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24 北极参

324.北极参(求月票)

相比沙克,秦时鸥这个甩手掌柜太没有渔场主的样子了。

发现这片海域的海绵如此诡异密集之后,沙克立马给迪克海水产植被公司的比尔-萨奇打了电话,双方约定第二天来检测水质查看问题。

就像牧场主对疫病很敏感一样,渔场主对反常的鱼群、海生物作息同样敏感,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大自然就摆你一道。

比尔带着两个所谓专家来到之后,专家们采集了水源、海绵标本就回实验室去分析了。

一天半之后,比尔坐船火急火燎的赶来,见面先把一堆报告单放在秦时鸥面前。

看这家伙满脸着急的样子,秦时鸥心吊了起来,立马问道:“不是又在我水里分析出什么细菌了吧?”

如果真是这样,秦时鸥只能对苍天竖起中指,不能大规模养殖龙虾也就罢了,这次又不能养什么?不会是不能养海参吧?

比尔使劲摇摇头,道:“不,这次和你的关系反而不大了,是北美龙虾市场、上帝啊,北美龙虾市场今年恐怕要遭遇地震!”

“怎么回事,慢点说,北美龙虾市场今年要地震?我这个渔场,还关系到整个北美市场了?这不是扯蛋吗?”秦时鸥最后都忍不住爆粗口了。

比尔不好意思的一笑,解释道:“刚才我太着急,没有把事情解释清楚,这些化验单和我通知你的消息之间没有太大关联。化验单上的结果显示,你的水质没问题,这些海绵都是北美海域常见的种类,体内各种元素含量也很均衡,很适合做海参的食物……”

“伙计,我想让你搞清楚的不是这些,而是为什么那些海绵会聚集在就那么一片水域的地方?”秦时鸥皱眉问道。

比尔无奈的摊开手,道:“我们也没有找到原因,秦,你先别着急。这件事没什么可怕的不是吗?只是一些正常水母的聚集而已。另外今天我来告诉你另一个可怕的消息……”

从化验单下拿出一张报纸,是纽芬兰当地很有名的《渔场见闻报》摊开之后首页首条:北美四大近海海域,拉响龙虾真菌警报!

再拿出一张报纸打开,这次是著名的《环球邮报》。内页头条:红‘色’警戒,龙虾末日!

秦时鸥没怎么关注新闻,他上网除了和朋友聊天打屁,那就是跑去刷新什么虎扑猫扑搜狐搜狗之类的论坛玩,所以对于这条昨天晚上刚刚出炉的热点消息。了解的还不多。

让秦时鸥观看新闻,比尔‘激’动的说道:“我太不够敏感了,我太不够敏感了!当初在你这里发现龙虾加夫基氏菌的时候,我应该料想到会有这种情况的!果然,这不是一片渔场的灾难,而是整个北美龙虾行业的灾难!”

根据几份报纸介绍,最近美国和加拿大的水产部‘门’都收到了零零星星的报告,说自己的渔场或者所在地的公共渔场检测到了龙虾加夫基氏菌,希望政fǔ能解决一下。

这种细菌在外界一文不名,很多人都没听说过他。只有靠龙虾吃饭的渔夫,才会对它望而生畏。

其实说起来,龙虾加夫基氏菌没那么可怕,它不是SARS那种经过空气都能传播的病毒,这是一种真菌,且只有通过龙虾破损的壳体侵入‘肉’体才会引起败血症然后死亡,如果龙虾甲壳完整,那对这种真菌是完全不必要担心的。

这样看来,龙虾加夫基氏菌似乎还没有它的兄弟龙虾瘟疫真菌可怕。

但是,问题出在这么一个环节上。我们都知道龙虾这种生物,闲的蛋疼就喜欢去打架,龙虾和龙虾之间打、龙虾和螃蟹之间打、龙虾和鱼之间打,甚至龙虾和石头之间打……

如此一来问题就大发了。龙虾的外壳太容易出现破损了,而一旦外壳破损真菌入侵引发败血症,那这只龙虾就是必死无疑了。

另外,龙虾加夫基氏菌另一个可怕的地方是它对虾苗的感染,小虾苗的甲壳缺少一层可以阻挡这种真菌的几丁质,很容易受到感染。只要这种真菌不灭。那这个地区的龙虾苗几乎是很难生存的。

灭绝一个物种,只要灭绝它的幼体,龙虾加夫基氏菌就是这么干的。

本来加美两国的海水产部‘门’都没有在意这些报告,可是当报告单如雪片般从佛罗里达州、马瑟诸塞州、安大略省、纽芬兰省飞来的时候,他们知道大事不妙了。

后知后觉的两国海水产部‘门’联合起来进行了一次调研,结果让人目瞪口呆:北美大西洋近海水域,历史以来最严重的龙虾加夫基氏菌感染疫情爆发了!

