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70 送给他们

370.送给他们

秦时鸥总算明白薇妮为什么非要重塑发型了,这个发型,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留的。

“好看吗?”薇妮微笑道。

秦时鸥使劲点头,说道:“就好像又回到了八个月之前,第一次见面,你就是这样的发型,只是肉色丝袜换成了黑丝,你是要说明你从少女变成少妇了吗?”

听到秦时鸥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候自己的样子,薇妮有些沾沾自喜,不过听到后面没了正经,她还是白了这混蛋一眼。

秦时鸥想要毛手毛脚,薇妮制止他,皱起娥眉道:“抱歉,先生,我们加航提供的服务不包括你想象中的这些。如果你需要食物或者饮料,我会拿给您,但仅限于此。”

秦时鸥嬉皮笑脸的去摸她的美腿,贱笑道:“我想象中的这些?我想象什么了?”

薇妮俏脸羞红,她赶紧往后退了一步,佯怒道:“请注意您的动作,先生,如果您再骚扰我,那我就要喊安保人员了。”

秦时鸥配合的做好,道:“好吧,不要激动小姐,我是乘客,不是流氓。现在我有些头晕,怎么办?”

薇妮上前握住他的手,问道:“是畏高吗?”

秦时鸥可怜兮兮的说道:“好像是,我第一次坐飞机,美女姐姐,怎么办?”

“没事,恐高症是很常见的,你现在要做的是放轻松。来,先生,跟着我的节奏深呼吸……”薇妮甜甜的笑道,一呼一吸之间。胸前的丰腴抖动了起来,将衬衣带的一跳一跳。

秦时鸥眼睛都直了。摇头道:“不行,我无法放松。”

薇妮皱起娥眉无奈道:“那你怎样才能放松下来?”

秦时鸥一把搂住她。将脸埋在她的胸前闷声说道:“我现在很害怕,你让我抱抱你好吗?”

“不行的,先生,我们不能这么做。”

“我只是抱抱你,不做别的,绝对不做别的。如果你不让我抱,那我就投诉你!”

“那、那、那好吧,你别投诉我,我让你抱一会。但只能拥抱,不能做别的……你为什么要脱掉我的外套?”

“你的衣服布料让我的脸不舒服,相信我,脱了衣服我也不会做别的,我只是想感受更多的温暖。美女姐姐,我一犯恐高症就全身发冷。”

“不行,这样不行的先生。”

“如果不想我投诉你,那你就乖乖的。看,这是黑金百夫长卡。这是加航空客联盟vip会员卡,如果被我这样的客户投诉,你会丢掉工作的,懂吗?!”

“好吧。先生,可是你脱衣服做什么?”

“我冷啊,当然要脱掉衣服和你拥抱取暖。”

“只能拥抱。不能作别的哦……”

“嗯,我就蹭蹭。我不进去……”

“先生,你不能欺负我。上帝,我们不能这么做,我会被开除的,嗯!”

……

清晨起床,秦时鸥看着卧室里扔的到处都是的衣服鞋袜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拉开窗帘,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了进来。

现在天亮的晚,早上也冷的很,秦时鸥就改了作息规律,七点起床。

其实他六点起床一样没问题,可薇妮受不了,每天晚上两人都要纠缠很久,薇妮需要更充沛一些的睡眠。

阳光照在薇妮的俏脸上,娇嫩的肌肤仿佛是上好的玉石,静美的让人心疼。

秦时鸥温柔的看着她,俯身想要吻一下。薇妮忽然睁开速一扭头,正好躲开秦时鸥的嘴巴,然后抓起被子里的抱枕堵在秦时鸥的脸上嘻嘻笑了起来。

找到自己的加航空客联盟vip会员卡和黑金百夫长卡,秦时鸥威胁道:“老实点,好好给大爷服务,要不然我继续投诉你。”

薇妮楚楚可怜的将双臂抱在胸前,娇滴滴的说道:“别投诉我好吗?我很需要这份工作,我有一个白痴男朋友要养,家里还有一二三四五六,嗯好多孩子,你做什么都可以,别投诉我就行……”

“靠,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秦时鸥又扑了上去。

薇妮快速翻身躲开,穿着睡衣笑嘻嘻的跑出去,秦时鸥怕碰到奥尔巴赫或者孩子们就没好意思继续耍流氓,洗漱之后换上衣服去锻炼。

吃早饭的时候,他接到了比利的电话:“秦,我昨天参加了斯特劳斯家族的一个家宴,咱们那份内特-斯特劳斯的家书有什么打算?如果要卖的话,我今天就可以要出报价了。”

斯特劳斯先生的这封家书肯定值钱,拍卖的话,卖个一百万英镑秦时鸥是有信心,小布莱克甚至认为可以拍出五百万美元的家信最高价。

但秦时鸥不打算拍卖,原因就这么三点:

一来是他仰慕斯特劳斯夫妇的为人,作为顶级富豪,在生死关头还能保持人性光辉,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二来,根据加美两国法律规定,泰坦尼克号上的沉宝只能是整体拍卖,单件物品不准出售,要卖就得去黑市。

三来,秦时鸥认为这封信可以为自己赢得一些人脉,对他来说,这比金钱还重要。

为什么明明寻找沉宝根本就只是他自己的事情,秦时鸥还要拉上比利、小布莱克和布兰登?因为他需要这种合作伙伴,而只有共同的利益才能绑住这些伙伴,这样以后有什么问题,与他一起面对的人才更多。

打个比方,都是贩d,为什么贩卖冰d、k-fen之类的毒fan永远掀不起大风浪、警方和军方说抓就抓说杀就杀,而那些靠玩罂粟起家的d贩却能称霸一方,导致当地政府军甚至美国-军队都无可奈何?

原因很简单,冰d等化学d品制作简单,几个人就能形成一条生意链,要对付他们很简单,干掉几个主犯就完事。

罂粟不一样,这东西需要几千人甚至几万人才玩的转,从种植农户到最后的销售人员,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体,不管是各国政府还是世界警察,要对付这么庞大的利益群体都很吃力。

有了这些考虑,秦时鸥就对比利说道:“你告诉斯特劳斯先生,这封信是我偶然得到的,本来就属于他们家族,如果他们需要,来圣约翰斯拿走就可以。”

比利显然明白他的意思,笑道:“没问题,秦,你是个好人,也是个好商人。哈哈,我敢保证,这封信送给斯特劳斯家族比卖给他们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