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25 不明来客

325.不明来客

时间进入十月份,对加拿大来说,那就是进入霜冻期了。

从现在开始,呼啸的北极寒流将从极北地带出发,经过努纳瓦特地区、西北地区,进入拉布拉多和魁北克,最终到达纽芬兰,到那时候,就是加拿大全境冰封的日子。

秋天的纽芬兰别有一番滋味,秦时鸥早上和薇妮一起起床,趴在窗子往外看。天空万里无云,散发出淡蓝色光泽,好像被洗过一样,干净的一尘不染。

吹起的秋风已经有些凉爽了,秦时鸥早起锻炼,从吊带背心换成了短袖t恤,以此来对抗北极吹来的寒风。

别墅门口的两棵粗大的糖枫树上,曾经碧绿欲滴的树叶开始微微泛黄,再等一段时候,枫树的叶子彻底变成火红色,那时候才叫一个美丽。

秦时鸥晨跑,薇妮则在客厅里伺候黄金宝螺和她的宠物,那条大西洋海神蛞蝓。

两个小宝螺和蛞蝓相处的很融洽,它们都是不爱动弹的懒蛋,薇妮往里面放了一点新鲜海绵和水母,这就是它们一天的口粮。

秦时鸥请韦尔在别墅旁边修建一座小楼,给沙克、海怪、伯德和尼尔森做宿舍用。

冬天的告别岛也会大雪纷飞,渔夫有时候需要早起晚回,路上冰雪覆盖的话太危险,甚至可能被封在路上回不了家之类,那时候他们就需要住在渔场了。

早上吃过早餐,雪莉等人上了校车,薇妮去上班接待游客,秦时鸥则接待韦尔。

韦尔拿出一张设计图给秦时鸥看。说道:“这是我为你规划的员工公寓,按照星级标准来对待的。一共有两层十六个房间、两个客厅,八个主卧八个次卧……”

“材质是钢筋混凝土加木料,整体风格按你要求走纯现代化,已经将设计的元素、色彩、照明、原材料简化到最少的程度。以起到以简胜繁的功效,色彩方面主要是以白色和黄色为主。”

在韦尔的介绍下,秦时鸥观看了起来,新公寓的室内空间很开敞,一楼有大量落地窗,可以起到内外通透的效果。承重墙设计巧妙。

具体到房间部署,设计图没有任何复杂的设计,强调形式更多地服务于功能,这样看起来简洁大方,便于收拾。省的以后一群懒汉不想收拾房间,而弄的乱七八糟。

商谈了一下价格,秦时鸥以40万的价格拿下了这座小公寓,相当实惠。

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处,房屋价格虽然不能说是大白菜,可相对来说确实很低廉了,这么一座占地面积达到八百多平的公寓只用40万加元,在稍微繁华点的地方不可想象。

合同签订。付了首款,韦尔建筑团就开始动工,夯实地基用的是高桩码头所用的预应力混凝土管桩。

比起传统建筑。这东西快捷而方便实用。打桩机开过来,‘轰轰轰’几声闷响,一圈水泥桩打下去只用了半天时间,然后地基上面就可以准备作业了。

趁着天高气爽,秦时鸥开动敞首艇去海面上转了一圈,以后等到天寒地冻。那就没法像这样舒爽的出海游玩了。

海神意识入海,秦时鸥惊愕发现一件他差点忽略的大事。那条被大黄勾引来的雌性黄鳍金枪鱼,开始产卵了!

发现这一点。还是因为一些肉食性鱼类突然在巨藻丛林的某个位置密集了起来,秦时鸥好奇一看,发现大黄暴躁的守卫在雌鱼身边,而雌鱼鼓胀的腹部微微蠕动,在进行产卵前的准备。

黄鳍金枪鱼的繁殖力很旺盛,每年3-6月是它们的高发产卵季节,但在黄鳍金枪鱼种群的产卵场,雌性蓝鳍金枪鱼的产卵时间不固定,可发生于一年中的任何时候,夏秋季节多见。

每一次产卵,雌性黄鳍金枪鱼都会释放上百万卵漂流在周围海域,雄鱼则释放**供其受精,双方结合才是成功的受精卵。

秦时鸥将海神能量源源不断的输入到两条黄鳍金枪鱼的体内,一条产卵一条释放jing子,周围海域让海蟒们清空,全力保护小鱼种的安危。

虽然黄鳍金枪鱼一次性可以释放上百万颗卵子而且会连续不断产卵,可是最后结合而成的受精卵数量没有这么多,能最终发育成小鱼的更少。

秦时鸥要做的就是尽量保证这些受精卵的存活几率,只要这一波养育成功,那他的渔场就可以成为黄鳍金枪鱼的养殖场了。

纽芬兰渔场出现金枪鱼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旁边就是以盛产金枪鱼而著称的圣劳伦斯湾,金枪鱼们只要穿过卡伯特海峡,那就会进入纽芬兰渔场。

