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13 一个圈子4/10

313.一个圈子(4/10)

吃了一顿辣的连连倒吸凉气的美味午餐,秦时鸥和薇妮是痛并快乐着,刘青没有用美式中餐来糊弄两人,做法是纯纯粹粹的湘菜,那叫一个香辣。

吃过午餐休息了一会,闫东磊让刘青带他们去了詹姆斯-库克船长会堂。

这个会堂位于位于grow-hill顶部的东面,占地面积大概有五六千个平方,绿化非常好,建筑周围都是郁郁苍苍的云杉、红枫之类的树木,很有原生态的味道。

会场西面,则是科纳布鲁克最著名的旅游景点詹姆斯-库克船长国家历史遗址,往前一些就是一座山谷,登高望远,站在会堂门口就能看到山谷的美丽景色。

秦时鸥等人到达的时候,会堂前的广场上已经停了很多豪车,什么宝马760、奔驰s系列、奥迪r8、玛莎拉蒂总裁、保时捷卡宴等等,豪华的凯迪拉克总统一号在这里只能算是平平凡凡的大众车。

“咱们国人还真是有钱了啊。”秦时鸥看着左边宝马右边保时捷感慨道。

后座的刘青笑道:“主要是加拿大的车便宜,而且越是豪华车,价格便宜幅度越比国内大。所以咱们很多同胞到了加拿大,都是上手了豪车,反正在国内时候开的车比现在还贵,还没有这么豪华。”

下了车,秦时鸥看到有人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讨论着,现场氛围跟普通聚会没什么两样,无非就是大家着装更正式一些。

至于一开始他预料中门口挂着大红横幅或者有人高呼抗日救国口号的场景,则自始至终没有出现。这让他这个小愤青稍微遗憾了一把。

刘青下车之后就有人和他打招呼,秦时鸥一个不认识。但这些人都很友好,在他和薇妮下车之后就主动上来攀谈。互相介绍身份。

和这些人聊了一会,秦时鸥对刘青说道:“咱们同胞挺热情呀,我还以为我这么个陌生人来了,会受到排挤呢。”

刘青是那种心直口快的湘省汉子,就说道:“怎么会,闫会长亲自去接的你,还陪你一起吃饭,从这一点他们就知道你很厉害,只会交好你。不可能不理睬你。”

秦时鸥心底抹了把冷汗,国人这察言观色的本领,在国际上应该是处于领先地位了。

到了一点半,一行人就先后进入会场,开始进行聚会的第一个项目。

这个会议和秦时鸥关系不大,先介绍了加拿大华裔互助会过去一年取得的一些成就,然后主题是讲述纽芬兰-拉布拉多省的华人在当地教育、经济、政治等方面的发展,最后公开了互助会发展基金的使用情况。

这个互助会发展基金,就是今晚上拍卖会所得款项的母体。每一笔收入和支出都很清楚,会上任何人都可以对财务负责人进行提问,款额精度到了元,绝对不会出现贪污、挪用等情况。

秦时鸥从小对会议就不感兴趣。毕业之后在中海油这种国企又被大小会议折磨了四年,所以这次开会的时候他就抱着手机在那里聊qq,和国内的同学哥们聊的眉飞色舞。

国内时间已经是凌晨了。可大多数人都是夜猫子,秦时鸥一出现。一群潜水的同学都冒头了。

毛伟龙看的直摇头,大骂这年头人心大大滴坏了。秦时鸥连发了几个愤怒的表情,问毛伟龙微博上他的一些私人信息是谁捅出去的。

一说到微博,几个同学都怂恿他申请个微博,说不准用不了多久就能成大v。

秦时鸥没有兴趣,他的目标只是简简单单的过自己的小日子,什么当土豪、当大v、当名人都不在他的生活范畴之内。

下半夜秦鹏忽然冒头了,问道:“小鸥,大爷说你下周准备回来?”

秦鹏口里的‘大爷’就是秦时鸥的父亲,他们家辈分高,秦鹏尽管和秦时鸥一般大,可按照辈分得叫他叔叔叫秦时鸥的父亲为爷爷。

秦时鸥道:“差不多吧,回家过中秋节,你最近咋样?怎么这时候还在线?”

秦鹏打了个憨笑的表情,道:“老婆是这两天的产期,我怕晚上出事,就白天打盹晚上保持清醒。”

秦时鸥叹息:“靠,我这马上要当爷爷了?哎呦卧槽,时光如流水啊兄弟,我现在还记得咱们小学时候结伴光屁股去白龙河捞鱼的场景呢。”

秦鹏打了个无语表情,道:“你看你这称呼,辈分乱了啊。还有,俺儿子以后可不能叫你爷爷,跟你爸妈论辈分,跟你他娘的就论咱们感情。”

后面两人聊的不亦乐乎,秦时鸥也不知道会议上都讲了什么,就知道手机快没电的时候开始茶话会了。

茶话会再度转移场地,去了温斯顿木船酒店的一个小厅,里面准备好了咖啡、果汁、茶、矿泉水等饮料,另外水果、蛋糕、小饼干之类的点心也应有尽有,就是按照下午茶的模式来进行。

秦时鸥被闫东磊亲自带在身边,又给他介绍了一些人:“这位是井之上康生先生,大型造纸厂的首席机械工程师。这位是管谷晃太先生,芥之川料理店的老板……”

听到介绍,秦时鸥诧异,这怎么还有日本人?不过这个时候不适合发问,他就满脸堆笑的和这些人一一握手交换名片之类。

井之上康生是个四十多岁的秃顶中年人,闫东磊介绍的时候直接来了个九十度鞠躬,然后双手恭敬的递上了他的名片。

秦时鸥这边没办法,也得跟着回了个大幅度鞠躬,后面的日本人还是鞠躬,他只能不断鞠躬,搞得好像是在参加领导的葬礼一样。

后面查看这些人的名片,秦时鸥看到井之上康生的介绍就是‘大型造纸厂’的机械师,这才明白,原来这所谓的大型造纸厂不是个代称,人家名字就是这么叫的,而且还是北美四大超级造纸厂之一,业务涵盖全球。

介绍了这些人,闫东磊很体贴的小声问道:“你是不是疑惑918纪念日聚会还有日本人?”

秦时鸥也小声道:“难道这些是亲华日裔?”

闫东磊笑道:“你小子真机灵,对,他们都是亲华日裔,每年918纪念日他们日本人都会来参加,反思战争、警醒后人。当然,也是想要趁机公关,开展人脉。”

秦时鸥觉得后面那才是他们的目的,日本人会反思侵华战争?去他娘的,他才不信,如果真要警醒后人,那就别美化战争篡改教科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