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33 被捕了

333.被捕了

提前一天,秦时鸥带着薇妮先赶去了多伦多,在唐人街转了一圈选了个吃饭的地方,第二天10月30号,一大早两人就去了皮尔逊国际机场。

进了接机厅,秦时鸥拿出他的百夫长黑金卡,立马有一名漂亮的空姐走出来迎接两人。

看到这名空姐,薇妮满脸喜色,上去先打了个招呼,等进了vip接机室,两人就拥抱在一起开心的攀谈了起来。

秦时鸥在旁边听了一会,然后知道这个空姐以前也在加航工作,且是和薇妮同飞过一班航班的,后来跳槽到了皮尔逊国际机场做vip接待,不用辛苦的满天飞了。

到了机场等了一会,秦时鸥父母乘坐的航班就飞抵了多伦多,一路顺利,没有延误,这让他放松了很多。

他这边放松了,薇妮那边就紧张了,她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裙,用尽量平静的声音问道:“嗨,秦,看我的穿着是不是比较得体?”

今天薇妮也是苦心打扮过了,她上身穿的是白色淑女衫,衣服周边用精致的花边钉珠环结点缀,带出温婉感,衣袖则是蕾丝质地,包裹着她细致秀美的手臂,渲染出优雅气质。

与淑女衫搭配的是一件带着复古文艺风的黑色长裙,这样可以让她看上去尽量的端庄保守,很好的掩盖住了她那天生丽质的诱惑气息。从这点来看,薇妮显然是了解秦时鸥父母的性格。

秦时鸥看出薇妮强作平静外表下展露的小紧张,上前使劲拥抱住她,就像每次欢爱之后那样,似乎要把她勒进身体里一样。嘴里轻声道:“ok、ok,孩子他妈,一切都很好,你和我爸妈聊过很多次了不是吗?别担心了。”

这样,感受着熟悉的力量。薇妮平静了下来,握住秦时鸥的手,走出候机室去接人了。

因为手里拿着比vip客户卡还有用的黑金百夫长卡,秦时鸥和薇妮进入了海关监察大厅,这里是接触乘客们的第一线,父母和姐姐一家身影刚出现。秦时鸥就看到了。

双方见面,秦父秦母疲惫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下意识的就往前走。

一名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上去制止,有礼貌的请他们排队,秦时鸥知道急不得。就在旁边等待。

这种国际航班,乘客不是下了飞机就可以直接出机场,而是要穿过两种柜台接受检查,然后才能离开。在没有完成检查之前,都不算进入加拿大。

一个大飞机的乘客几百号人,曲曲折折排成长龙等待检查,机场的检查柜台分r和两种,前者是检查留学生和劳工的。旅游和移民走。

秦时鸥父母排队的那个柜台检查人员是一名华裔男子,笑容温和,话语声轻容。看上去像是心理医生而不是一名检察人员。

虽然如此,可对于秦父秦母两个老农民来说,这位官老爷还是有点可怕,尤其是官老爷说的还是他们听不懂的鸟语,这样将护照和申报单递给那检察人员之后,两人就愣住了。

检察人员做例行询问。很简单的四个问题,就是‘你进入加拿大目的是什么’、‘目的地在哪里’、‘要停留多久’、‘需要什么帮助’。

只要懂英文的人。几个词就能解决,可秦父和秦母不懂。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干什么,而秦时鸥的姐姐和姐夫也不懂英语,场面尴尬起来。

秦时鸥赶紧上去,结果有志愿服务人员挡住了他,在这里黑金百夫长卡就不好使了,因为挡住他的是海关,是国家行政部门,而不是某个公司。

薇妮冷静的上来解释,一名志愿者就过去帮秦父和秦母做翻译,检察人员微笑着在申报单上的重要的地方做标记,然后说了一句‘-to-canada,have-a-good-time-here’就放行了。

这样大概来说,事情就结束了,如果是移民人员那还要去移民局办公室接受审查,而游客就不必,直接去取行李即可。

薇妮给秦时鸥解释了一下,后者这才恍然大悟,他说道:“我来加拿大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么麻烦,奥尔巴赫拿出证件,然后有人带我们一路绿灯,直接就离开了机场,根本没有去什么移民局。”

早知道就把奥尔巴赫带来了,秦时鸥有些懊恼。

到了行李站,一大圈的传送带在工作,秦时鸥汇合父母先把薇妮介绍过去,双方都有些拘谨,老实的秦父还很正式的伸出手,薇妮这会也傻乎乎的了,赶紧也伸出小手准备握手。

秦时鸥晕了,一把搂住两人,道:“你们不是代表中加两国进行友好谈判,拥抱,我们是家人,要拥抱。”

