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96 哭笑不得的误会

396.哭笑不得的误会

纽约太空塔和着名的西雅图太空针塔没有任何关系,这就是一座高高的建筑,不过因为毗邻着名的中央公园,所以名声也很响亮。

秦时鸥站上室外电梯的时候还意气风发,可是随着直升机缓缓上升,他的脸色越来越白……

比利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在那里滔滔不绝、得意洋洋讲述这家餐厅的牛逼之处:“PER-SE,纽约最顶级的十个餐厅之一,米其林三星餐厅。知道他的主厨是谁吗?连续12次被评为全美最佳主厨的托马斯-凯勒!”

“别看PER-SE面积不小,实际上里面只有五十个位子,要到这里吃饭需要提前十天订位子。很幸运,我有一个朋友之前订好了位子,不过呃狗屎,秦你怎么了?”

刚才为了避免丢脸,秦时鸥一直努力抬头看天空,所以比利看不到他的异样。

现在,电梯最后停下,一行人往餐厅里走,秦时鸥下意识低头看路,结果他往下一看,裤裆差点湿了!

好恐怖啊,怎么这么高啊,老子的头好晕啊好晕啊,谁能来扶老子一把啊?秦时鸥抓住伯德的手之后就不放开了,几乎整个身子都依偎了上去。

“BOSS?”伯德诧异问道。

秦时鸥悲催的摆手,道:“我没事,进去就好了,让我靠一下。”

比利迅速明白秦时鸥这是有恐高症,他赶紧准备换餐厅。但秦时鸥没这么多事,说在门口缓一缓就可以了。

电梯下去。后面又上来了,一行男女说说笑笑的走出来,个个俊男靓女、姿态非凡。

“嘿,快看,你们加拿大的天后艾薇儿。”比利用胳膊碰了他一下眨眨眼。

秦时鸥一听竟然有艾薇儿,赶紧瞪眼去看,上一次和小布莱克在多伦多参加小楼Party的时候碰到过这位人气天后,可惜当时他没注意。

果然。这些人中有一位娇小玲珑的美女,只见她一头金发披散在肩膀,俏脸上挂着烟熏浓妆,行进之间仿佛有一股气在向四周喷,那种桀骜不驯的感觉隔着很远也能让人感觉到。

艾薇儿一行人从秦时鸥身边走过,她被人注视惯了,所以开始不在意。但经过的时候她看到秦时鸥和伯德手拉手并肩依偎在一起,桥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微笑。

“祝福你们,希望你们能永远相爱、永远幸福。”艾薇儿经过秦时鸥身边的时候扭头微笑道。

秦时鸥顿时懵了,我靠女神和自己说话了……可她说的是什么玩意儿?!

他刚想解释,可恨的比利已经替他点头回应:“谢谢您的祝福,艾薇儿。您真体贴。”

艾薇儿回头摆摆手离开,秦时鸥悲愤欲绝,抓着比利的衣襟叫道:“我体贴你一脸!你知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比利解释道:“笨蛋,我是为你解围,艾薇儿可是天后级巨星。她为什么会突然和你打招呼?闲的蛋疼?不,她没有蛋。闲的奶疼?显然不是……”

“说重点,我不满意你死定了!”

“OK,我猜她们那些人里有记者。在纽约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同xing恋在这里是个等同于火药的话题,如果你表现出不尊重同xing恋,那你就惨了,尤其是被媒体逮到。艾薇儿之所以打招呼,就是展现自己的亲民和无歧视,担心随行记者会在事后拿这件事胡说。”

“荒谬,这怎么可能?照你这么说,要想在纽约和明星说话,只要假装同xing恋就可以了?”

“秦,你怎么和小孩一样?太天真了,世界就是这么荒谬,更荒谬的东西还有的是呢。假装同xing恋可不容易,正常的男人,能像你和伯德这么亲昵相偎的可不多。”

“该死!拿开你的手,伯德!”

伯德傻眼:“……”

经过这么插科打诨,秦时鸥感觉好了很多,进了餐厅不往下看,他就没事了。

比利有些遗憾,因为这家餐厅的卖点除了食物,还有旁边的纽约中央公园,一座世界顶级人造园林。

秦时鸥更遗憾,他对中央公园也是闻名已久,这公园可以说是纽约的城市名片,就像金门大桥之于旧金山、太空针塔之于西雅图一样。

这座公园很大,占地约843英亩,长跨51个街区,宽跨3个街区,充满了传奇色彩,里面有很多着名的景点,动物园、戴拉寇特剧院、毕士达喷泉、绵羊草原、眺望台城堡等等。

“待会吃完饭下去逛逛。”秦时鸥愉快的决定。

餐厅面积得有上千平米,但只有寥寥几张餐桌,活动空间很大。

很巧,秦时鸥一行人的餐桌就在艾薇儿一行人的旁边,他坐下的时候艾薇儿恰好看到他,又给了一个礼貌的微笑。

秦时鸥叹了口气,他很想上去解释一下自己是直男不是弯的,可想想也没必要,反正他们不认识。

坐下没一会,服务员就开始上餐前菜,这些菜很常见,鲑鱼卷、海扇贝配焦糖花椰菜和腌酸子葡萄干之类。

菜常见,做法不常见,一道海扇贝配焦糖花椰菜,每颗扇贝上放有一小颗花椰菜,不管扇贝还是花椰菜,个头都是一般大小。

秦时鸥尝了尝,扇贝烤的火候正好,花椰菜用焦糖煎过,上面滴着微酸的酱汁,一起吃在嘴里味道并不混杂,而是层次有序,让人赞叹。

餐前甜点有松露面包、格鲁耶尔奶酪泡芙球和新西兰熏鲑鱼迷你筒,秦时鸥吃了点奶酪泡芙球,奶酪小球奶香浓郁、外脆里柔,外面的泡芙皮酥脆刚刚好,完美的把里面的咸奶酪的柔软衬托出来,一行人吃在嘴里都是赞不绝口。

正餐就是海鲜和烤肉的搭配,松露龙虾、苹果木烤小羊排等等。

比利还点了一道酱烧八目鳗,结果稍后,一个服务员上来,尴尬的解释说八目鳗只剩下可以做一盘菜的了,而艾薇儿一行人也点了这道菜。

也有一名服务员去艾薇儿一桌解释,秦时鸥便笑了笑说那我们就算了,服务员松了口气,赶紧说他很有绅士风度。

比利耸耸肩,道:“吃不到八目鳗就有点遗憾了,这可是你的杰作。”

秦时鸥明白了,问道:“不会吧,这餐厅的八目鳗也是我渔场供应的?”

比利点头,说他订餐的时候和服务员确认过,他们餐厅的海鲜都是大胡子黑人巴特勒提供的,而现在巴特勒手里的八目鳗都是从秦时鸥渔场带回去的。

秦时鸥正沾沾自喜,艾薇儿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