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25 英雄5/10

425.英雄(5/10,求月票)

谢谢大家的给力支持,单日月票300张!了不起!ok,没话说,弹壳先将干出来的五章送上来,就不玩间断更新那种小把戏了,端午节安康,各位亲爱的朋友们!另外,大家有月票的不妨再来几张,谢谢!&&&&

俗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其实在同一直线距离上,浪花不是紧接着的,而是有一个缓冲时间和缓冲距离。两个浪峰之间,有一段距离的海面是平静的,这就是波长。

两米高度的波长大概有二十米,丰收号的长度是15米多,全长在一个波长的距离内。

只要在这个波长里,渔船就只会随着波浪的起伏而上下起伏,不会出现因为切断浪峰而出现埋头的现象——这比遭遇海浪拍击还恐怖。船只在海洋里一旦埋头,那往往会一头钻入海水中再也起不来……

现在海浪高度都超过五米,波长反而更长,足足有五六十米,只要不被海浪拍到,那丰收号完全可以安然航行。

这里的前提就是,就是丰收号能够一直呆在波长海面上,而不被海浪拍上,否则的话那下场就惨了,直接把船拍散架也有可能。

于是秦时鸥的任务就很简单也很艰巨了,他必须得在船前海浪没有翻涌起来之前,率先用海神意识平息它,然后引领丰收号穿过。

只有一个动作,他一遍遍完成,不能出现失误。要是失误了?等着一起爽吧!看现在的温度,可是正儿八经的冰爽!

这就是秦时鸥必须站到船头而不能待在驾驶室里的原因,在驾驶室里根本看不到渔船最近的海面水势!

海神意识大发神威。秦时鸥手臂所指之处,海浪未曾翻腾便已经被镇压住了。接着,烟枪和沙克就会联手控制船舵冲过这道水波,艰难而安然的前行。

站在船头,秦时鸥面对呼啸的寒风和咆哮的怒浪,反而一时之间豪情大发:不就是暴风和海浪吗?你们一起上吧,老子赶时间!

尼米兹御风而行。大军舰鸟的英姿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它陪伴在秦时鸥左右,如图腾般在船头飞翔。时不时口中发出一声声尖锐的啼鸣声,傲然的迎击着暴风,不闪不避!

风大浪大,丰收号不得不减速前行。但在秦时鸥的指挥下,一路有惊无险的驰骋着,姿态潇洒而勇悍,彷如千军万马中驰骋的骑士。

秦时鸥站在船头看上去轻松,其实很疲累,这种累不光是身体上还有精神上,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们现在面对的是什么!而且海神能量的消耗,让他在变得越来越累!

更让他疲惫的是。他看不到希望,他只能凭着感觉往前走,不知道港口在哪里!现在浪花太高了。已经遮挡住了他的视野,他找不到港口的灯塔!

仿佛是故意考验他,偶尔一回头,秦时鸥看到驾驶室里沙克等人满脸恐慌的瞪着他。

“怎么了?!”秦时鸥心脏一抽,赶紧向四周看,没问题啊。几个大浪都没有成型就被他镇压了,现在渔船反而航行的比一开始平稳的多。

确实。船只航行的平稳很多,公牛都能跑出来没事。

看到公牛冲出驾驶室,秦时鸥怒喝道:“你他么脑浆当精ye射出来了吗?卧槽,你……”

“船长!无线电刚刚接到sos求救信息搜索雷达已经确定求救船只位置就在东南方一千米之内!”公牛一口气将这话喷完,憋得脸通红。

秦时鸥的脸色顿时变了,也通红一片,他这时明白沙克等人满脸惊慌的原因了!

一口气没顺畅,秦时鸥心里骂娘:这他妈什么意思?老天玩自己啊?!

国际公约,如果有船只收到sos求救信号,那最近船只必须得无条件伸出援手。

这个无条件其实就是无硬性要求,因为没有合同规定,哪艘船必须救哪艘船,这条公约体现的完全是海洋契约精神。救与不救,只看良心。

秦时鸥的心脏狠狠**,他不知道救了这些人,自己会面对什么。但他知道,如果不救,那自己和驾驶室里的那些人,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因为他们从小到大一直在接受也要传承给孩子的教育,就是要求他们成为男子汉,而不是自欺欺人的懦夫!

就当一次圣母吧!

决定只需要一个冲动,秦时鸥没时间深思熟虑,他深吸了一口气,调转手臂,改道指向了东南方!

