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21 船员手册1/10

黄金渔场 421.船员手册(1/10)

离开圣约翰斯十二个小时之后,夜里,丰收号进入了卡伯特海峡。

其实从直线距离来看,圣约翰斯距离圣劳伦斯湾不远,隔着的就是一个纽芬兰岛的东西长度,顶多四百公里。

可是开船和开飞机是不一样的,走水路从圣约翰斯去圣劳伦斯湾,首先需要沿着西南方向开出350公里到达格赖斯贝,这里就是卡伯特海峡的入海口。

然后,从格莱斯贝直接北上,再经过500公里左右的路程,就正式进入圣劳伦斯湾了。

丰收号是普通的渔船,航速只有不到二十节,不像巡航艇或者海鸥号拖网游艇那样可以提速狂飙,开这船就只能在水面上慢慢晃悠。

入夜之后,秦时鸥将船员们召集到船长室开个会。

丰收号的长度是十五米,从这点来看只能算是小鱼船,和动辄五六十米的普海渔轮有差距。但秦时鸥是花高价打造的现代渔船,长度一般,高度上却有足足三层舱房。

从外表来看,丰收号不像大多数渔船那样是长条形,而是好像一个正方体,重心比较高,漂在海上跟不倒翁一样,风一吹就晃晃悠悠。

但这是采用最新式造船技术而成的渔船,它就是个不倒翁,别看比普通渔船更容易晃动,可是承受风浪侵袭能力极强。

而且渔船遭遇风浪之后最危险的不是大风,而是浪峰,如果一艘船太长太矮,那一旦落在两个浪峰之间,浪峰从不同高度发力,是能将一艘船直接冲击成两段的。

渔船不是军舰,钢板强度不够,遇到浪峰是很吃亏的。

另外这样设计还有个好处,那就是增加了船员活动空间,大多数渔船的船员只能住在甲板下的船舱。丰收号则是住在上层,下面的船舱全是冰舱、储水间和储物仓,空间更大。

秦时鸥安排的是沙克和烟枪带着六个船员睡在甲板一层房间,每个房间两个人。正好有四个房间。二层有两个大房间,三个渔夫一间,他和伊沃森一间。

三层只有一个最大房间,正好用来做餐厅、会议室和活动室。

别看丰收号只有二百吨的规格,实际上设计的时候也是按照远洋渔船设计的。可以深入远海捕鱼。

不过,这艘船的额定船员人数是十人,现在超支了三个人,也只能这样,不算大事。

夜里海风比较大,呼啸的大风吹着渔船在海上晃动,除了沙克在驾驶室工作,其他人都进入了顶层的餐厅开会。

秦时鸥先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说明了此次航行的目标,那就是捕捉龙虾和皇后蟹。有鳕鱼群也可以趁机捞一批,接着说的就是利润分配问题。

渔夫上渔船工作,一般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投资型,缴纳一部分出海花费和船舶折旧费用,就当你入股了,可以按股红分配;另一种是打工型,船长花钱雇佣,一天多少钱工资,那这样出海的收获多少就和渔夫没关系了。

丰收号采用的是折中的利润分配方式。只要出海,那每天每个人可以获得两百元的基本工资。另外,他还会拿出百分之二十八的最终所得做奖金发给十个人,至于这十个人之间怎么分配。那就是烟枪来负责,他们信任烟枪。

这些问题上船之前双方已经协商过的,秦时鸥要做的就是再次强调一遍,防止有些人没有契约精神,等收获之后再多说什么。

说完之后,秦时鸥让渔夫们谈谈意见。

渔夫们低声讨论了一会。最后让烟枪做代表说话:“我们完全满意,BOSS,这是很公道的价格,希望我们这次出海可以多取得渔获。”

说到这点,秦时鸥信心满腹,自己有海神意识这大BUG在手,如果还不能满载而归,那没人能在圣劳伦斯湾赚到钱了。

利润分配问题谈完了,秦时鸥让伊沃森将准备好的船员手册发给每个人,他强调船上的规则。

看到这本船员手册,一行人愣了,因为第一条写着:完全服从船长决议!

看第二条:必须服从船长决议!

第三条:完全以及必须接受第一条和第二条渔船规则!

船员们傻眼了,烟枪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船员规则,就结结巴巴的说道:“船、船、船长,这什么意思?”

秦时鸥耸耸肩,轻松的说道:“就是你们看到的意思,选择上我的渔船,必须得完全遵从我的指令,不允许有任何质疑,你们有疑问吗?”

一个大胡子站起来刚要说话,烟枪挥手示意他坐下,叹了口气道:“不,我们没有,BOSS,我们完全相信你。”

虽然话这么说,但一行人心里显然不是这么想的,都用质疑的目光看着秦时鸥。

秦时鸥就让他们看,反正最终的事实会证明一切,他不允许有人挑战他的权威,但在钢铁事实发生之前,允许这些人怀疑他的能力。

宣布散会的时候,一个机灵的青年问道:“BOSS,我们有疑问的时候,可以向您请教答案吗?”

秦时鸥笑了起来,这小子找到了规则中的唯一漏洞,他点头道:“可以,我不是暴君,我接受质疑,但你们仅仅可以质疑我,而不能反抗我的命令,这是底线!”

他话一出口,刚才起身被摁下的大胡子又站了起来,粗声粗气的问道:“我想知道,BOSS,我们将会在哪里撒网?你去过圣劳伦斯湾多少次?”

秦时鸥笑了笑说道:“去过次数不多,但对它了解足够。至于部署捕虾笼的地方,这个到了圣劳伦斯湾之后你自会知道。”

“但我想现在就知道,我认为我们作为你的帮手,有资格知道!”大胡子激动的说道。

秦时鸥说道:“这是你认为,而不是事实,好了,船员,去休息吧,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

其他渔夫显然也有这个疑问,毕竟他们占有两成的利润奖金,最终的渔获跟他们的收入是息息相关的。在他们眼里,秦时鸥是土豪,不在乎收入,他们可是靠收入养家的,必须得在乎这一点。

所以,渔夫们不动身,都在看着秦时鸥。

大胡子说道:“BOSS,我们这些人都是兄弟,彼此知根知底,不会有任何人将你选定的下笼地址说出去,所以你应该可以放心告诉我们。”

渔夫们一起点头,紧紧盯着秦时鸥,包括烟枪。。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