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97 楼顶酒吧嗷嗷嗷

397.楼顶酒吧 (求推荐票嗷嗷嗷) 黄金渔场 天下书库

嗷呜嗷呜,卖个萌,大家记得投一下推荐票,这东西是过期不候的,不要浪费,周一嘛,咱们冲一个好点的名次,谢谢兄弟姐妹的支持了!&&&&

艾薇儿走过来的时候,秦时鸥嘴里正在舔新西兰熏鲑鱼迷你筒。

虽然名字很高大上,但新西兰熏鲑鱼迷你筒其实就是奶油甜筒,不过这里面掺杂了一些鲑鱼碎肉。加入奶油中的鲑鱼肉是熏过的,且是用蜜汁熏的,甜兮兮的,故而这迷你甜筒吃起来味道不错。

秦时鸥下意识,就是拿在手里像小时候吃棒冰那样伸着舌头慢慢舔。

众所周知,这个姿势极具冲击力,好女孩吃冰激凌从来不这样舔,随着日本爱情动作片的普及,大家都知道这姿势代表什么……

秦时鸥自己作死了,看到天后走上来,他就露出灿烂的微笑。而艾薇儿的笑容就要暧昧多了,她直接对秦时鸥说道:“嗨,美女,我能坐到你旁边吗?”

沉默,死寂的沉默,所有人都诡异的看着艾薇儿,秦时鸥目光呆滞,迟疑的问道:“你说什么?美女?”

艾薇儿看看气质强硬、面容线条刚硬的伯德,再看看秦时鸥舔得开心的甜筒,微笑道:“是的,我不会猜错了吧?”

‘噗!’(天—下)书|库>小说. COM比利一口香槟喷了出去。

开喷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要做什么,就赶紧扭头,结果这口香槟都喷在旁边的女伴身上了。

于是他那边就忙活起来了:“哦,抱歉、非常抱歉。亲爱的,你知道。哈哈,我忍不住!哈哈。秦,你是个美女吗?你和伯德在一起的时候……”

秦时鸥愤怒的瞪着比利,比利想起这家伙的暴脾气,果断闭上嘴,但还是哈哈大笑。尼尔森也想笑,可是看看秦时鸥的表情,他咧咧嘴没出声,低下头拼命抽搐肩膀。

“有什么事吗?”秦时鸥叹了口气问道。

艾薇儿满头雾水,她觉得自己的判断是没错的。男同志之间有一个1一个0,也就是一个攻一个受,前者喜欢被人叫帅哥后者就是美女。她觉得,秦时鸥和伯德在一起,应该是个0吧?

“哦,我就是想代表我和朋友们谢谢你们的谦让,你知道,冬天能吃到八目鳗很难得,总之。谢谢。”艾薇儿也没法保持风度了,之前她还想过来坐坐,但看餐桌上的诡异氛围,小天后果断决定赶紧走人。

道谢之后。艾薇儿就落荒而逃,留下黑着脸的秦时鸥和一群爆笑中的家伙。

除了这个小插曲,整体来说这顿饭还是很愉快的。吃完饭比利结账,伯德等人去乘坐电梯顺便观光。秦时鸥则拒绝。打死他也不去乘坐那室外电梯,因为他不想表演电梯狂吐的好戏。

这顿饭吃完是八点半。比利带他去享受纽约的夜生活,没别的,就是泡吧。

开着车,比利笑道:“我们去雀尔西或地狱厨房那边玩一下怎么样?秦,我觉得你有必要去瞧瞧,在那里你会遇到很多开心事。”

秦时鸥莫名其妙的说道:“地狱厨房?我们不是已经吃饱了吗?”

少年和青年时代是在美国度过的伯德低声解释道:“BOSS,地狱厨房不是吃饭的地方,而是同志交友中心,那附近居住着大量同志,并带动了各类对同志友善的生意,如咖啡馆、饭店等。”

“曼哈顿婚姻登记大楼也在那里,你知道的,纽约州的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法案刚刚正式生效,已经成为了美国第六个允许同性恋结婚的州,而曼哈顿婚姻登记大楼就是为他们办理结婚证的地方。”尼尔森呵呵笑道。

秦时鸥用杀人的目光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是不想要奖金还是怎么回事?”

尼尔森立马改口:“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拿比利找乐子,让他和伯德登记怎么样?”

伯德:“……”

开着玩笑,比利将一行人带到了曼哈顿切尔西区的一处老旧楼房处。一般来说,酒吧都是开在繁华地带,但比利这次要去的却反其道而行之,酒吧是开在一栋老楼的楼顶,露天酒吧。

美国的城市,尤其是纽约、洛杉矶、芝加哥这些大城市,很多地方乱的很,比利这次去的地方是一个贫民窟的老楼房地带,一行人下车之后就有人上来兜售大ma、摇tou丸之类的东西。

秦时鸥摆手,这些人还是纠缠,伯德冷着脸上去推开他们,右臂袖子撸起来,在昏暗的路灯灯光下露出一个刺青,那是一把利剑穿过了一个三角形的闪电。

“三角洲的狗,离着他们远点。”看到这个刺青那些小混混就嘟嘟囔囔的离开了,周围一些闲逛的大汉知道伯德刺青之后也忌惮很多。

比利示意伯德放松,轻松的说道:“别紧张,伙计们,既然我带你们来这里,那就有信心能保护你们。没事,跟我上去玩吧。”

秦时鸥摇摇头,伯德将袖子撸下来,和尼尔森一左一右沉默的跟在他的左右两边,和保镖一样。

沿着狭小的楼梯一路爬到顶楼,震耳欲聋的音乐轰隆隆的响着,老楼的墙壁似乎都在颤栗。

到了顶楼一进门,一股狂野的氛围扑面而来,无数的俊男靓女在楼顶疯狂的摇头尖叫,正南方有一个演出台,几个赤luo着上身的青年在那里**四溢的表演着。

音乐到了**处,主唱直接将挂在身上的吉他摘下来狠狠砸在地上,而他每砸一下那些跳舞的人就高声尖叫一下,搞得现场跟宰猪一样。

比利对秦时鸥大声吼叫,叫什么秦时鸥也不知道,他的女伴在人群里拉了几个姑娘过来,她们之间显然认识,见面之后就开始有说有笑,跟着比利女伴过来陪秦时鸥一行人跳舞。

秦时鸥看尼尔森也对他喊着什么,就皱眉凑上去问道:“你喊什么,我听不清!”

“记得戴-套-子!B!O!S!S!这些姑娘都他妈吸DU!说不准身上就有AIDS病毒!你!要!小!心!!!”尼尔森吼叫道。

秦时鸥无奈的摊开手,自己难道形象就这么不堪?别说现在有了薇妮,就是没有他对这些浓妆艳抹的女孩也没有兴趣,谁知道她们有什么病?

拒绝了几个女孩的邀请,秦时鸥自己在舞池里跟着火爆音乐乱扭,伯德和尼尔森则在不远处冷静的抽烟,目光一直盯着他,有什么问题好第一时间上去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