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26 主场作战

326.主场作战

加拿大电力资源丰富,水力发电站经常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所以这个国家的电力浪费情况很严重,很多地方都是开着长明灯的。

秦时鸥的渔场晚上自然也有长明灯,别墅顶上有两盏旋大功率碘钨灯,分从两个方向指向两座码头。另外,别墅四周挂着一些小灯,这些灯也是到了晚上就会全亮的。

秦时鸥本想关掉这些灯,伯德不让他碰,让他带上虎子和豹子先上楼,他则检查了弹药之后锁上门靠在了一座窗户旁边。

“情况很不妙?”秦时鸥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伯德解释道:“从现在来看,我们对手不简单,超声波驱犬器这东西很容易搞到,可那都是小功率的玩意儿,吓唬宠物犬可以。虎子和豹子在我看来比最优秀的军犬还要出色,但它们现在都忍受不了这种声波,那么很显然,对手用的是大功率军用超声波驱犬器,这在市场上是禁售的。”

对方没有一直使用超声波驱犬器,或者说虎子和豹子忍受力超强,过了一小会,两个小家伙甩甩头又恢复自如样子,但是都露出了森森白牙。显然,刚才的经历激怒了它们。

几分钟之后,两队五六个人交叉着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们行进之间选择的角度很刁钻,恰好避开了两个碘钨灯的照射范围。只有在靠近别墅的时候,才因为碘钨灯的余光照射,而不得不暴露身体。

秦时鸥目力过人,轻易看清了这些人的装扮,都是穿着黑色作战服和高邦黑皮靴。脸上带着黑面罩,手上是黑手套,仿佛一个个暗夜里飘荡出来的幽灵。

这些人分成两队,一队各有三人,领头的两人手里都握着步枪。其他人则空手,腰上有手枪套和军刀鞘的痕迹。

行进之间,一行人行动迅捷、配合默契,只看他们的战术跑位,就知道他们是上过战场的人。

看清楚来人之后,秦时鸥就开始绞尽脑汁想办法怎么对付他们。毫无疑问,这些人不是来友好做客的,又是蒙面又是持枪,他们不是来打家劫舍就是准备绑架他,没有别的可能!

伯德让他上楼报警。他准备一边开枪震慑一边拖延,争取到警力支援到达。

怎么考虑,伯德就怎么说了出来:“这些人显然不知道我们早有打算,所以我们可以诱敌深入一下,将他们困住。小镇警察赶到最多只要五分钟,五分钟后我们联手,一起拿下他们!”

“不,赶走他们。”

秦时鸥却有别的想法。这些人一看就知道不好对付,可是他却不怕。在别墅这里掣肘太多,他的能力施展不开。如果进入他的主场,那别说六个人,就是六百个人他也能轻易干掉!

那他的主场在哪里?

海洋!

必须把这些人赶下海,只要他们进入海洋,那是杀是剐就是他说的算了!

伯德有些诧异,解释了两句:“我建议最好拿下他们。因为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他们的实力和计划。如果只是吓走他们,那下一次他们再来。我们会很被动。”

简而言之,伯德的看法是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不将这些人一网打尽,那以后恐怕会给渔场留下无尽麻烦。

秦时鸥自信他们跑不了,所以摇头道:“吓走他们,现在我们人手不够,安全第一。”

既然老板坚持,作为下属的伯德就执行了他的计划。

一伸手拉开别墅客厅的大灯,别墅顿时变得灯火辉煌。

接着,伯德瞄准走在最前的那名手持步枪的黑衣人,一个精准的三连射打在了他的腿上,直接将他打倒在地,血花迸射!射伤一人之后,他立马换藏身地掉转枪口,瞄上了另一个持枪的大汉。

那边在秦时鸥指挥下,伊沃森推开窗子将雷明顿伸出去,‘咣咣咣’连续扣动扳机,将一大串的鹿弹喷射了出去,枪口火光闪耀,威势惊人!

虎子和豹子咆哮着从另外两个窗户冲了出去,不过没有傻乎乎的冲人去咬,而是躲在别墅阴影里疯狂吼叫。

熊大被秦时鸥踹了一把屁股,也扯着脖子嗷嗷吼叫了起来。

顿时,这下子别墅热闹了,楼上楼下,所有灯一下子都闪亮开来,外面狗叫熊嚎,配上步枪和霰弹枪的震天枪响,简直跟打仗了一样。

秦时鸥快速冲上二楼,带着四个孩子躲进了主卧室,薇妮那边还穿着吊带睡衣在朦胧:“怎么了,上帝?!”

