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34 虎子和豹子的错

334.虎子和豹子的错

牵着狗的男稽查员皱起眉头,他的目光在秦时鸥和保安人员怀里的包上转了转,示意后者收起手铐对秦时鸥说道:“我们的警犬是一条非常优秀的缉毒犬,它不会犯错,事实上刚才引起它兴趣的不是这个包,而是先生您。”

稽查员这么一说,秦时鸥气笑了,如果说包里有问题他可能会信,毕竟父母第一次出国,可能带了什么草药之类的违禁品,可是说他有问题,那就是纯粹搞笑了。

本来秦时鸥是拒绝配合调查的,因为他不知道包里有什么,万一真有什么违禁品,那还是奥尔巴赫来了再办比较好。

现在既然怀疑到他身上了,那就省事了,他直接说道:“我配合你们调查,你们说吧,怎么调查?”

稽查员先让秦时鸥挽起了袖子,他是想看看对方手臂上是否有吸du留下的针眼,结果自然是什么都没有。

后面,稽查员和安保人员带着秦时鸥进了一间办公室,秦父秦母担心的不行,薇妮就一个劲安慰他们,说这次是机场出了问题,他们肯定要负责,不要担心云云。

秦父秦母怎么能不担心?秦时鸥在加拿大突然发了横财,他们就一直感觉这钱来路不正经,现在警察将他带走了,要说没问题他们怎么会相信?

进了办公室,安保人员就开始对秦时鸥进行搜身,衣服裤子甚至鞋子都搜查过了,什么都没有。这些人满心疑惑放开缉毒犬,那家伙还是上去围着秦时鸥打转。

稽查员有些傻眼了,疑惑道:“难道他将毒pin塞进了身体里?”

华裔稽查员相对温和一些,就上来递给秦时鸥一支香烟。这里有一个陷阱,看似是华人之间递烟拉关系,实际上可以通过一个人接烟的动作,看出他是多少年的烟民。

众所周知,瘾君子几乎都是烟民。

让他们失望了。秦时鸥直接推掉了香烟,冷冷的说道:“对不起,我只抽古巴雪茄,别的不碰。”

华裔稽查员好脾气的笑了笑,自己点燃一支香烟说道:“不要这么抵触我们,先生。我们也是为了这个国家更好发展而进行工作。现在看来,你的身上是有问题的,当然,我不是说你身上出了问题,会不会是你平时接触的什么人吸du?你回忆一下,有没有可疑人员。”

另一个稽查员也补充道:“是的。先生,你考虑考虑,放心大胆的说,这里都是我们的人,不会出问题。”

如果平时,秦时鸥就好好解释了,这肯定有误会。可今天绝不可能。一场好好的家人团聚会被搅和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父母还丢了颜面。

最重要的是,秦时鸥可以料想,出了这档子屁事,以后再想让父母来加拿大是做梦,除非他和薇妮结婚或者薇妮有了孩子他们来照料孩子。

偏偏,这两样都是不靠谱的事情。

这样秦时鸥自然不会给这些人好脸色,听到两个稽查员的问话,他拿出钱包抽出从没在公职人员面前展示的黑金百夫长卡,扔给其中一个说道:“我平时交往的都是这种人。就算我告诉你们名字,你们敢去抓人吗?”

稽查员和安保人员都没有在现实中见过黑金百夫长卡,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何况卡片上还有‘美国运通’的字样,他们要是还认不出这卡片的身份。那就只能说明他们见识太浅薄了。

但这次黑金百夫长卡也吃憋了,稽查员们表情变得恭敬很多,可依然不放他走,华裔稽查员直接开问:“请问您平时抽烟吗?知不知道大ma这种东西?”

“等我的律师和你说吧。”秦时鸥冷冷一笑。

律师来的比秦时鸥预料的早很多,他这话说完不久,外面就有人敲门,一个西装笔挺的白人中年拧开门走进来,掏出证件说道:“法铭德律师事务所,乔恩-卡特,我要见我的当事人秦时鸥先生。”

秦时鸥点头,那中年白人和他握手解释道:“我是奥尔巴赫先生派过来的,他随后就到,我先来看看你有没有受到不公正待遇。”

“我遭受了种族歧视。”秦时鸥干脆利索的说道,这句话面对白人的时候是最有用的。

稽查员们顿时着急了,他们不怕美国运通公司,因为他们是加拿大的执法人员,可是他们害怕同属加拿大的律师事务所,尤其是号称加拿大民间法庭的法铭德律师事务所。

稽查员们打开电脑让那律师看当时的录像,解释道:“看,我们的警犬发现了问题,这肯定是有问题的,因为它自从服役从没犯过错……”

那律师直接打断他的话,冷冷的说道:“纠正您一个逻辑上的问题,从没犯过错,不等于不会犯错。另外,再聪明的人都会犯错,何况一条狗?从录像中我看到这条狗围绕着很多白人走过,但你们没有理会那些人,唯独逮捕了我的当事人,显然,这是种族歧视。”

