对付的青枪鱼,正常来说,鼠鲨和青枪鱼正面交战是稳胜不败的,可是这次他碰到的青枪鱼异常的善战。竟然让它无可奈何。

更惨的是在秦时鸥到来之后,他将海神能量源源不断灌入青枪鱼体内,青枪鱼仿佛是喷射出去的鱼类。‘嗖’的一下子就撞了上去!

鼠鲨退避,没有那么容易,青枪鱼一击不中再度爆发出击,鼠鲨的速度跟不上,直接被青枪鱼的毛状尖颚击中了,直接被捅了个对穿。

鲜血狂飙。鼠鲨吃痛,奋力挣扎着想要拗断青枪鱼的毛状尖颚。但青枪鱼一击必中之后立马撤退,鼠鲨的计谋失效了。

这时候。一直谨慎的待在后面的蓝鳍金枪鱼们抓住了机会,随着青枪鱼出击命中,它们也争先恐后的冲了上去,纷纷用脑袋撞击鼠鲨的侧腹。

这是鼠鲨的软肋,它们腹部缺少脂肪的保护,偏偏这里内脏又多,这么被冲击的蓝鳍金枪鱼撞击,很容易会导致内脏破碎。

鼠鲨掉头想跑,现在逃跑来不及了,青枪鱼趁机再次给它来了一下子,其他金枪鱼纷纷撞击,将它撞的左右挣扎,但根本逃不掉,不一会就肚皮翻上死掉了。

青枪鱼和金枪鱼都是肉食性的,鼠鲨一死它们毫不客气,上去张开嘴撕扯鼠鲨身上的肉开始吃饭。

秦时鸥看的热血沸腾,这些鱼现在还真有蓝旗军团的架势,尤其是青枪鱼,必须要授先锋职位,太勇猛了。

吃饱喝足,就是干活,秦时鸥控制这些鱼在海岛上进行挖掘,时不时的用海神意识掀起个风暴,一直劳累到午夜,还是没有找到黄金宝箱。

放开这些鱼,秦时鸥去大秦渔场看了看,之前种植的水藻在强烈的光照下生长的很好,第二批送来的鲱鱼、鲭鱼和鳕鱼们也没出问题。

最重要的是黄鳍鲔夫妇,这会藏身巨藻丛林,只等着孵化了。

另外前面游回来的蓝鳍鲔在渔场生活的很好,这里没有天敌,食物丰富,它们只需要吃饱喝足闲逛就可以。

秦时鸥不让这些大鱼进入礁石区,否则雪球和冰刀容易出危险,这两个小家伙现在还不够大,自保能力不够,也就是欺负猫鲨兄弟们无压力,碰到真正的大鱼,还是很危险。

再说,秦时鸥当宝贝的那个龙宫翁戎螺‘火山’也是蓝鳍鲔的食物,要是哪次有条鱼闲的蛋疼想要磨磨牙一口吞了火山,那秦时鸥到时候哭都哭不出来——这只活的巨型龙宫翁戎螺,价值至少百万!

在海上睡不好,海风呼啸,海水荡漾,睡在船上跟地震了一样,秦时鸥是耗尽海神能量之后实在困倦,这才睡着了。

这也是渔夫们悲剧的地方,每年到了捕捉蓝鳍鲔的时节,他们是非常劳累的,一天顶多能睡四五个小时,一般是八九点钟回港,换冰块、维护渔船忙碌到十一二点,三四点钟又得出发。

留在海上过夜,反而对他们来说是休息的好机会,小船确实荡漾的厉害,但是他们已经习惯了。

第二天渔夫们在朝阳初升的时候就要起床,天色一亮蓝鳍鲔们就会开始捕食,晚上它们是藏身在深海区域的。

秦时鸥则照例睡到六点钟,虎子和豹子围绕着熊大打闹,大白被两个家伙折磨的不胜其烦爬到了熊大身上,这样拉拉们就去轻轻的咬熊大。

熊大皮糙肉厚,闭着眼依然呼呼大睡,秦时鸥捏了捏它的小耳朵,它伸出大爪子一巴掌拍开秦时鸥手臂,依然是睡个不停。

秦时鸥愉快的走出船舱,钓艇舱房太狭小,昨晚五个人分开睡的,伊沃森和沙克、海怪都是在甲板和船尾撑起帐篷休息的。

早起鸟儿有虫吃,确实这样,一大早撒下鱼钩,竟然又有一条黄鳍鲔上钩了。

秦时鸥挠挠后脑勺,这黄鳍鲔怎么突然这么多了?

到了七八点钟,一些雪白的钓艇从远处驶来了,秦时鸥一看顿时乐了,哟呵,这不是brff的那些钓手们吗?这些家伙竟然没有回去上班?

既然这样,秦时鸥就认定他们是来找虐了,不虐对不起送他们来的上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