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53 惊喜连连3/5凌晨爆

353.惊喜连连(3/5,凌晨爆更)

不好意思,更新有些晚,今天加班了。那个不找理由,明天爆更,庆祝咱们的小伙伴们熬完了高中生涯,即将迎来美好的大学生后,凌晨先两更,剩下八更明天继续&&&&

这幅油画大概一米长、八十公分宽,保存完整,没有出现氧化破碎的情况。

比利将画纸徐徐展开,这幅油画露出了它的真面目,画上的东西很简单,上方描绘的是一片暗灰色苍穹,下方则是大量弯弯曲曲的橡树和灌木。

看到这幅画,秦时鸥心里不太舒服,他看不懂画上是什么,却能莫名的感觉到氛围太压抑,这画作色彩太黯淡,黯淡到让人心生绝望。

而比利在看到油画第一眼,就倒吸了一口凉气,接着他努力控制双手不抖动摊平了这幅画的右侧翘起的边角,那里有一个潦草的签名,秦时鸥看不太懂,就看向他问道:“这是谁的大作?”

“梵高,文森特-威廉-梵高啊!这是《蒙马儒的日落》!”比利有些神经质的叫道。

听到他的叫声,秦时鸥也忍不住叫了起来:“什么?这是梵高的画?是不是真迹?”

比利将油画用亚麻布压住,关闭充氩仓坐到椅子上,摆手道:“不行了不行了,先休息一下。上帝,我一定是在做梦+♀,我竟然找到了梵高遗失的画作?蒙马儒的日落啊!”

相对来说,秦时鸥反而冷静,他说道:“先别这么激动。我记得梵高是在1890年自杀的是吗?当时他的画作根本不受欢迎,而泰坦尼克号是1912年沉没的。仅仅隔着二十多年,他的画怎么会突然被一个人当做宝贝来储藏?”

这些信息都是他当初找到那些山寨《向日葵》时候了解的。了解不多,后来知道这是赝品,就没再了解梵高的东西。

比利懂的自然要多的多,他白了秦时鸥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当梵高最倒霉的艺术家这个称呼是假的?是的,梵高的作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不被世人所接受。可在他去世十年后,十九世纪末的时候世界进行了一次全面的革新,人们的思想得到空前的变革,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也大大的提高。他的画作价值就开始展现出来了。”

给秦时鸥简单的做了个艺术科普,比利开始忙碌起来,他给公司的油画鉴定专家打去一个电话询问梵高画作的相关事宜,秦时鸥则继续整理那个保险箱。

他觉得保险箱里应该不止有这么一幅画,结果正如他所料,箱子里的结块活性炭中还有一样东西,不过不是什么艺术品了,也是一封信。

这封信的字迹很潦草,且不是用英语。秦时鸥只好等着给比利看。

比利挂上电话之后一脸喜色,他对秦时鸥说道:“绝对没错,这就是《蒙马儒日落》的真迹,刚才我找人查过了。”

说着。他介绍了这幅画诞生后的旅程:“这幅画是梵高1888年创作的,两年后他自杀,这幅画归属了他的亲弟弟提奥。1901年提奥将画作卖给了挪威实业家慕斯达。慕斯达的管家后来说他保存了这幅画大概十年,1911年的时候卖给了一个法国贵族。再往后就没有了这幅画的消息。”

“很显然,这幅画的主人想带着它到纽约来。结果却落到了海底!”秦时鸥最后说道。

比利眉开眼笑,道:“一点没错!”

确定了这幅画的身份,两人就开始探讨这幅画的价值,这方面小布莱克更具有权威性,秦时鸥给他打去电话,问道:“伙计,如果现在有一幅梵高的真作,嗯,是《蒙马儒的日落》,能卖多少钱?”

小布莱克很专业的说道:“蒙马儒的日落?1888年那幅画?之前拍卖界做过评估,价格在4000万美金到4800万美金之间。不过上个月四号在纽约苏富比秋拍会上,梵高生前最后画的《雏菊与罂粟花》拍出6180万美元的高价,话说,最近梵高的画作增值了不少……等等。”

说了一大堆,小布莱克终于反应过来,在电话另一头惊呼道:“上帝啊,你不会是发现了《蒙马儒的日落》吧?这幅画已经消失一个世纪了!”

得知这幅画能卖出四五千万,秦时鸥心里高兴,就大方的说道:“你很幸运,伙计,马上你就能看到这幅失落的名画了。而且,你的账上又要增加一大笔款项了。”

“明天我会赶到你的渔场,等我,一定保存好这幅画。”小布莱克说完这句话,电话那边就响起了他的喊声,让他的秘书给他订最快一班飞往圣约翰斯的机票。

秦时鸥收起电话将小布莱克的估价给比利说了说,两人击掌庆贺,比利兴奋道:“你家里有没有香槟?我们必须要开香槟庆贺了!”

秦时鸥稳住心神,说道:“别着急,我们还有一个箱子呢,或许里面会出现更值钱的东西。”

“更值钱的就是约翰-雅各布-阿斯特四世的家族象征金怀表,我绝不认为一个小提琴盒子里会装有这样的东西。”比利笑道。

约翰-雅各布-阿斯特四世是泰坦尼克号遇难者中最大牌的一位,当时的世界首富、美国阿斯特家族的族长,曾经雇佣过一个军团参加美西战争,帮美国打仗。他的死亡造成了当时美国国债券的动荡,因为他是最大的持有者。

两人说笑着,比利打开了最后的琴盒,就是一个普通的小提琴,色泽棕黑。虽然琴盒密封性很好,可是琴弦依然腐朽不堪了,琴身上也有一些盐类沉淀物。

秦时鸥相信,这把琴一定也有它的传奇性,因为泰坦尼克号就是一艘具有传奇色彩的沉船上,船上找到的任何物品都有一段故事。

可是比利说的对,这把琴再珍贵也比不上《蒙马儒的日落》,甚至,他都比不上内森-斯特劳斯的家书。

别小看那封家书,之前有一封泰坦尼克号上的信件被拍卖过,价格是89000英镑。

那封信的主人叫艾瑟-哈特,一位带着女儿准备移民加拿大的普通英国主妇。而这一封呢?这是斯特劳斯的家书,双方价值没有可比性,不说斯特劳斯家族的能量,就说这位老先生在沉船上所做的一切,就值得让这封家书身价倍增,卖个一百万英镑都没问题!

将两封信、小提琴和梵高名画封存起来,两人说说笑笑的走出地下室,比利开玩笑道:“我们得雇佣一支特警来保护你的地下室了。”

秦时鸥说道:“何需特警?我这里有三角洲的教官和特种部队的战士,最重要的是还有两群战鹅,想要从我手里抢东西,做梦!”

“战鹅?那是什么?你养的那群呆头鹅?”比利嬉笑道。

秦时鸥也笑了起来,他忽然发现,比利原来不知道太湖鹅和狮头鹅的厉害啊,那有的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