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26 暴风中的天空之王6/10

426.暴风中的天空之王(6/10)

船上的人遥望着缓缓沉没的轮船,不约而同在胸前画起了十字。

秦时鸥也在划十字,为船长和大副的灵魂祈祷,没有人可以在这种情况下从侧翻的沉船中逃脱,即使拥有海神之心的他也不行!

手持荧光棒的青年满脸绝望,喃喃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秦时鸥推开青年,对从驾驶室里探头张望的沙克吼道:“!快!”

公牛知道秦时鸥有点迷路,他推动上船的这些人,咆哮道:“谁知道巴斯克港在哪里?!谁知道方向?!”

此时所有人都晕头转向,这些好不容易逃得一命的人能保持冷静就不错了,谁能在这样海浪倒卷的暴风雨中判明方向?

秦时鸥跑回船头用海神意识镇压着越来越疯狂的海浪,海神能量如流水一样离开他的身体,一次次将翻涌起来的浪花踏平。

尼米兹贴着渔船飞翔着,看着在海浪中乱转的丰收号,它猛的一振双翼,决绝的迎着暴风冲上九霄!

渔船困难的在海浪中穿行,熬过了一个世纪般的几分钟,一道清亮的鸟啼声穿过风浪传到秦时鸥耳朵,里,尼米兹冲破风浪笔直的飞了过来,在秦时鸥头顶绕了两圈,奋力的抖动羽翼,向着一个方向冲去。

看到尼米兹逆风穿行的雄姿,秦时鸥心里大喜,他知道尼米兹的意思,大军舰鸟是在引路!

虽然大军舰鸟号称天空之王,可以在九级暴风中飞翔,可它们的那种飞翔。是顺着风势滑翔,而不是与暴风对着干。

现在没办法了。尼米兹必须得和暴风对着干!它选择给渔船指路,那就不能只顺着风飞。而是需要沿着正确的方向飞,无论顺风还是逆风,必须穿过去!

“跟上大军舰鸟!”驾驶室里挤着的几个幸存者尖叫道,他们看到了在渔船前无畏飞翔的大鸟。

丰收号太小,船舱空间本来只给十个人准备,现在一共一百多号人,根本挤不下,这样只要可以避雨的空间就得塞进人去,驾驶室里也挤了好几个人。

追着尼米兹的踪影。秦时鸥这一刻真的成了海神,手臂所指之处,即使有浪花也是浪花最低的地方。

就见海洋里全是惊涛骇浪,一只黑色的大军舰鸟不屈的在海浪中穿梭着,而一艘小渔船则轻盈的从道道扑天巨浪中穿行而过,一路有惊无险!

不知道又开了多久开出多远,一道巨浪落下的时候,秦时鸥陡然看到了一点光芒!

在漆黑的海洋中突然看到这点光芒,秦时鸥一愣。随即伸手抹掉脸上的海水,惊喜的看着前方,那是灯塔的光啊!

灯塔的光并不是特别亮,这说明渔船距离海岸还有距离。可是这灯光却穿透力十足,在漫天海浪中固执的向四周发射着白金色亮光!

至此,尼米兹的任务完成了。它终于将渔船带到了希望之地!

秦时鸥想吹口哨唤下尼米兹,而此时海神能量几乎耗尽。他也疲惫的跟一夜八次郎一样,抱着船舷的左臂都麻了。吹出的口哨声微不可查。被海浪咆哮声一掩盖,更听不出来了。

尼米兹听不到主人让它飞下来休息的命令,就倔强的展开飞翼依旧穿梭在海浪和暴风中!

距离总算够近了,驾驶室里的无线电忽然传出嘈杂的声音:“……钱纳尔-巴斯克港海事救援中心……兹兹、兹兹,请回复、兹兹、兹兹……”

听到这个声音,驾驶室里的人顿时惊喜的欢呼了起来,沙克叫道:“我们是丰收号捕鱼船!我们是丰收号、丰收号!快快快,我们的船很危险!我们的位置在灯塔正西方……”

短暂的沉默之后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收到,救援直升机马上出动!”

驾驶室里的一个青年喊道:“你这样求救不行!让我来……”

抢过无线电话筒,青年叫了起来,“这里不光是丰收号!还有纳斯客人号的八十二名海难幸存者!重复一遍!丰收号上搭载有八十二名幸存者!严重超载!”

青年的做法是正确的,他的声音一落下,对面立马说道:“收到!救援船马上抵达!”

海事救援中心的反应很快,一架hh-60g“铺路鹰”搜索救援直升机在暴风中呼啸着飞来,飞机上不断闪烁灯光,为后面的救援船指示方向。

秦时鸥大喜,以为总算能松口气了,结果这倒霉催的搜救直升机在丰收号头顶飞了一圈直接离开了,他这边满脸疑惑,烟枪从驾驶室里探出头,喊道:“狗niang养的懦夫!他们说风暴太大!直升机无法停留!”

“麻痹,纳税人的钱都进狗肚子了!连我的尼米兹都不如啊!”秦时鸥吼道。

后面赶来的救援船就给力多了,乘风破浪冲到丰收号近前,有海警用射绳枪抛过来粗粗的缆绳,公牛和伊沃森冒着暴风跑到甲板将绳索固定住,架起秦时鸥进驾驶室。

秦时鸥一进来,里面的人一起冲上去围住他,男人女人都拥吻他。

秦时鸥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衣服不用拧都淌水,他勉强推开这些人,用嘶哑的声音喊道:“沙克,出去将尼米兹喊下来!”

“尼米兹是谁?”

“那只了不起的大军舰鸟!”

当尼米兹收敛羽翼飞下来的时候,幸存者们真正沸腾了,在他们眼里,救援他们的是丰收号,可是带领他们逃离海难的却是这只一直飞在船头上空的大军舰鸟!

尼米兹如今彻底没了大军舰鸟的威武神勇,全身羽毛被暴风吹的七零八落,羽毛湿漉漉的黏在身上,看上去狼狈不堪。

但即使如此,尼米兹依然一幅高傲冷静的样子,上船之后就蹲到了秦时鸥的身边。

幸存者们掏出还能用的手机拼命拍照,口中高呼‘天空之王’。

看到尼米兹安然无恙,秦时鸥这才松了口气,在暴风和巨浪中穿行这么久,尼米兹还能存活是绝对的神迹!

这要感谢海神能量,如果不是海神能量将它改造成钢铁般的神鸟,这么和暴风对着干,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拜见上帝了。

在疯狂的颠簸中,丰收号总算跟随救援船进入了港口码头。

船一靠岸,准备好的海警和医生护士立马冲了上来,分发雨衣和小型氧气筒,海警们扶着还能走路的幸存者下船,不能走动的就被抬上了担架。

感谢上帝,秦时鸥因为形象狼狈面色惨白也分配到了一个担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