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27 海神之怒

327.海神之怒

沙克、海怪和尼尔森来的不可谓不快,他们对秦时鸥那可是真爱,这么豪爽大方的老板去哪里找?要知道他们现在收入可都是都市金领的水准。

所以,得知秦时鸥可能遭遇危险,三人都从**赶紧爬起来各自开自己车匆匆忙忙赶了过来。

尼尔森毕竟是特种兵出身,他来的最快,开始偷袭一方看到的路上那辆亮着大灯的皮卡车就是他开的。

将车随意停下,尼尔森提着他的sIG556就跳了下来,此时他还没穿上衣,下身一条马裤脚上是靴子,一看就是刚刚从**过来的。

后面赶来的沙克和海怪也是类似打扮,两人到了之后还跟秦时鸥说道:“Boss,怎么样?我们通知了邻居们,待会会有更多的人过来的。”

秦时鸥这会没有精力搭理他们,就让伯德应付,他控制海神意识去对付逃到海上的一行人。

这艘快艇的速度很快,它是私人改装艇,两个舷外挂机都是大功率雅马哈发动机,同时开动起来配上内置发动机,可以轻松突破80节的船舶速度关卡。

80节是什么速度?换算一下,一节是一海里,一海里是1.8公里,也就是一百五十公里的时速,对船只来说这已经是很不可思议的高速¢▼,了。

这样秦时鸥一开始附身在雪球身上,愣是没追上这货,眼看它一溜烟钻进夜幕中,随时可能跑路。

好在这是他的地盘,是他的主场。快艇的前进路线上就有噬人鲨群,秦时鸥换到黑霸王的身上。带着噬人鲨群等待快艇的到来。

这艘快艇能开的这么快,是在风平浪静的情况下。等它进入海神意识控制范围之后,秦时鸥一时怒气起,平静的海面顿时掀起了风浪,当头就是一个大浪砸在船上,将八个人浇了个透心凉。

“该死,怎么突然起风浪了?”有人着急叫道。

夜色浓重,这些人也看不清太远的地方,反正他们就知道在快艇周边海域,海水翻涌、巨浪滔天!

快艇速度快。但它有个缺点,那就是重量轻,所以在大风大浪的时候不适合出海。

这样遭遇巨浪拍击,快艇驾驶员急忙减速。没办法,快艇重量小速度快,这样一旦出什么情况,那在惯性冲击下,往往是艇毁人亡的下场。

快艇速度一降下来,这样虽然海水还在翻涌。不过已经没了翻船的危机,一行人总算松了口气。

这口气只松了一半,很快他们就看到,海面上出现了一道道鲨鱼鳍……

“上帝。我们完蛋了!”有人忍不住崩溃叫道,“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鲨鱼?”

秦时鸥没有让黑霸王带领噬人鲨们发起攻击,尽管这很容易。只要撞翻快艇就可以分食这些人,他要抓活的。审讯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困住快艇之后。伯德就带上刚刚到达渔场的小镇探长罗伯茨卡里兰,乘坐直升机向海里飞去。

秦时鸥控制黑霸王游到了快艇旁边,尾巴一甩狠狠拍在船尾的舷外挂机上。

舷外挂机和其他发动机一样,这是精密机器,最怕受到猛烈撞击之类的情况。

尤其是和有外壳保护的车子发动机不一样,快艇的舷外挂机顾名思义,就是挂在船外面的,这样黑霸王几尾巴拍上去,两个舷外挂机就作废了。

船上的人傻愣愣的坐在船上,看着一条大白鲨不断的探头摆尾,没有人敢动弹,他们能做的只是紧握把手坐好,然后祈祷上帝不要让这条大白鲨撞翻他们的船。

秦时鸥做事比较谨慎,为了防止被人想到他和大白鲨之间的联系,他控制黑霸王几次探头出海,这是大白鲨的一个常见动作,露出脑袋在海面寻找鱼群食物之类。

这样,以后即使发现舷外挂机因为受到撞击而报废,也只会想到是大白鲨在探头的时候用脑袋撞坏的,而不是用尾巴拍坏的。

直升机带着巨大的呼啸声很快逼近,这时候海面已经平静下来,船上的人尝试着想发动快艇,结果不管怎么拧钥匙都打不上火。

有人想去修理船后的舷外挂机,结果一冒头,一头大张嘴巴的大白鲨就咬了上来。

虽然逃的快没有被咬掉脑袋,但那人已经被吓得三魂没了七魄,这样有大白鲨等在那里,谁敢去修理舷外挂机?