倒是小辉还算放的开,薇妮蹲下拥抱他的时候,他趁机在薇妮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躲在母亲身后嘻嘻笑。

秦父一行人带的行李可不少,一大圈行李转悠下来,他们这边就堆了好一些,结果秦父和秦母数过之后摇了摇头,道:“还少一个。”

这时候同一航班的人已经走了一大半了,传送带上的行李箱越来越少了,秦父和秦母看到一个白色手提袋后脸色一喜,秦时鸥知道这是最后一个行李包,就走过去拎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一名稽查牵着狗走了过来,靠近秦时鸥之后,那条黄色拉布拉多犬耸动鼻子嗅了嗅,然后围着秦时鸥转了两圈,最后一下停在他前面,伸出前爪搭在了行李袋上。

因为虎子和豹子,秦时鸥对拉布拉多犬很有好感,所以并不害怕,下意识的吹了个口哨。那拉布拉多犬还是**鼻子,后面的稽查员立马紧张起来,拿出对讲机说道:“五号行李传送站,有问题。”

过了不到一分钟,五个面色肃穆的白人男子赶了过来,这些人个个身穿黑色警服、荷枪实弹,呈五角星形把秦时鸥一家给围住了。

秦时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那名稽查员上来接过白色旅行袋严肃的问道:“这是谁的包?”

秦父和秦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抓着薇妮的手着急的问道:“他们在说什么?”

薇妮翻译了那稽查员的话,出于对子女的爱护,秦父立马走出来说道:“领导,包是我的。”

这稽查员听不懂汉语,秦时鸥要翻译,他担心对方趁机串供,就做了个不准说话的姿势,让一个大汉去请了个懂汉语的稽查员过来。

那华裔稽查员到达之后双方做了沟通,他走上来说道:“先生,您被逮捕了,您有权保持沉默,但您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秦时鸥对这句话太熟悉了,早年港城警匪片里阿sir们面对小混混就喜欢用这句话装逼,他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在这里听到加拿大的皇家警察们也这么说。

很这很正常,港城警察和加拿大警察系统,本质都属于英国皇家警察体系,很多东西殊途同归。

“凭什么?”秦时鸥强硬的问道。

如果以前是屌丝时候,在国内他真不敢这么横,可是现在在加拿大,他是圣约翰斯的超级纳税大户,见过的人不管什么身份几乎都对他毕恭毕敬,他已经知道,自己在这里不管见谁,腰杆都可以挺的笔直。

华裔稽查员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请问你们来加拿大是干什么的?旅游的吗?”

秦时鸥解释道:“我是半年前移民过来的,这是我父母家人,他们是来看望我的。”

薇妮是空姐,对海关这一套很熟悉,站到秦时鸥身边用更强硬的语气说道:“请正面回答我男朋友的问题,我们犯了什么罪,你们要逮捕我们的家人?”

华裔稽查员看两人强硬,他这边就松软了一些,说道:“其实也不是逮捕,是你们这个行李包出现问题,所以你们的家人暂时没有离开的权利,我们需要对这个包和行李进行调查。检查之后没问题,你们才可以离开。”

薇妮掏出手机,说道:“那好,我现在给我们的律师打电话,在他到来之前,我们不会回答任何话。”

秦父和秦母担心的站在后边,两位一生没和公检法打过交道的老农民互相拉着手,目光很惶恐。旁边还有没有离开的游客在围观,他们指指点点,秦父和秦母就更感觉丢人了,一起低下了头。

看着父母的窘态,秦时鸥心里憋屈不已,不过警犬出现异常在前,他也不能发火。

可是后面,带头的保安人员看他们不说话了,就拿出手铐拉住秦父,说道:“按照规定,你们需要跟我们去进行调查,为防止逃跑,我们需要给当事人带手铐。”

这下子秦时鸥顿时怒了,他蛮横的推开那保安人员,拿过薇妮手机给奥尔巴赫先去了电话,然后给小布莱克和布兰登也去了电话,最后将手里的提包塞进那保安人员的怀里,咬牙道:“你们现在就搜,而且最好给我合理解释,否则我以种族歧视罪名,告你们到自杀!”

怒气冲头,他直接用普通话说的这席话,秦父秦母听到了更加惶恐,赶紧上来拉住他。

秦时鸥对父母笑了笑说没事,那条拉布拉多犬突然又绕了上来,看上去有些亢奋的围着他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