“别担心,没什么大事,带着孩子们在这里藏好。”秦时鸥将雪莉推给薇妮便又继续跑下楼去。

他一离开,薇妮立马关上了卧室里的灯,显然她是知道如果外面发生枪战,那屋子里开灯就等于是做了活靶子。

偷袭一方显然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他们做好了被察觉的准备,也做好了强攻的准备。可他们没有做好目标之中有狗还有熊的准备,另外,他们也没想到,对手中有这样的神枪手,一个照面就撂倒了他们团队里持枪的两个好手。

灯光闪耀,等秦时鸥拿着伯奈利m1跑下来,别墅里三把枪同时开火,强大的火力一下子就震慑住了那一行人。

另外,渔场远处的路上,几辆皮卡车飞快驶来,车头大灯的灯光清晰可见,毫无疑问,这是增援来了。

这样遭遇伏击,偷袭一方无法继续原计划,只能带上两个伤员赶紧撤退。

伯德谨遵秦时鸥的吩咐,只驱赶不射杀,他连续换了两个弹夹,ar-15清脆响亮的声音一直在吼叫,子弹射在远处沙地上,溅起了一朵朵花一样的细沙。

尼米兹缩在它的树屋里看着这一切,它歪着脑袋想了一会。猛的一振双翼腾空而起。

远处,狼狈逃窜的六人组猛的有人发出一声惨叫。

半分钟后,尼米兹得意洋洋的飞了回来,爪子里抓着一个头套,上面鲜血淋漓。显然头套主人不会好受。

秦时鸥没有下令去追击,将那六人吓跑之后他就让薇妮带孩子们穿好衣服下楼来。

别墅里的人没有追出来,一行六名偷袭者总算是松了口气,开头就被伯德开枪射伤小腿的倒霉蛋怒骂道:“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谁说这狗niang养的只是个黄皮软蛋?他们有枪,他们怎么开枪这么准!”

有人怒道:“闭嘴。安德烈,现在要紧的是赶紧撤退!狗屎,我们是怎么被发现的?”

“一定是被他们的狗察觉到的!”

“不可能,我们的驱犬器是俄罗斯军用货,就算是训练有素的军犬受到这样的超声波攻击也会痛苦的逃走!”

“该死的。那就是这驱犬器出了问题!好痛,你们谁能帮我看看我的脸,那该死的鸟抓伤了我的耳朵!”

“啊!!!”

一声惊呼,其他五人赶紧紧张转身看向最左边的同伴,那人尴尬一笑,道:“该死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里有一头驼鹿。我被吓了一跳……”

菠萝晚上习惯的睡在沙滩上,此时它正瞪着萌萌哒大眼睛看着一行莫名其妙的人,这些人自然不会在一头傻鹿身上浪费力气。吐了口唾沫就相继往快艇上爬去。

“他妈的,真是见了鬼了,又是狗又是熊又是鸟又是鹿,这他妈是渔场还是动物园?”耳朵被抓伤的那个倒霉蛋伸手捂着流血不止的耳朵咒骂了起来。

“别废话了科林蒂安,赶紧上船走人……”

“啊!!!”又是一声惨叫。

爬上快艇的五个人愤怒回头,看到垫尾的那个同伴被铲倒在地。一头小驼鹿潇洒的甩了甩脑袋,撒开蹄子就钻入了旁边的海水中。让枪手们想瞄准都找不到目标。

连目标人物的脸都没有看到,一行人就落得个大半受伤的下场。六人上了快艇之后扔掉面罩,铁青着脸坐在角落里,发火都找不到地方。

快艇上还有两个人,本来他们负责接应,现在就改成了负责医疗救护。

他们先帮受到枪击的两位同伴做了紧急止血,又给被尼米兹抓碎耳朵和脸颊的那倒霉蛋进行了包扎,比较难办的是最后让菠萝铲倒的家伙。

菠萝可是暴脾气,对于踩到了自己的陌生人,它爽快的来了一个霸王铲,那最后上船的人,脚踝都被铲断了!

“怎么回事?”接应的人终于忍不住问了起来,“不就是绑架一个黄种人吗?你们怎么损失成这样?”

六人中唯二保持完好的一个大汉恨恨的挥拳砸了快艇的船舷一把,怒道:“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那些混蛋提前发现了我们,我们只能撤退。”

“什么?你们第一次做任务吗?既然被发现,那就强攻冲进去绑人啊!难道你们不知道,那家伙可是身价几千万的大富豪!干了这一票,我们回去就能吃香的喝辣的了!”

“闭上你的臭嘴!我们不知道这些吗?那别墅里可不光只有一个黄皮佬和一堆娘们小孩,还有一个神枪手和一个超级大块头!”

“行了,别吵了,我们这次轻敌了。不过咱们也很走运,碰到的是怕死的胆小鬼,如果刚才他们不是提前开枪将我们吓走,而是在别墅大厅设下包围圈,那我们可能会全部折在那里。”有人出来调节道。

听了这话,大汉们都不说话了。

确实,看上去很惨,实际上他们损失不大,两个受到枪击的同伴都是弹壳擦伤,回去涂药疗伤就行。另外两个只能算他们倒霉,一个被鸟抓伤了,还有一个被驼鹿铲断了脚腕……

“回去做一个更详细的计划,我们下次找一个那黄皮佬外出的机会抓到他,我就不信他以后天天缩在该死的那破别墅里!”

“对,盯上他,只要他去酒吧、去夜店,不管去哪里,有机会我们就下手……”

“哗……”一朵大浪突然出现在船头,浪花翻涌,将船上的人淋成了落汤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