其实这件事的发生不是毫无预兆,对于秦时鸥,当初他就不明白,为什么深海水域有充沛的龙虾群而自家渔场就没有。如果他仔细的沿着近海水域扫一圈他会发现,不光他的大秦渔场没有龙虾群,其他渔场也没有……

不对,秦时鸥突然打了个哆嗦,自家渔场有龙虾啊,还有十万多龙虾崽子活下来了呀,昨天还看到它们生龙活虎的扛着海绵碎片到处横行霸道的踪影……

这么胡‘乱’的想着,一道光芒在秦时鸥的脑海中突然闪耀了起来,整件事被串起来了:

他买下罗斯先生渔场之后才准备养殖龙虾的,为了避免虾苗被大鱼吃掉当时就养在了罗斯先生渔场,现在大量海绵聚集在罗斯先生渔场,而海面是靠水中浮游生物为生的,浮游生物大多食腐为生……

整件事应该是这样的,罗斯先生渔场也有龙虾加夫基氏菌,虾苗进入之后,百分之九十死亡腐烂,然后造成了那片海域大量食腐浮游生物的出现,这些浮游生物最终引来了海绵,或者说,养育了海绵的蓬勃繁衍和生长,因为毕竟海绵没有自主运动能力。

想通这一点,秦时鸥就放心了,至于所谓的龙虾红‘色’警戒?那是政fǔ的事情,和他这个屁民关系不大,最好近海龙虾都绝迹。这样他渔场那十万龙虾可就值钱了。

送走‘激’动的比尔,秦时鸥心情不错,就上网搜了搜关于龙虾加夫基氏菌的新闻。

结果在美国和加拿大,这件新闻闹的很大。不过报道不是很集中,大多数网站还只是当做一个边角料来报道。

所有网站媒体都是一个态度,喜欢吃龙虾的人,最近两年要倒霉了,要么不吃。要么准备‘花’大价钱买欧洲龙虾吧。

知道龙虾加夫基氏菌疫情爆发的第二天,纽芬兰省的夏季杯乡镇联合篮球赛就结束了,一个名叫溪水镇的小镇子夺冠了,据说这个镇子是篮球赛里的传统强队。

秦时鸥就打了两场,这两场他们都赢了,第三场他就回家过中秋节了。

休斯兄弟当时极力挽留过,可是秦时鸥绝不可能为了无所谓的篮球赛而不回家陪父母过中秋节,所以缺少主力,导致告别镇没能迈出历史‘性’的一步,依然止步十六强之外。

当然。这只是调解大家生活情调的无所谓比赛,加拿大人对篮球并不热衷,他们还是喜欢秦时鸥一点看不懂的冰球。

冰球是加拿大人最喜欢的运动,没有之一,冰球联盟NHL是北美最大的联盟之一,在北美与NBA等4大联盟齐名,在加拿大影响力远超NBA。

后面几天,秦时鸥在研究海参养殖的问题,现在确定了养殖海参的种类,那就是著名的北极参。

北极海参原产于距离告别岛不远的北大西洋新斯科舍省海域水下30英尺左右。营养丰富,蛋白质含量在60%以上,海参粘多糖约占15%,富含海参皂甙、维生素和微量元素。脂肪含量极低,不含胆固醇,是世界市场上顶级海参,价格高昂。

随着现在海洋污染的加重,野生北极参的出产量已经越来越少,成了名副其实的贵族食品。流通在市场上的,更多的是养殖的北极参。

养殖北极参和野生北极参都是在海里长大,可是生长环境不一样,前者是被圈养起来的,等着喂饵料、喂饲料即可,后者则要自己去寻找食物。

比尔建议秦时鸥也是圈养北极参,野生养殖北极参不是生长慢,而是很难捞,和象拔蚌有类似的问题,象拔蚌是往沙子里钻,北极参则是喜欢在寒冷的深海生长。

正常来说,加拿大采集野生北极参,都是采用拖网的捕捞方式,而不是潜水员潜水捕捞,没办法,海水深且冷,人工采摘受不了,这样拖网捕捞又很困难。

人工养殖北极参,采用的办法是海上筏式养殖和海底沉笼养殖,这样都可以圈养住北极参,到时候要卖了,拔上笼子来就可以,和养‘鸡’鸭一个道理,只是一个陆地一个水里。

秦时鸥选了散养北极参,九月、十月正好是北极参产卵的时间——这点上它们和一般海参不同,热带和温度水域的海参是五月、六月产卵,北极参推迟这么久也是受环境影响,这种参苗怕热不怕冷。

以一头220元的价格买了一千头待产母参,以每斤2000元的价格买了100斤小参苗,以每斤3400元的价格买了100斤中等个头的参苗,放养在罗斯先生渔场海域,基本上就不用管了。

三种采购方法构成海神成长的老中青三代,中等个头的参苗,一公斤大概是60-70头,简单养殖个两三年就能卖了。

小参苗,一斤有500头左右,这得养殖六七年才能出产。至于待产母参,它们能产多少参苗,别人是看上帝的旨意,秦时鸥这边是看海神意识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