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52 一封家书

352.一封家书

看到三个箱子,比利谨慎的问道:“这是从哪里找到的?”

秦时鸥不想瞒比利,昨晚在泰坦尼克号上游览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艘船上很多东西都带有‘WHITE-STAR-LINE’字样的铭牌,作为泰坦尼克号的东家,白星公司将自己的身影带到了船上每一个角落。

即使秦时鸥不说,等比利看到白星公司的标记,他也能想到这些东西的出处。

因为,泰坦尼克号是白星公司唯一一艘带有宝藏性质的沉船,后来这家公司被美国财阀朱尼厄斯-皮尔庞特-摩根的IMM国际海运公司收购,所有船的标识都改成了IMM。

于是秦时鸥就说道:“这是泰坦尼克号的东西,我的小白鲸最近去了那里,给我带回了这些东西。”

“泰坦尼克号?”比利惊喜,“你的小白鲸能带出里面的东西?上帝,知道里面沉宝的价值吗?我们公司曾经在2008年联合四大打捞公司对它价值进行过评估,至少两百亿,美金!”

秦时鸥不耐的说道:“那有什么用?小白鲸体型太大,很多地方它进不去。即使进的去,它也没法全带出来,别忘了,它只是一只鲸鱼。”

“聪明的鲸鱼。”比利兴致勃勃的说道,“我爱死它了。”

充氩仓并非是直接冲入氩气,而是先往里充氮气进行调节,秦时鸥操作。很快氮气便从200个小孔中放出,第一时间就均匀的充斥在了仓房中。

当箱内氮气浓度到达设定值时。系统会自动切断氮气供应,这时候开始释放氩气,比利就要开启这些箱子了。

他先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那个只有电视机盒子大小的小箱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些精美的信纸,金丝镶边、打着包浆。

比利看到之后就向秦时鸥开始讲解:“这封信肯定是一个有钱人所写,这种纸是XIP造纸厂在1890年推出的,四周有包浆,所以不会被轻易撕碎。一般用来纪录重要事件。”

带着手套打开信纸,比利找到署名,上面写着一行飘逸的字母:Nathan-Straus。

看到这个名字,比利直接一愣,他转过头来说道:“内森-斯特劳斯,我们运气不会这么好吧?”

“这是内森-斯特劳斯的信?给谁的?”秦时鸥也愣了。

内森-斯特劳斯是谁?说一个他比较牛气的身份,那就是美国著名连锁商店“梅西百货公司”的创始人。

1924年这家百货商店在第7大道开张时曾被宣传为“世界最大商店”。现在虽然规模一般,但也有超过1000家的连锁店,最近的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它排名第417位。

但真正让内森-斯特劳斯先生闻名世界的正是泰坦尼克号,当时他和老伴都在这条船上,当船撞了冰山之后,斯特劳斯夫人被立马送上了八号救生艇。同时有水手向67岁的斯特劳斯先生说“我们认为您可以提前上船,不会有人反对像您这样拥有慈善家好名声的老先生上小艇……”

后来有人回忆,得到水手保证后,斯特劳斯先生坚定地回答:“我绝不会在别的男人之前上救生艇,如船长盟誓所说。孩子和妇女先走。”

看到丈夫不愿上船,已经上船的斯特劳斯夫人也改变了主意。又回来和斯特劳斯先生在一起,说“这么多年来,我们都生活在一起,你去的地方,我也去!”

这样,她把自己在艇里的位置给了一个年轻的女佣,还把自己的毛皮大衣也送给了这个女佣,说“我再也用不著它了,愿它能助你度过这个寒冷夜晚!”

然后,一对老夫妇蹒姗地走到甲板的藤椅坐下,双手紧扣安详地度过了最后的时刻。

这个情节在卡梅隆的《泰坦尼克号》电影里也有展现,是电影中最动人的情节之一,《纽约时报》曾将这件事评选进‘最能展现绅士风度和男子汉气概的十桩历史真人真事’中。

可想而知,如果这封信真是内特-斯特劳斯在泰坦尼克号上写的,那该多有价值!

因为封存良好加上充氩仓的加成作用,信纸上的内容很清晰,比利和秦时鸥脑袋凑在一起看,越看越惊喜。

从内容来看,这确实是施特劳斯的亲笔信,而且还是家书,这是他写给当时正在伦敦开拓市场的二儿子理查德-施特劳斯的信,准备一踏上纽约就邮寄。可惜,随着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这封信随同他的主人一起沉入了大西洋海底。

在信里,施特劳斯告诉二儿子,说‘美国经济发达且富有潜力,虽然世界重心在欧洲,但更要重视美国的市场,这才是真正的买方市场等等’。

信纸一共有八页,很神奇的,似乎是预知到自己将命不久矣,他在这封家书里还讲述了从业一生对零售业的认识,分从商品的背景资料、商品的外观、商品的成分、制造的过程、商品的使用、服务性及耐久性、商品的保护和使用、价格及类型公司的历史及政策、竞争的商品十个方面谈了怎么发展零售业。

看完这封信,比利看向秦时鸥,问道:“这是一封很重要的家书,我们怎么处理?”

秦时鸥想了想说道:“先搁置吧,继续往下看,看看其他两个箱子里有什么。”

LED超高亮数码显示器显示现在充氩仓的温度、湿度和气体密度正适合纸质材料的保护,所以比利就将信纸放在一边,打开了最大的一个箱子。

这是一个沉重的保险箱,不过现在都被朽坏了,比利用撬杆一拍就打开了箱子,随后里面露出了一堆大大小小的灰黑色块状物。

比利碾碎一块看了看又嗅了嗅,猜测道:“这好像是活性炭,一百年前非常流行用来做油画、雕像的干燥剂,里面应该有一件艺术品。”

一边说着,他一边清理,这些活性炭以前可能是粉末,现在都凝结成了块状。清理到中间,一幅用塑料薄膜精心包装的画卷出现在箱子中。

比利更加小心起来,打开塑料薄膜,里面出现了厚厚的亚麻布,这样他就确定了,说道:“这里面是一幅油画,活性炭加塑料膜加亚麻布,肯定是油画……”

越说,他的语调越颤抖,泰坦尼克号里的富商们用这样严谨手段来收藏的一幅油画,那价值能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