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55 都带走

黄金渔场

秦时鸥贱兮兮的打开无线电公共频道,故意傲慢的说道:“rbff的小朋友们,你们还敢来钓鱼?如果我是你们,我会先回去好好上班,以后想要休闲一下,就去河里垂钓,大海可不是你们玩的转的。”

渔夫们相继发言支持他,还有人唱起了歌,搞的无线电公共频道跟yy语音开年会一样。

终于有钓手忍不住了,愤怒的说道:“别嚣张,乡巴佬,我们有高手正在赶来!我们有伙计在鳕角湾钓到了一千一百磅的超级大鱼,已经打破了美国钓鱼者协会尘封十年的纪录,得到了一百八十万美金!”

秦时鸥笑道:“那真可怕,但这里不是鳕角湾,我还钓到过一千五百磅的家伙呢,我炫耀过吗?”

这些家伙被震慑住了,良久有人问道:“你什么时候、在哪里钓到的?”

秦时鸥说道:“就在前两天,我躺在这里睡觉时候钓到的,当时先钓到了一条一千五百磅的蓝鳍鲔,然后又钓到了一条两千磅的青枪鱼,还有一条两千五百磅的龙王鲸……喔,我敢说,你那朋友当时一定在鳕角湾睡了个好觉,否则我可不认为他能钓到一千一百磅的鱼。”

听到他最后一句话,查理斯等人忍不住狂笑了起来,后面连续有人给他发私人无线电:

“秦,你个混蛋,你太坏了,我喜欢。”

“硬骨头船长,你的嘴巴比你的骨头还硬啊。”

“我敢打赌,幸运男孩,那些rbff的蠢货们现在脸色一定很好看。”

沙克和海怪抱着膀子也在一旁笑。秦时鸥关闭无线电,挥手道:“别笑了,伙计们,干活,没听人家说什么吗?钓到了一千一百磅的大鱼!干掉他们!”

将一根根钓竿重新换了鱼饵。沙克和海怪凑在一起商量着换了海域进行垂钓。

秦时鸥逗着虎子、豹子和熊大们玩耍,小布什想要参与进来,他给藏在了舱房里,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这让小布什怏怏不乐,秦时鸥就把尼米兹叫了下来,小布什顿时开心起来。尼米兹又怏怏不乐了,但是秦时鸥才不管。

rbff的钓手们昨晚回港补充了鱼饵,他们现在已经抓狂了,四处撒鱼饵四处游弋只为钓到蓝鳍鲔来打秦时鸥的脸。

但秦时鸥又不是自虐狂,怎么会给他们机会?海神意识狂追在后。一有蓝鳍金枪鱼出现,不管大小直接控制住送进蓝旗军团。

海神能量还有一个好处,不光改善鱼儿的体质和肉质,还能让它们拥有类似气息。

对于鱼和野兽来说,这种气息很重要,有了相同气息,它们才会把彼此当初同类同族。现在蓝旗军团里接近五十条蓝鳍金枪鱼,并没有互相攻击和散开。它们成了一个族群,一直待在一起。

这方便了秦时鸥的管理,否则要挨个寻找这些家伙。那就费劲了。

rbff的钓手们不再局限位置在乔治浅滩,而是向四周海域扩展,这样秦时鸥控制的就有些力所未逮了。

期间好几次都有蓝鳍金枪鱼被这些钓手发现险些钓上,好在秦时鸥都及时赶上,有一次一条鱼都上钩了,秦时鸥加大力气灌入海神能量。才帮助它逃脱。

比较好的一点是,因为蓝鳍金枪鱼都是大家伙。从钓到它们到拉上船,最少要半个小时的较量。有这段时间的缓冲,秦时鸥总能赶过去,将鱼带走。

有惊无险,两天两夜过去,秦时鸥的鱼群扩大到了一百条的规模。

可以想象,今后几年乔治浅滩的蓝鳍金枪鱼捕获量肯定会下降。当然,下降的不会很多,毕竟每年格洛斯特海港要出产四五百条蓝鳍金枪鱼。

秦时鸥不是圣母或者上帝,他不从渔民们手里抢夺蓝鳍金枪鱼已经是很仁慈的行为了,这些鱼落在他的手里比留在格洛斯特港要更好。

是的,秦时鸥捕捉蓝鳍金枪鱼的最终目的也是养成后出售,可是他只会出售最大的,不断养成小鱼,这对蓝鳍金枪鱼的族群保护作用更大。

现在,蓝鳍金枪鱼正面临如纽芬兰渔场鳕鱼一样的绝种悲剧。

1864年,意大利法维尼亚纳岛的渔民捕捞蓝鳍金枪鱼的记录是14020条,平均每条重192公斤;2009年捕获量仅为100条左右,平均重29公斤。

1960年以前,仅仅是乔治浅滩和鳕角湾这两个地方,每年就能为渔业市场贡献超过五千吨的蓝鳍金枪鱼。随后,美国用拖网捕捉大量的大西洋蓝鳍做罐头,导致蓝鳍幼鱼的种群大大缩减。

截止到1989年,在北美海域,大西洋蓝鳍的数量只剩1970年的20,如今更是只剩10。

而现在每年,乔治浅滩和鳕角湾加起来出产的蓝鳍金枪鱼重量超400吨,今年美国政府给出的大西洋蓝鳍金枪鱼的总配额,才800吨。

这意味着,只要美国渔民捕获到的蓝鳍金枪鱼超过800吨,那这个鱼季就结束了。

出海三天两夜,必须是要回去了,秦时鸥的雪球号上的冰块已经用光了,更别说其他人的小钓艇。

回到格洛斯特港的时候照例已经天黑了,老詹姆斯和一些人聊着天等在港口上。这些人都是各个渔业公司的经纪人,随着主力船队连续在外捕鱼未归,他们这三天的渔获进账很可怜。

当秦时鸥等人的钓艇前前后后回归,老詹姆斯等人就涌了上来,他们都有固定客户,看到自家公司的渔夫回来就打招呼去上称。

老詹姆斯对秦时鸥是寄予了巨大期望的,幸运船长的名字不是白叫的。

,秦时鸥也算对得起这个名字,尽管他这次只钓到了一条蓝鳍金枪鱼,但却是一条有九百五十磅的肉质卓越的超级鱼,也就是老渔民口中的‘黄金鱼’,另外还有七条黄鳍金枪鱼。

如果可以,秦时鸥是不打算钓蓝鳍鲔上来的,只是这条鱼运气不好,秦时鸥没有用海神意识对它做什么,这家伙就是嘴馋,自己送上门,他就索性笑纳。

毕竟,出海一趟一条蓝鳍鲔都捕捉不到,那相比他之前的表现有点诡异。

凄惨的是rbff的钓手们,别说蓝鳍金枪鱼,连黄鳍鲔他们都没有捕捉到一条啊!

老詹姆斯对蓝鳍鲔有需求,对黄鳍鲔也有需求,能钓上来总是好的,他呵呵笑着给秦时鸥的鱼上了秤,大声说道:“你真是幸运船长,秦,你可真是个幸运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