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35 感受多伦多

335.感受多伦多

住进旅馆,秦父和秦母问干嘛不回家,秦时鸥解释说还要转机,已经飞了十二三个小时,先找个旅馆休息一下,明后天再回告别岛。

“嗨,飞机上就躺着睡觉了,又不累,咱们不用住旅馆,还是先回家吧。”秦父还是有点舍不得花这些钱,七个人三个房间呢。

秦母看了眼薇妮,出来主持大局,道:“你别光考虑自己,还有小辉这孩子呢,先住下住下,待会出去逛逛,咱们这也是出国了。”

她是担心家里表现太抠门,被人家薇妮瞧不起。

薇妮忙着取门卡,看到秦母望自己不明所以,就甜甜一笑。

秦时鸥摸了摸小辉的脑袋,问道:“坐飞机好不好玩?”

小辉嘻嘻笑道:“挺好玩的,还有游戏玩,还有电视看,就是空姐阿姨太丑了。”

姐姐轻轻拍了小辉一把,佯怒道:“胡说什么。”

小辉很委屈,小大人一样叹口气,道:“这是爸爸说的,不是我说的。”

姐夫顿时大惊失色,哎哟你这坑爹孩子哟,那边姐姐脸上已经风云变幻。

分好房间,秦时鸥让父母休息,薇妮去唐人街找了家中餐馆,订了一套鲁菜,都是什锦凉粉、芙蓉干贝、小炒菜、♀↖,菜丸汤之类的蔬菜为主,最后加了一份经典肉末海参。

中午在旅馆的小厅里吃饭,看到这么多做工精致的菜肴,秦父说道:“哎呦,不少钱吧。这孩子,就会……”

“薇妮买的。”秦时鸥果断说道。

“就会……就会体谅老人。还有海参呢,来。给小辉吃一个。”秦父立马呵呵笑着改口。

中午休息了一下,下午秦时鸥租了个车,大概的在多伦多市区转了转,薇妮找了几个比较有风评的景点来游览,先去了圣劳伦斯市场。

这座市场位于老约克镇,这是早期英国人聚居的地方,可以看到很多19世纪维多利亚式建筑,很是热闹。

既然是市场,那当然有很多商人小贩之类。秦父秦母都是菜农,对这种场合最有归属感,转了一会不断好奇的讨论:

“嘿,这不是黄瓜吗?多少钱?秋黄瓜才两块?比家里还便宜呀。”

“这菜椒怎么是紫色的?还有蓝色的呀,是不是这就是转基因蔬菜?”

“这里还有卖画的?那大胡子怎么在菜市场弹吉他?是吉他吧?”

姐姐看不下去了,说道:“爸,这很正常,薇妮不是说了吗,这个市场其实是个旅游景点。人家那是艺术家,在这里创作的。”

一行人去了南楼市场,这里是最热闹的地方,不仅有水果、肉制品、海鲜之类的食品。还有很多纪念品商店和许多特别的艺术创作小店铺。

秦时鸥花一百五十块钱请了一名画匠给全家绘制全家福,先拍下来,然后那满身染料的画匠快速执笔。逛了一圈回来,一幅栩栩如生的彩描画出现在了巨大的画纸上。

从北楼市场的侧门出去。薇妮开始帮家人提升品位,直接去了著名的卡萨罗玛城堡。

这是加拿大最早的古堡。一共有接近一百间装饰华丽的房间,每个房间都精致、美丽而又奢华,看的秦父等人暗暗咋舌。

“这是以前英国女皇的城堡吗?”姐姐好奇的问道,她在来加拿大之前先了解了一下这个国家,知道英国皇室和加拿大间的关系。

薇妮笑道:“不,它是由多伦多金融巨子亨利米尔柏拉特爵士修建的,只为送给妻子做礼物。”

秦父看看秦时鸥,道:“不知道咱们小鸥什么时候也能给小薇送个这样的礼物。”

秦母笑了起来,姐姐姐夫笑了起来,小辉不明所以也跟着笑,秦时鸥自然也得笑,他捏了捏薇妮的小手,低声道:“我现在还真能盖的起这样一座古堡。”

“你准备吓死你爸妈?”薇妮捂着嘴偷偷笑。

又在周围看了看,后面乘车去了地下城Path,这个做最后一站最合适,因为可以乘车参观,不用走路,对老人来说不辛苦。

地下城长达27公里,连接了多伦多各大写字楼和百货公司以及地铁站,有1200多家商店和服务机构。因为在地下,所以不必考虑天气,除非地震,否则这里永远都是亮如白昼、无风无雨、温度舒适。

晚餐一家人就是在地下城吃的,为了照顾家人的肠胃,吃的都是简单的中餐,以蔬菜为主,很少吃肉,即使有肉也是鱼肉和海鲜之类。

逛完回去,到了旅馆一家人正在说笑,秦父突然注意到前台老板娘用异样眼光看自己等人,就急忙拉了拉老伴的衣服,低声道:“小声点,注意素质,忘了新闻里批评的那些同胞啦?”

秦时鸥觉得没什么,这在门口,说话很正常。

老板娘怪怪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对小厅里坐着的几个人说道:“你们等的中国顾客,应该是他们吧?”

四五个人急忙站起来,秦时鸥一看明白了,原来是机场的稽查员和安保人员来了。

带领他们的是一名中年白人女性,打扮时尚、风韵犹存,她微笑着迎上来,看到薇妮先打了个招呼,薇妮有些意外,道:“安吉拉总监?”

秦时鸥知道,这些人是来公关的,而且还很了解中国人的性格,竟然出动了熟人,显然这中年女子和薇妮认识。

果然,薇妮介绍了一下,说中年女子是皮尔逊国际机场空乘服务总监,当年给她上过礼仪培训课,算半个老师。

看到这些人,尤其是安保人员,秦父和秦母又有些忌惮起来,秦时鸥冷冷一笑,随后电梯打开,奥尔巴赫竟然走了出来。

直接面对面相遇,老头子哈哈笑道:“我刚刚去开了一个房间,没想到下来就遇到了你们。”

说着,他与秦父秦母拥抱,客套了几句,说的是很怀念当初一起收拾菜园的日子,然后欢迎来到加拿大之类。

安吉拉和稽查员等人一直等在旁边,不愧是空姐出身,一直笑吟吟的,显示出很好的素养和脾气。

这边聊完了,安吉拉就开始公关,首先道歉,然后谈赔偿,条件就是请秦时鸥撤销对皮尔逊国际机场的起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