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35 大秤分金

黄金渔场 435.大秤分金

四十吨的海鱼,其中黑线鳕占大半,足足有28吨,另外比较多的是廉价的青鳕,有5吨多。

也是见了鬼,秦时鸥不想捕捉这种廉价鱼,可是它们数量就是多,且成群结队在一起,不捕捞的话都对不起它们送上门来。

黑线鳕市场价格变动不大,一公斤是10元,28吨就是28万。青鳕5吨才卖了5000元,剩下的就是牙鳕、鲈梭、黑鲷、大西洋比目鱼、海鲈鱼之类,每一种都大概有一吨上下,总共卖了6万元。

这样一趟出海,秦时鸥就拿到了五十六万五千元!

对于几千吨的远洋渔轮来说,出行一趟赚个五六十万不算什么,可是丰收号排水量只有二百吨,仅仅是在圣劳伦斯湾转了四天,这样等于每天能收获十四万多!

光头盖茨给秦时鸥开支票的时候一个劲的竖大拇指:“您真是一位勇敢又幸运的船长!即使您明天离开,那也能在这里留下一段传说!”

递给他支票,盖茨又补充道:“当然,相比你面对克拉肯风暴的时候,这样的传奇不算什么。”

秦时鸥甩了甩支票,平静的说道:“我们中国有一句话,叫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很显然,我们的福气到来了。”

按照约定,秦时鸥需要拿出这笔钱的百分之二十八分给船员们,一共是十六万五左右。

秦时鸥还答应过将第一网大概一百公斤也就是两百磅的龙虾都分给渔夫们,那就是七千块。

这样,他索性给了十八万,让秃头盖茨将支票分开,十八万交给烟枪,剩下三十六万五他自己拿到手。

渔夫们不顾身上全是刚才收拾鱼虾的脏水烂泥之类,一起围在烟枪周围传递支票看上面的数字。

那边盖茨挑了一条黑线鳕用刀切开喂给尼米兹,但大军舰鸟骄傲,瞥了他一眼一振双翼飞了起来,如山鹰一样蹲在秦时鸥的肩膀上。

“不愧是上帝的牧者!这家伙真是聪明!”盖茨赞叹道。

秦时鸥笑了起来。看来尼米兹也是彻底出名了,连外号都有了,还很威风呢,上帝的牧者!

现在鱼虾卖了。船靠岸了,剩下的时间就是休息。

秦时鸥对渔夫们说道:“你们不是累坏了吗?好了,现在可以去睡觉了,酒店我已经让薇妮订好。圣詹姆斯宾馆,十三个房间。伙计们,每人一个,去睡个昏天黑地吧!”

沙克笑道:“BOSS,现在大家伙可睡不着,必须直接分完钱,你不知道伙计们多久没有这么多收获了!”

“上一次我一次出海就赚到一万元,还是大概五年前在圣劳伦斯湾钓蓝鳍鲔。”烟枪笑道。

直接在盖茨这里,烟枪和沙克简单的讨论了一下。加上伊沃森一共13人,那他们两个和公牛一人拿到一万五千元,剩下十个人平分。一个人有一万三千元。

对于这个结果,谁会不满意呢?他们预计中一次出海仅仅能赚到一千元,结果现在收入提高了十倍不止!

并且,付出最多的烟枪、沙克和公牛仅仅多拿了两千元,已经很客气了。

这样,盖茨又将十八万的支票分成十三份,一人一份。

其实这种事盖茨一般是不接待的,拜托,他不是银行。但是,秦时鸥提出请他帮忙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条件仅仅是让他和丰收号、尼米兹一起合影。

秦时鸥最爱干这种不花钱的事,别说合影,盖茨就是愿意在丰收号里睡觉都没问题。

分了钱。秦时鸥以为总能去睡觉了,结果公牛神神秘秘的拉着他,说道:“船长,走吧,我们带你去酒吧玩玩。”

也是,出海回来该庆贺一下。秦时鸥说道:“尽情去玩,伙计们,帐记在我头上。”

说着,他先拿出了五千块交给烟枪,让他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反正他是不累。

烟枪等人选定的酒吧名叫‘P-P啤酒俱乐部’,路上在出租车里,公牛给秦时鸥介绍道:“P-P的啤酒非常著名,他们会制作最好的季节性啤酒。如果你觉得蓝莓麦芽酒水果味太浓,那就尝尝有啤酒花的IPA,棒极了!”

“而且P-P还提供主食,啤酒面包、蒸贻贝,当然更少不了新不伦瑞克独有的柴火披萨!”烟枪补充道。

实际上,到了酒吧秦时鸥才知道,这群混蛋想要的根本不是什么酒水食物,而是脱衣舞女郎!是的,P-P啤酒俱乐部是一家脱衣舞酒吧!

因为很多人在渔港捕龙虾,所以酒吧里人很多,不像告别岛,冬天晚上酒吧里只有小猫两三只。

在这家酒吧里,一两百人拥挤在里面,手里端着啤酒或烈酒在大声的畅谈。

酒吧正中是个舞台,舞台上插着雪亮的钢管,六七个身材火辣的姑娘在上面疯狂扭动娇躯,清一水的金发碧眼,个个都是前凸后翘。

秦时鸥要了一杯公牛特意推荐的蓝莓麦芽酒,这酒水是深海般的蓝色,放在鼻子上嗅一嗅,嗯,蓝莓的果香和麦芽的酒香完美融合!

和安静喝酒的秦时鸥不一样,渔夫们先一人灌了一大杯的黑麦啤酒,随即就围到了舞台前观看脱衣舞。

在最前面看脱衣舞是要给钱的,但多少随意,给一万算你牛逼,给一元舞娘们也不会鄙视你。

渔夫们眉飞色舞的看着舞娘们的火辣舞姿,有人上来,他们就将零散的小钞票塞进舞娘的胸口或者丝袜里。

这就是中国人和北美人消费理念的不同,如果是中国人,那过惯了苦哈哈的日子,一有了钱肯定会存着过日子。

加拿大人不一样,他们和美国人的消费理念类似,赚钱就是为了享受的,没钱吃干面包,有钱就吃大餐。

所以,海怪和沙克才会说很佩服秦时鸥的自制力,这么有钱都不去乱话乱玩,放在加拿大人身上根本不可想象。

这点在秦时鸥看来没什么可指责的,不同的教育方式、不同的生长环境、不同的生活理念,所以中国人和北美人的生活方式才这么不同,说不上谁好谁不好,他管好自己就行了。

秦时鸥现在看开了,他完成了他的诺言,给予了跟随他的渔夫丰厚的报酬。如果渔夫们今天晚上就将所有钱花光,那他不会说什么,可也绝不会再额外给他们钱。

一首曲子结束,这一批舞娘们就下台了,另有一批黑发蜜色肌肤的中美洲美女上台表演。。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