伯德驾驶直升机在快艇上方转悠,一道雪亮灯光扫下来直接笼罩住快艇,罗伯茨卡里兰一手抓着机门一手拿着个大喇叭高声吼叫:“先生们、先生们,我是告别镇警长罗伯茨卡里兰,现在我以警长的身份告诉你们,你们因为涉嫌私闯民宅和谋杀未遂被捕了……”

船上的人也很光棍,他们将自己脱了个赤条条,把枪支军刀和衣服鞋子之类能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都扔进了海里。

他们对付大白鲨没辙,对付警察有的是手段。

这注定要成为一个不眠之夜。

秦时鸥别墅这边,小镇不少人都赶了过来,沙克和海怪告诉他们的邻居说秦时鸥这边遭遇坏人攻击。于是邻居再各自呼唤自己的邻居,就出现了几十辆车子先后赶到渔场的场景。

因为出现了团伙性持枪进入民宅这种恶性案件,小镇八个警察都被抽调了出来,两人在小警察局里留守,剩下的都在别墅里进行现场检查。

秦时鸥接受了一名警察的调查,他端着一杯咖啡将编好的话说了出来:“我养的两个孩子先发现了那些坏蛋,它们回来通知了我,我又打电话给我的员工们……”

“在大概十五分钟之前,那些坏蛋到了别墅旁边。我和我的员工伊沃森、伯德不得不提前开枪,不过我们的目的只是吓走他们。并没有照着他们要害下手……”

“你应该当场干掉他们,秦。不用太心慈手软,狗niang养的!”那帮他做笔录的年轻警察忽然抬起头说了这么一句话。

秦时鸥笑了起来,看来他已经拿到了局面的主动权,后面的事情就不用他管了。

八个人随后被警用艇拖上了岸直接关进了警察局,镇民们开车围在警察局外面,等待审讯结果。

在告别镇这样的淳朴小镇,入室抢劫已经是天大新闻,而这些人是团伙性持枪作案,很可能目的不只是抢劫这么简单。所以镇民们自然关注案子的进展。

秦时鸥带着薇妮也到了警察局,虎子、豹子也被带来了,像模像样的坐在秦时鸥的凳子旁,每个看到它们的人都会夸一声‘好狗’。

虎子和豹子估计被夸的都不好意思了,虽然坐在地上,却都低着头,薇妮摸摸虎子的脑袋说道:“真是谦虚的孩子。”

秦时鸥低下头一看,道:“谦虚个屁,它们两个在打盹!睡什么睡。给老子起来嗨!”

半个多小时之后,罗伯茨卡里兰拿着一叠纸走了过来,说道:“他们很顽固,也有反审讯经验。在审讯室里要么不说话要么就胡扯。这是我找到的大概的有用的资料,你看看能不能想到什么。”

这一叠纸分别是八个人的照片打印件和在快艇上所能找到的一些没来得及销毁的资料,秦时鸥看了看没什么用。就摇摇头。

罗伯茨说道:“现在大概能确定的是,这八个人应该是法裔雇佣兵。具体身份还得等到天亮之后与市警察局资料库联系才能确定。”

听罗伯茨说到法裔雇佣兵,站在秦时鸥后面的尼尔森忽然说道:“Boss。还记得在格洛斯特遇到的那个法国人吗?他也是法裔的,而且我当时就觉得,他目的不纯,他有别的动机接近我们。”

听了这话,罗伯茨兴奋起来,问道:“格洛斯特港的法国人?”

秦时鸥回忆了一下,皱眉道:“那是一个挺帅气的法国人,和这八个人的相貌没有联系,他的名字叫阿尔芒,全名好像是阿尔芒亨特还是亨什么……”

“阿尔芒亨利克雷蒂安?”薇妮直接问道。

秦时鸥一想好像确实是这个名字,就赶紧点头,道:“对对,就是这个名字,你……”

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薇妮,罗伯茨更兴奋了,他的侦探本能告诉他,可以看一场八点档伦理情感剧了。

结果薇妮苦笑道:“我不认为阿尔芒和他们会有什么纠缠,我认识阿尔芒亨利克雷蒂安,他是我姐夫。你们在格洛斯特的事情我也知道,当时我和家里说了我与秦之间的事情,我姐姐让他帮忙去瞧瞧秦是什么样的人,就是这样。”

“那是姐夫?怎么没听你说过?”秦时鸥愕然,薇妮没怎么提过她的家人,他也没有询问。

薇妮耸耸肩,道:“我们不是很合得来,反正以后你会知道的。”

“就是这样?”罗伯茨表示很失望。

“就是这样。”薇妮表示自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天亮之后,圣约翰斯警察局就过来提走了这八个人。

当天一些信息传了过来,正如罗伯茨猜测的那样,这八个人是法裔雇佣兵团的人,此次进入加拿大属于非法入境。

最终结果让秦时鸥很无语:这八个人厌倦了雇佣兵的疲累枯燥生活,就想绑架一名富豪赚一笔然后洗手不干。

之所以选择他,是因为告别岛距离公海最近,而圣约翰斯前一段时间又在不遗余力的宣传他这位新号富豪,加上国际上盛传华人有钱且怕死、软弱可欺,这样一系列条件综合起来,他自然就成为了亡命徒们眼中的肥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