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71 最后的渔场主谢谢各位书友

371.最后的渔场主(谢谢各位书友)

感谢各位兄弟姐妹的鼎力相助,咱们的书竟然冲进了月票榜前十!前十!!前十啊啊啊!!!弹壳无以为报,只能努力码字,然后筹划一下下次爆更的机会。另外,感谢不断给本书五星好评评价票的朋友,感谢给弹壳打赏的书友!在此真诚的拜谢&&&&

吃完早餐,秦时鸥将他精心制作的冰棍端了下来。

金黄的菠萝味冰棍、淡黄的橙子味冰棍、雪白的苹果味冰棍、黑色的黑莓味冰棍、紫色的葡萄味冰棍,还有淡红色的山楂味冰棍,等等。

“各位亲爱的顾客,来吧,品尝一下本老板亲手调制的冰棍。”秦时鸥乐滋滋的说道。

薇妮伸手拿了一支,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微笑道:“哇,味道很好,这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草莓冰棍。”

秦时鸥坏笑着看她,用暧昧的语调问道:“甜心,这真是你吃过的最美味的吗?”

奥尔巴赫咳嗽一声,道:“这里还有孩子呢,注意点影响,给我一支山楂味的吧,老头子总喜欢吃点酸酸甜甜的。”

秦时鸥老脸一红,赶紧辩解:“别误会,奥老爹,我的意思是说、是说,呃,薇妮你拿的明明是菠萝冰棍,是黑我吧?”

薇妮嘻嘻笑着,俏脸也有些红,昨晚有点玩脱了。

“这么冰,会不会腹泻?”戈登担心的问道。

鲍威尔一边看着书本一边随手接过一根冰棍,道:“戈登,以前流浪时候吃冰块。也没看你腹泻,少说多吃。ok?”

“鲍威尔是个懂事且勤奋的好孩子。”秦时鸥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纯果汁制作的冰棍味道很好,完全没有添加剂。吃起来冰冰爽爽,味道纯正。

吃晚饭秦时鸥开着沙滩车沿着渔场海岸线转了一圈,天气已经很冷了,不过远远不到能让海洋结冰的程度,还能看到有鱼时不时跃出水面享受阳光。

十点多钟的时候,哈姆雷给他打来电话,道:“秦,最后的渔场主来了,就在他的渔场。如果要和他谈生意,请快点。”

最后的渔场主就是佳得利的渔场主艾尔伯特-威廉-史密斯,一位英国籍移民,家族在纽芬兰拥有一座庞大的房地产集团,据说身价上十亿。

此前秦时鸥通过哈姆雷和奥尔巴赫想要约谈这位英国大亨,洽谈购买渔场的问题,结果人家根本不给面子,别说商谈,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

从这位房地产大亨身上。秦时鸥算是见识到了英国式傲慢,不过没办法,谁让他是有需求的一方呢?为了自己的渔场统一之梦,就当一回孙子吧。

开车直接穿越告别镇到了小岛的西北方。路上不断有路标指引:佳得利度假村欢迎您。

艾尔伯特买下渔场就没打算养鱼,目的就是开发成别墅区,所以它的引导牌也是按照这样的内容来制作的。

在以前告别岛六大渔场里。佳得利渔场的海岸线长度和面积仅次于大秦渔场,它拥有北方的黄金海岸。绵延十四五公里,弯曲蜿蜒。别具风格。

渔场内部的地面很平整,这是因为人工整理的原因,一望无际,没有任何建筑,如储物房、冰库、饲料仓之类,都没有配备。显然,主人本来就没打算发展养鱼业。

秦时鸥将车停在了门口,佳得利渔场是唯一用铁丝网与外界进行隔离的,其他渔场用的都是木栅栏,更有小镇风情。

佳得利渔场则处处彰显自己的科技力量和现代感,总之就是追求独特立行,由这一点可以看出主人的桀骜和固执。

渔场门口停着一架直升机,是一架白绿相间的贝尔-214u,应该是佳得利老板艾尔伯特的私人座驾。

这款直升机和秦时鸥的ac-310可不是一回事,人家是多发直升机,长度有十五六米,机翼小二十米,停在地上就是一个庞然大物。

这飞机有16个座,一次加满油能飞800公里,价格和秦时鸥刚到手的保时捷918差不多,二百多万加元,但从舒适性和实用性来看,保时捷918差人家贝尔一个光年。

加拿大的富豪玩跑车的不多,虽然这里有全球最长的公路和最平坦的路况,但因为湖多海多,自然还是直升机更方便。

渔场里,一行人正在讨论什么,秦时鸥不便打扰,就在门外等待。

大概半小时,那一行人走了出来,哈姆雷陪同在一个腆着大肚子的金发中年人身边,显然这人就是艾尔伯特了。

秦时鸥迎上去,隔着老远就主动伸手热情的寒暄:“您好,想必您就是艾尔伯特先生吧?我是……”

一名保镖样大汉冷着脸走了上来,直接将秦时鸥挡住,而艾尔伯特等人看也不看秦时鸥,继续说说笑笑向飞机走去。

秦时鸥叹了口气,这是标准的目中无人啊,不过老子有素质,老子忍。

“请留步,艾尔伯特先生,我是您的邻居秦时鸥,有点事情希望和您谈一下。”秦时鸥赶紧绕开那保镖继续追赶。

艾尔伯特摘下口中叼着的雪茄用冷漠的目光看向秦时鸥,依然不说话,只是对那保镖做了个清理的手势。

哈姆雷皱起眉头,作为绅士镇长他有点看不下去了,说道:“史密斯先生,我认为您应该和秦谈一下,这样对一位邻居,实在太没有风度了。”

艾尔伯特傲慢的看着哈姆雷道:“邻居?噢,这位中国来的秦先生是在博格林别墅区有房子吗?”

博格林别墅区是圣约翰斯最豪华的一片住宅区,主要以各种欧式风格的别墅为主,聚集了圣约翰斯大多数的有钱人和政治家。

秦时鸥笑道:“我在那里没有房子,但如果我想,随时可以拥有一套,只是我觉得那样没必要,居住在这里不是更好吗?想必您和我想法差不多,否则也不会在这里买下一座渔场,不是吗?”

艾尔伯特瞥了秦时鸥一眼,道:“中国人,我的时间很宝贵,你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看在哈姆雷镇长的份上,我给你一个面子。”

“我想要买下你的渔场,请问你有兴趣出价吗?”

“当然,一亿加元!”

“呃,您在开玩笑?”

“我有时间和你开玩笑?媒体不是说你是中国来的亿万富豪吗?那我就开价一亿,你有兴趣就买下来。”艾尔伯特嘲讽的看着秦时鸥,一幅老子吃定你的样子。

秦时鸥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渐渐的隐去了,显然,双方没得谈,人家是不打算将渔场卖给他了。

哈姆雷送给他一个爱莫能助的苦笑表情,秦时鸥耸耸肩,再次拦住了艾尔伯特,后者不屑的说道:“我难道没有说清楚?或者你自不量力认为能有足够的价码打动我?”

秦时鸥平淡的说道:“不,英国人,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你隔壁的两家化工厂,其实是我关停的,我有能力关停它们,也有能力重新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