加拿大和美国一样,对种族歧视这一点法律上查的特别严,尤其是公职人员,一旦和这个罪名沾上关系,丢掉工作是肯定的。

稽查员们顾不得去找秦时鸥麻烦,赶紧和律师唇枪舌剑辩解起来,过了一会,外面又响起敲门声,接着又有两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走了进来。

“利氏拍卖行法务部专属律师,我们要见我们的当事人秦时鸥先生。”

稽查员们额头上顿时见汗,秦时鸥冷冷的看着他们,耸耸肩问道:“是不是还要审讯我?如果不审讯了,我得去见我的父母家人了,他们现在一定怕坏了。”

“我们的缉毒犬不可能平白无故纠缠一个好人!”那负责拉布拉多犬的稽查员坚持说道。

秦时鸥一愣,他看着这条一直绕着他转圈的拉布拉多犬问道:“你这是一条母狗?”

稽查员不知道他想说明什么,就无力的点点头,喃喃道:“不可能。我的萝丝怎么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它一直绕在你身边,如果没有确定你有问题,它不会这么做。”

秦时鸥却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天天和虎子豹子一起玩闹,身上自然有两个小家伙的气息。这种气息对人类来说是嗅不到的。可是对以嗅觉灵敏著称的拉布拉多犬来说,虎子和豹子的气味很清晰。

尤其是,秋天还是拉布拉多犬的**季节……

明白了怎么回事,秦时鸥心里的怒气顿时被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取代。

怎么生气?和谁生气?和**的拉布拉多犬?和一条狗怎么发火?和稽查员生气?两个稽查员做错了什么?他们唯一的错误,就是过于相信自己养大的狗狗。

可是要秦时鸥就这么原谅机场一方,那也不可能。因为受伤的可是他和父母啊,他又不是圣人,干嘛要一切体谅别人?

不过秦时鸥没有过分做什么,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张照片,这是他和虎子豹子熊大们的合影,递给一个稽查员说道:“我有两条爱犬。都是雄性拉布拉多,平时我和它们一起吃喝玩乐,不知道是不是这方面原因。”

看到照片上神骏威武的虎子和豹子,两个稽查员脸上顿时露出欲哭无泪的表情。秦时鸥脱下衣服扔到旁边,那条缉毒犬追着衣服跑过去,低下头嗅了起来。

一切真相大白,秦时鸥收拾东西就走人。安保人员赶紧让开,一名律师问道:“秦先生,您的意思是?”

“我保留我的起诉权利,我坚持认为他们这是种族歧视和渎职,除非给我一个满意答复,否则法庭上见。”秦时鸥留下这两句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出了办公室接上忧心忡忡的父母,秦时鸥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薇妮皱眉道:“什么,是虎子和豹子搞的乌龙?今天伯父伯母被吓坏了!”

秦父和秦母对这个解释不太相信。但儿子是被那些官老爷毕恭毕敬送出来的,这他们是亲眼看见的,心里有疑惑,也只能先憋在心里。

离开机场秦时鸥带着家人先去酒店,他给了司机地址。结果薇妮换掉了,最后计程车停下,是停在一家普通旅馆门前,而不是多伦多五星级宾馆‘绿洲国际酒店’。

“你搞什么?”

“我不知道你怎么搞的,你父母现在担心你在加拿大做了违法生意!你准备的一切太脱离他们的理解范围了,如果现在还去住总统套房,我敢打赌他们会疯狂的。”

“妈的,弄巧成拙!”

秦时鸥不得不爆粗口,他将当初来加拿大为何不和父母说实话的担忧告诉薇妮,薇妮无奈摊开手道:“你骗他们说你来加拿大出差,然后接受了渔场和你爷爷留下的古董,现在成了土豪?”

“是。”

“我从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孩子,你是他们的儿子啊,你应该说实话的,他们或许会有所担心,但只要每天都通电话,他们会放心的。OK,现在讨论这个晚了,补救吧。”

秦时鸥郁闷不已,其实当初他的选择没错,他的打算是来到加拿大卖了渔场就滚回老家混吃等死。谁能料到,他竟然搞到了海神之心这个大BUG?

不过今天也不都是坏事,起码因为薇妮之前一直在安慰父母和姐姐一家,现在双方关系突飞猛进那叫一个融洽,老妈叫薇妮都用上‘闺女’的称呼了。

另外薇妮的选择没错,进了旅馆看到干净精美的装修,老爹先问一晚上多少钱。

薇妮说一个大床房只要八十五元,老爹松了口气,道:“价格还挺便宜。”

秦时鸥尴尬的笑,他娘的要是按照原计划去住一晚上三千八百加元的总统套房,估计老爹老娘要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