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27 牧者尼米兹7/10

427.牧者尼米兹(7/10)

暴风往往伴随大雨或者大雪,因为海洋温度原因,海洋上很少出现暴风雪,有的是更可怕的暴风雨。︽,

丰收号靠上码头后不到半小时,倾盆大雨呼啸而来,老天爷好像拧开了后院的水龙头,雨水哗哗疯狂的泼洒。

幸存者和渔夫们都被送进了港口的酒店里,巴斯克中心医院派出了精干的医疗组和护理组为他们服务,一进酒店,立马有护士挨个量体温。

看到秦时鸥没有戴上氧气罩,一个护士严厉的说道:“先生,您必须得对您的生命负责,请您戴上氧气罩!”

尼米兹咕咕的叫了两声,护士大吃一惊,叫道:“上帝,这里怎么还有一只海鸟?”

立马有酒店服务员上来让秦时鸥将尼米兹送出去,见此,不用秦时鸥说话,酒店里的幸存者们激动的围了上来,最先冲上来的还是那些穿着长袍的阿拉伯人:

“滚开!你们这些该死的异教徒!这不是海鸟!这是安拉的海洋牧者!是真主安拉派来拯救我们的牧者!船长和大副先生的灵魂,也已经被伟大的牧者带去了天堂!”

加拿大人们也同样不满:“真他妈的狗屎!在我们陷入绝境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是尼米兹乘风破浪带我们离开的,他是真正的英雄!你竟然要赶走我们的英雄?!”

“没有尼米兹,我们他妈的早就死在海里了!现在上了岸,我们就要赶走他?将他赶到外面的暴风雨中?”

“没有比这种事更荒谬的了!妈的,谁敢赶走尼米兹。我让他尝尝我的拳头是什么滋味!”

秦时鸥趁机说道:“事实上就是尼米兹发现了你们的船,是他将丰收号带去找到你们的……”

他想将海上的事情都推到尼米兹头上。就说是尼米兹带他们穿过的海浪,至于什么五行寻龙诀?算了。那个小范围忽悠一下烟枪他们即可。

“英雄!尼米兹!英雄!尼米兹!”

幸存者们围在一团挥着手臂吼叫道,尼米兹吓坏了,它咕咕的叫着躲到秦时鸥怀里。结果秦时鸥这个无良主人一下子把它举过头顶,将它再度送上风口浪尖。

这次的风浪,是荣耀的风浪。

海水冰冷,暴风冷冽,幸存者们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寒感染,医生们上来劝说他们分开接受检查。

秦时鸥是最健康的一个,虽然上岸的时候他形象最惨。可是吸了两口氧气喝了点热罗宋汤,这会他身上暖洋洋的又生龙活虎了。

只是可惜海神能量彻底消耗一空,导致他精神状态不太好。

海警们上来询问海上发生的事情,激动的幸存者们先将一些视频和照片给这些人看。

晃晃悠悠的视频中,尼米兹坚定的飞在船头,以单薄的身躯搏击风浪,一次次将渔船从惊涛骇浪中带出来……

看到这些视频,现场的人都满脸震撼,一名老海警惊呼道:“这真的是上帝派出的海洋牧者!”

有记者举起摄像机给秦时鸥怀里的尼米兹‘啪啪啪’拍照。秦时鸥注意到这些人,就吃惊的问道:“还有媒体在这里?”

旁边的海警解释道:“当然,尊敬的船长,这次海洋暴风来的太突然了。港口损失惨重,对媒体来说这是大新闻。”

海警们进行了调查,他们眼中的事情真相很快就还原了出来:

纳斯客人号。一艘五百吨级客货两用轮搭乘了七十名乘客从魁北克省的七岛港出发,目的地是玛丽斯敦。结果途中遭遇风暴偏离了航线,最后触礁搁浅。

就在危急关头。尼米兹发现了这艘触礁的大船,引领丰收号靠近上去解救了乘客们。随后,又在尼米兹的引领下,丰收号一次次避开呼啸的海浪,无数次的险死还生,最终进入了海港。

“我们船长一直在驾驶室稳定受损的轮船,而我们大副则坚持使用无线电和卫星电话求救,他们最后没来得及离开,轮船就被该死的海浪摧毁了!”轮船的二副、也就是之前挥舞荧光棒的青年嚎啕大哭。

秦时鸥也脸色黯然,虽然他不认识这艘轮船的船长和大副,可是这两人是真正的男子汉,他们至死保留了航海人的尊严和骄傲,值得仰慕!

海警们将准备好的伏特加拿出来每个人倒了一小杯,这东西喝了可以暖和身体,等每个人都拿到酒后,有人将酒杯举过头顶,严肃道:“敬伟大的船长和大副先生,天堂很近,愿你们安心,阿门!”

秦时鸥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烈酒烧喉,痛快淋漓!

港口的负责人在亲自带队救灾,他随后赶到,找到秦时鸥握手鞠躬:“我听说了您的事迹!了不起的船长!感谢您和您的船员能在如此可怕的关头还恪守航海人的行事准则!您和您的船员都是英雄!”

秦时鸥低调的拍了拍正在用嘴巴整理羽毛的尼米兹,说道:“我做的只是船长该做的,他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好吧,也许她是一位姑娘,但无论如何,他是英雄!”

一直到现在,秦时鸥也没弄明白尼米兹的性别,薇妮说她是妹子,可秦时鸥给她起的是男人名字啊。

简单的接待之后,秦时鸥等人就进了酒店房间,闻讯而来的记者们挤满了大厅,都想要采访秦时鸥一行人。酒店不得不出动保安堵住楼层入口,港口负责人呼吁记者们冷静,给幸存者们休息和治疗的时间。

这趟暴风来的快、去的也快,一个晚上的狂风骤雨之后,天亮了,阴云被驱散,阳光又洒落到了海面上。

大海褶褶生辉,但秦时鸥头一次感受到,这美丽的外观下蕴藏的是暴君的脾气,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死于它的暴脾气了!

第二天起床之后,秦时鸥忽然想起自己应该给家里打个电话的,他一摸手机,找不到了,立马知道是在船头晃悠的时候丢入大海里了,心里立马着急。

赶紧用座机给薇妮拨通电话,那边几乎立马接到了电话,薇妮颤抖的声音响起:“圣约翰斯告别镇大秦渔场,我是丰收号船长秦时鸥的女朋友,请问……”

“薇妮我很好,我在巴斯克港,昨晚……”秦时鸥打断薇妮的话说道。

接过话没说完,薇妮已经尖叫着打断了他的话:“上帝保佑!亲爱的,你没事吧?!天啊,昨晚我们看到了圣劳伦斯湾的暴风预报,全部都吓坏了!你怎么现在才打来电话?!我给你打了一百个,一直没人接听!”

秦时鸥赶紧安慰她,告诉她自己安然无恙,不要为他担心。

薇妮那边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秦时鸥不理解,随后奥尔巴赫接电话,沉重的告诉他,根据巴斯克港的统计,这场暴风造成了至少二十人的遇难!

“这是一场可怕的灾难,十年没有出现过的大海难!”奥尔巴赫沉痛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