驾驶室里,烟枪和沙克吞了口唾沫,脸上露出义无反顾的表情,转动船舵!

渔船调头,之前行驶方向的海域,立马风起浪涌!

这次没冲出多远,几个浪峰之后,一艘灯火通明的船出现在秦时鸥的视野中。

出现的这艘船是大船,大概三四十米长,一共有三层舱房,船尾堆积着大量货物,只看外表就能判断出,这是一艘小型的客货两用船。

很荒谬的,秦时鸥想起了泰坦尼克号和有关它的传说。

传说中,泰坦尼克号之所以沉没,是和当时船上运送了一个名叫亚曼拉的埃及公主木乃伊有关,任何打扰亚曼拉公主长眠的人都会受到惩罚。

秦时鸥不久前控制了泰坦尼克号,现在看来他遭遇的就是类似的惩罚:一天前丰收号拔锚出海的时候海洋气象局还说天气晴朗没有暴风也没有雪,怎么突然之间应该从哈德逊湾南下的北极寒流就改道了?

但此时生死关头,秦时鸥没有时间瞎想,这念头在他脑海里一闪而逝,他开始专心的控制渔船靠近那艘遇难客船——问题是他不知道这艘船现在是遇到什么问题了!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客轮现在情况确实很糟糕,在它周围浪花冲天而起,拍打的船只随着海浪疯狂抖动。

沙克等人显然通过短程可以使用的无线电联系上了客轮,客轮上立马放下了一艘艘小艇,小艇上挤满了人,这些人身上穿着橘色的救生衣,紧紧拥抱在一起。

两边的人划动小艇,小艇前头有人挥舞荧光棒,秦时鸥指挥渔船赶紧靠近上去。

他们动作必须得快,否则等海浪冲到,小艇上的人一个活不了,即使拍不死也得淹死,即使淹不死也得冻死!

毫无疑问,轮船上指挥逃生的是个高手,他选择放下小艇的时机总是恰恰正好,每次都是一个大浪翻涌过去,第二个浪没有赶到之前。

伊沃森冲进舱室将躲在里面满胸膛画十字的渔夫们又叫了出来,一群人冲到船尾放下扶梯,伊沃森和公牛一人一条扶梯踩在上面,在疯狂晃动中将小艇拉到旁边救人。

皮筏艇上的人上了渔船之后就跪地开始哭,最后一个手持荧光棒的青年上船后叫道:“快通知你们的船长!不要靠前,有暗礁!我们的船就触礁了!”

陆陆续续一共靠上来了四个皮筏艇七八十人,老老少少有男有女有孩子,上渔船之后大多数寻找家人然后拥抱在一起痛哭。里面还有一些身穿白色长袍的人,看上去应该是中东阿拉伯人,上船后跪在甲板上磕头如捣蒜,嘴里连连喊‘阿拉’。

秦时鸥勉强镇压下两拨从海底翻涌上来的海浪,从船头绕到船尾喝问道:“那船上还有多少人?!沙克,快带人进舱房!挤一挤!挤一挤!”

手持荧光棒的青年满脸悲哀之色,哭道:“两个,我们的船长和大副!”

“那赶紧将皮筏艇划回去啊!”秦时鸥叫道。

青年狼嚎一样叫道:“没用!船已经搁浅马上要沉没了!是船长一直在控制船舵稳着船身!他离不开!他离不开!他离不开!”

“那你们的大副……”

“轰隆!”又是一道七八米高的巨浪翻腾而起,从中撞在那艘客货两用船上,仿佛是一枚洲际导弹射中了它!

正组织人群进入舱房的沙克等人回头,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轮船好像娃娃一样被从海面上抛起,然后狠狠落下撞击在暗礁上!

顿时,一道巨大的伤口出现在轮船的侧舷上,这伤口的出现成了轮船的阿克琉斯之踵,大量海水快速灌入。

这样,轮船慢慢、慢慢、慢慢的开始倾斜,最后仿佛摔倒的孩子,侧面倒在海面上,渐渐的沉入了海水中……

“我们大副,一直在发求救信号,他说他刚才联系上了海岸急救巡逻队,让我们不要害怕,让我们不要害怕,让我们不要害怕……”青年喃喃说道,反复重复着这句话。

滔天巨浪,依旧在漫天翻滚,凄厉的寒风,还是在夜空中嘶吼,天气更恶劣了!

刚才只是九级大风,现在风暴主体终于赶来了,风暴升级,十级大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