这也是秦时鸥将大量蓝鳍鲔引到渔场的原因,没人会怀疑纽芬兰渔场会出产金枪鱼,因为在历史上,这里就是金枪鱼的盛产地。

在海神能量的助力下,这条雌鱼一天之内产卵两次,秦时鸥没干什么,专门负责将鱼卵固定在一个区域供其生长,还为这个区域配备了专属保镖,彪悍的海蟒群。

晚上,秦时鸥等孩子们入睡了,对薇妮眨眨眼,拥抱着她走进卧室。

激吻之后,躺在**的秦时鸥伸着爪子开始在薇妮娇躯上游走,薇妮娇喘吁吁,说道:“我们是不是要把这卧室加厚一下?我觉得隔音效果有些差。”

秦时鸥急着持枪冲锋,说道:“不可能,都是原木墙壁,隔音效果很好,你不用担心,我们在这里做什么,外面的人一定听不到。”

薇妮和他打闹着说不行,秦时鸥就坏笑起来,说要不你待会叫的时候小点声。

从入睡玩到午夜,薇妮最后慵懒无力,不再理睬秦时鸥,洗澡换上睡衣就抱着他闭眼睛睡觉了。

秦时鸥挑逗了一会见薇妮真的不想玩了,顿感无趣,将海神意识放入渔场,打算去看看蓝鳍金枪鱼的繁衍情况。

结果海神意识一入海,他先察觉到了雪球和冰刀的焦急情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想过去安抚一下,而雪球和冰刀感受到海神意识出现之后,则飞快的向渔场海滩游去,似乎在追赶什么。

秦时鸥满头雾水的跟了上去,很快他就知道雪球和冰刀在追什么,一艘小船出现在海面上。

来盗鱼的?秦时鸥疑惑,难怪雪球和冰刀情绪异常,他也是第一次看到有晚上开船进入他近海渔场范围的船只,在他想来,晚上会出现在渔场里的,也就是盗鱼船吧?

可是这船从水下阴影看来,长度顶多七八米,和金枪鱼钓艇有点像,和他认知中那种动辄二三十米长的大渔船不是一回事。

但如果认为这些人是来偷钓蓝鳍金枪鱼的那也说不过去,因为他的渔场有蓝鳍鲔这个消息还没有扩散出去,再者这条船也太靠近海岸了,眼看都快要冲上沙滩,这么浅的地方自然不可能有蓝鳍金枪鱼生存。

而且,自始至终,这船的马达响声一直很小,秦时鸥去看过了,两个舷外挂机都没有启动,这小船是靠着小功率的内置发动机推进的。

看清两个舷外挂机的排量,秦时鸥就知道这是一艘快艇,而一艘快艇在午夜时分悄无声息的进入他的渔场还一幅小心翼翼的作态,肯定没有怀什么好意。

秦时鸥警惕起来,他本想环绕四周看看船上有什么人,结果从海水角度来看看不到船上的部署,而且快艇已经要靠上沙滩了,海神意识失去了监控作用。

收回海神意识,秦时鸥推了推薇妮,后者呢喃道:“亲爱的,别闹了,睡觉好吗?”

秦时鸥想了想,就不打算惊动薇妮。

这样,他小心翼翼的穿上衣服,掏出手机给伯德、尼尔森、沙克和海怪挨个打了电话,又给小镇警察局也去了一个电话,然后摘下挂在墙上的ar-15走下楼。

虎子、豹子和熊大们都趴在门口睡觉,尽管天气入秋,可屋子里整体还是有些燥热,小家伙们更喜欢门口的草坪。

听到秦时鸥的脚步声,虎子警觉的抬起头,一看是主人,舔舔嘴巴就凑了上来。

快艇到达的海滩,距离别墅还有一段距离,秦时鸥有时间进行反应。

带着虎子和豹子,秦时鸥叫醒熊大,示意它们安静,又去楼上将伊沃森给拉了下来。

伊沃森正睡得双眼迷糊,但秦时鸥将雷明顿递给他之后,他立马清醒了,木木的跟在秦时鸥后面,眼睛却分外雪亮。

这样等秦时鸥叫下伊沃森之后,接到电话的伯德也赶了过来,今晚他恰好值夜班,为了防止晚上有人来偷鱼盗猎,他和尼尔森、沙克、海怪轮流值班。

“boss,什么事?”伯德问道,看着秦时鸥和伊沃森都手里拿着枪,他就本能的紧张起来。

秦时鸥小声道:“是这样的,虎子和豹子发现有一艘快艇靠在西边的海滩上,它们回来报告给了我,我觉得来者不善,所以把你们都叫了过来,小心为上。”

伯德接过了秦时鸥的ar-15,沉声道:“你们先待在这里,我带着虎子去看看情况。”

刚要出门,虎子和豹子耳朵一下子翘了起来,随后迅速收拢耳朵、双眼睁大,嘴里发出哼唧哼唧的哀鸣声,围绕着秦时鸥转起圈子,看上去很是痛苦。

看到这一幕,伯德直接拉开了ar-15的保险,低声严肃道:“超声波驱犬器,他们一定动用了这玩意儿!boss,来的不是小毛贼,躲回房间,报警,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