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14 水到渠成5/10

314.水到渠成(5/10,求月票)

茶话会就是与会众人互相认识的,而晚宴则是沟通感情、加深印象的。

十二人一桌,一个餐厅里二十多桌全是这次参加聚会的华人。

华裔互助会晚餐气氛搞的很好,参会的并不都是老板、富商、当地政坛人士,还有很多是普通的移民,甚至有从国内劳务输出到加拿大打工的老百姓。

会议就一个目的,华人团结、华人互助、华人共同发展,而且并非只是喊口号,当场就有一位刚买下一座造纸厂的粤省老板和一位负责劳务输出的工头达成口头协议,工厂将优先使用他介绍来的国内工人。

秦时鸥也想学着表示一下,可是考虑过渔场需要的都是熟练渔夫,而这些人手光是告别镇就用不了,便果断放弃了献殷勤的想法。

他对聚会的最大贡献,就是拿出了黄金宝螺做拍卖品。

宝螺被当做了压轴戏,前面都是些普通的拍卖品,就像闫东磊说的,你也可以拿一幅自己手写的毛笔字或者孩子做的画来意思一下。

秦时鸥对这些拍卖品自然没有兴趣,倒是中间的时候有一位滇城的银商献出了一对龙凤铃,让他感觉挺有意思。

对于龙凤铃,秦时鸥的了解仅限于《北京爱情故事》,电视剧里暖男吴狄就买了一对铃铛然后引发了一系列狗血剧情,上面对这铃铛的介绍,就是说在滇城这是男女的定情物。

这一对铃铛是真正的手工龙凤铃,主持人将两个铃铛分开摇动,可以发出不同的两种声音,当它们合在一起的时候,又可以发出第三种声音。很是神奇。

秦时鸥看薇妮喜欢,就跟拍了这对小铃铛。

现场参会的大多是中年人,全都结婚生子了,他们对这种跟爱情挂在一起的小东西自然没什么兴趣。

所以,当第一次起拍秦时鸥就从1500元喊到5000元价格的时候。他们明白秦时鸥对这铃铛势在必得,就没有较真,让他顺利拍下。

最后出场的则是黄金宝螺,色泽艳红的宝螺一露面,餐厅先前好不容易塑造成的和煦氛围立马变的紧张起来。

随着主持人报出5000元的底价,几位喜欢收藏的老板立马开始竞价。从底价一路飙升十倍到了五万,最后以七万二成交,成为本次拍卖会的标王,被一位从多伦多赶来的教授买走了。

这笔钱同样被放入了互助会基金中,闫东磊给了秦时鸥一个大红证书,以后用这个证书。他可以在基金会中进行五十万以内的低息贷款。

对秦时鸥而言,这只是个象征性的荣耀,五十万对他来说没有用,买一批鱼苗都不止五十万。

当然,这证书还有一个好处,温斯顿木船酒店的老板豪爽的表示,免除他的房费。并且想在这里住多久就住多久。

想起晚上同床共枕可以搞的活动,秦时鸥兴奋坏了,结果他娘的乐极生悲了:国内同胞都喜欢以酒论君子,他们刻意想要结交秦时鸥,于是络绎不绝上来找他敬酒。

秦时鸥这边高兴,就难免多喝了几杯,这样几杯后面又几杯,最后发生了什么事,他就不知道了。反正早上醒来,就是自己赤身**躺在**。薇妮芳踪渺然……

拉开窗帘看看外面高照的艳阳,秦时鸥轻轻地给了自己一巴掌,骂道:“你说你,他妈的真是没出息,真是没出息!喝什么?你昨晚上呵什么喝?一辈子没见过酒吗?多好的机会。就这么没了!”

‘咔吧’,门被人推开,薇妮抱着一个托盘进了屋,看到秦时鸥满脸沮丧,她忍住笑说道:“大清早的你光着身子站窗前干什么?显摆你的好身材?”

秦时鸥实在没有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沮丧,好像斗败了的狗熊,垂头丧气坐到沙发上,用手捂着脸不说话。

薇妮坐在他旁边,将鲜牛奶和甜甜圈递给他,说道:“你这是怎么了?来,吃点东西,我估计你六点醒,特意下去给你拿了早餐。”

“吃不下。”秦时鸥瓮声瓮气的说道。

薇妮板起俏脸,佯怒道:“这是我的爱心早餐,你说你吃不下?”

秦时鸥一听这话,赶紧接过牛奶喝了一口,吃过早餐他总算振奋了一些,看着薇妮,他期待的问道:“甜心,昨晚上,我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薇妮一脸认真的数着手指,道:“做了很多事呢,你压在我的身上、你搂抱住了我、你亲吻了我……”

秦时鸥眼睛一下子亮了,亢奋的问道:“我这么干了?”

薇妮嫣然一笑,道:“当然这么干了,我扶着你、你的身体压在我身上,差点累死我。然后你搂着我、我拖着你,这才把你放到**,最后你给了我一个晚安吻,就老老实实的睡着啦。”

听完薇妮的话,秦时鸥目瞪口呆,傻乎乎的问道:“没了?”

薇妮俏脸一红,低下头耸耸肩,道:“没了。”

“那我的衣服呢?谁脱的?”

“我不知道,你自己脱的吧。”

“绝不可能,我喝醉了从来不会脱衣服再睡觉!一定是你脱的,一定是!你要对我负责!”

“没有,我才不会脱你衣服,可能是服务员吧,嘻嘻。”

“不行,你一定要对我负责!”

秦时鸥说完,扔掉咬了一半的甜甜圈就对薇妮扑了上去。亡羊补牢时犹未晚,昨晚没做的事情,早上补上!

薇妮娇笑着躲避了几下,最后被秦时鸥抱住摁在沙发上,她就没有再躲避。

缩身躺在宽大的沙发上,薇妮慢慢闭上了双眸,长而弯曲的睫毛微微颤栗着,如同美丽蝴蝶振动翅膀。

秦时鸥嗅着薇妮身上清甜的槐花香味,看着她那娇嫩欲滴的樱唇,浑身顿时燃起了烈焰,他抱住薇妮,俯下头吻上樱唇。薇妮轻轻哼了一声,随后就开始热烈的回应。

一切就像是水到渠成,秦时鸥一边吻着薇妮一边将她抱上大床,随即温柔的帮她解开旗袍的扣子,认真的说道:“薇妮,我今天脱掉你的礼服,以后一定亲手给你披上婚纱,好吗?”

薇妮甜蜜的一笑,双臂搂抱着秦时鸥的脖子,小声道:“你真的能脱掉旗袍吗?扣子超多哦。”

“我有这个耐心!”

“那你要不要尝试一下,不脱旗袍也能做你想做的事情哦。”

“尼玛不是吧?这是旗袍不是情趣……卧槽,真的可以!宝贝赶紧来,我喜欢你现在的奔放,嘶嘶……”

“嗯嗯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