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20 出发剑指海湾5/5猛不猛

420.出发,剑指海湾(5/5,猛不猛)

秦时鸥愁眉苦脸的看着薇妮,后者翻看那本书,他凑上去看了看,可全是密密麻麻的英文专业术语,实在看不下去。

薇妮翻阅了一会,俏脸上露出惊喜之色,道:“找到原因了。”

“怎么回事?”秦时鸥精神一振。

“大棚空气质量出问题了,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水浸状斑点,当大棚内氨气达到5ppm时,植株叶片会出现这个问题,幸好咱们发现的早,氨气浓度再高,植株就会变黑枯死了。”薇妮说道。

秦时鸥拍拍头,大棚蔬菜他采用的液状天然肥,浇水的时候一起灌入了地里。显然通风不畅,导致氨气挥发不出去,在大棚里浓度越来越高才出现这问题的。

赶紧开抽风机给大棚更换空气,之前秦时鸥觉得菜苗都没有发育,空气肯定没问题,所以从没有开过抽风机,这才导致了这个问题的发生。

见微知著,薇妮不想犯更多错误,就仔细研究了有关空气质量方向的问题。

研究之后她给秦时鸥和海怪、尼尔森等人上课:“在菜苗没有结果之前,不能使用新鲜自然肥作基肥,也不能用尚未腐熟的粪肥作追肥……”

“低温季节也要适当通风,以便排除有害气体。另外,用煤质量要好,要充分燃烧,呃,这个算了,我们没有用炉子。总之,你们以后要定期学习大棚种植的知识。有意见吗?”

谁敢有意见?一行人急忙摇头。

秦时鸥长吁短叹,他这会理解当初比利得知他要种植大棚时候为何会发出质疑了,大棚种植和自然种植完全不是一回事。这东西相当麻烦的,难怪比利问他这么有钱干嘛还遭罪种菜。

最逗b的是,他还种了两个大棚,果然干什么事没经验就是不行啊。

不过好的是,后面一段时间他用不着亲自管理大棚,因为他麻花是要去捕龙虾了,这个工作交给尼尔森、伯德和海怪即可。

三人也明白这一点。所以离开大棚之后抱着《大棚种植10000个为什么》露出满脸苦逼之色。

一月下旬,海洋局和气象局纷纷发布晴天预报。纽芬兰地区会有为期至少一周的好天气,然后又有一股北极气流要过境,到时候肯定少不了还是大雪。

21号早上,丰收号加满油、灌上水。沙克和烟枪两人反复检查过没问题了,示意可以出海。

薇妮带着一群小家伙和雪莉等孩子在码头送他们,秦时鸥挨个和他们拥抱,熊大抱着他的腿哼哼唧唧的不想分离,而小萝卜头则咕噜咕噜的转着大眼睛,小尾巴高高竖起,脸上是掩饰不住的亢奋。

挨个拥抱,秦时鸥最后抱起小萝卜头,狠狠亲了它一口。

小萝卜头一脸嫌弃的往后缩头。秦时鸥看的生气,趁薇妮不注意吐了口唾沫在它脸上。

结果小家伙立马嗷嗷嚎叫,薇妮过来一看。就轻轻拧了秦时鸥一下,娇嗔道:“哪有你这样当爹的,重男轻女对不对?为什么对我们的姑娘这么不好?”

小萝卜头急忙嗷嗷叫,以响应薇妮。

秦时鸥嘻嘻笑,搂住薇妮来了个深吻,薇妮挣扎了几下。没有效果就反手搂住秦时鸥的脖子开始享受这种感觉。小萝卜头跳达着想要参与进去,结果一向最疼它的妈妈这会看都不看它。

小萝卜头生气了。伸长脖子想要咆哮,虎豹熊三小冷着脸凑上来,一脸的不怀好意。

立马,小萝卜头老实了,蹲在地上露出乖巧表情。

一直到薇妮喘不动气了,秦时鸥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他,薇妮帮他整理好衣服,柔声道:“千万要注意天气,如果气候不好,就不要出港。吃东西要注意,出海的时候别喝酒,如果在海上产生什么纠纷,一定要退一步,好吗?”

秦时鸥点头,薇妮最后有些惴惴的问道:“我是不是太啰嗦了?就像老太婆?”

使劲抱住姑娘,秦时鸥喃喃道:“我喜欢你这样的老太婆,喜欢你对老头子啰啰嗦嗦的样子。”

最后秦时鸥要上船了,薇妮挥手大声道:“做任何之前,你一定要想想我和家里的孩子们!”

秦时鸥倒退着上船,灿烂的笑着,眼神专注而深情。

沙克开动船,丰收号渐渐开始加速,身影进入大海的怀抱。

看到秦时鸥要走了,虎子和豹子汪汪的叫了起来,熊大也嗷嗷的吼叫着,菠萝跳入水中跟着游了一会,最后被薇妮叫了回来。

秦时鸥趴在船尾看着越来越小的薇妮等人的身影,先是看不清小萝卜头,然后是大白,后面是虎子豹子,当熊大和雪莉等孩子身影也看不清了,秦时鸥就情绪低落的转过了身。

烟枪叼着标志性烟斗上来笑道:“第一次出海吗,boss?”

秦时鸥笑道:“不,之前去过格洛斯特港,那更远。”

不过,那时候薇妮没有来,他是带着虎豹熊们一起出海的,情形不一样。这些话没必要说,自己知道即可。

圣约翰斯距离圣劳伦斯湾不远,经过圣皮埃尔和密克隆地区进入卡伯特海峡,然后就能进入这片海湾了。告别岛和圣劳伦斯湾,就隔着一个纽芬兰岛,一个在岛屿的东南端,一个则在西北位置。

这次出海,秦时鸥的计划是在圣劳伦斯湾待半个月到二十天,所以他和薇妮才会如此恋恋不舍,半个多月不能见面,对于热恋中的情侣来说,相隔再近都和天涯海角一样。

丰收号在广袤无垠的海洋中慢慢行驶着,秦时鸥看了一会海洋,心胸变得开阔起来,离别的愁绪被满腹豪情而冲散。

难怪有人说,面对海洋长大的男人,心胸格外宽广,确实有道理。

尼米兹飞翔在空中,秦时鸥挥手将它召唤下来,扛着它巡视渔船。

有渔夫看到他这个样子就笑着给他拍照,说道:“boss,你现在就像是海盗王,要不要来几张拉风照片留念一下?”

秦时鸥扭头看了看尼米兹,经过与金雕一战,尼米兹气质变得更为剽悍孤傲,一双黑眸纵横四野、睥睨天下,很有海盗王宠物的气势。

这样秦时鸥就来了兴致,他站在甲板前端看向海洋深处,左手掐腰右手指向前方,喝道:“儿郎们,出发!将我们的剑,指向圣劳伦斯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