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明日爆更通知

明日爆更通知

?呃,我都码字码昏头了,不知道此时已经是凌晨!不骗人,不知道是谁刚刚给我发了个短信,提示我更新,我才知道原来已经是周一凌晨了!&&&&

这是北美脱衣舞酒吧的正常流程,接下来金发舞娘们就要赚外快了,跳table-dance,简译就是桌上舞。←,

秦时鸥觉得这样翻译不对,因为舞娘们不是在桌子上跳舞,而是坐在人的身上。

比如公牛那家伙就一脸**荡的对一个大胸舞娘招手,舞娘媚笑着跨坐到他的腿上扭动身体。

但她们动作时间很多,也就十来秒钟,然后大胸舞娘用她的双峰在公牛脸上弹了弹,这样一套动作就结束了,没有qing色交易。

舞娘退下来,公牛就拿出一卷一元面额的小钞塞给她,这么一次也就十元钱,主要是活跃氛围。

秦时鸥笑着看这些渔夫胡闹,烟枪示意他来一个,秦时鸥坚定摇头,倒不是他玩不起,这种事不是xing交易,只是酒吧胡闹而已,即使薇妮知道也不会说什么。

但他现在眼界高了,这些金发姑娘远看身材火辣,近看皮肤粗糙、五官也不够精致,实在让他提不起兴趣。

秦时鸥拒绝了,烟枪就自己上,他收起烟斗,拉住一个长腿舞娘道:“嗨,甜心,private-dance?”

一听这话,秦时鸥顿时一口酒水憋在了喉咙里,他一直以为烟枪这家伙是老实人。原来深藏不露,是个大花虫子。

所谓private-dance。秦时鸥也不知道该怎么翻译,国内曾经用‘贴面舞’来称呼。但这并不正确,因为这可比国内的贴面舞劲爆多了!

烟枪和另外两个渔夫各自带着一个舞娘到了酒吧的角落里,那里灯光暗淡有一排沙发。渔夫们躺在沙发上,舞娘们单独给他们服务一首曲子的时间。

这个服务就疯狂多了,渔夫们躺着,舞娘会褪掉内衣坐在他们胯间,然后扭动腰肢来做‘按摩’。当然,渔夫们自始至终都衣衫完整,这就是规矩。

如果有渔夫在过程中手脚乱动想要占便宜。舞娘们第一次第二次会推开,继续下去那她们就停止服务,而钱得照付。

秦时鸥问了一下,五十加元一首曲子,比卖皮肉生意赚钱多了!

玩到半夜,渔夫们终于醉醺醺的放下酒杯准备回去了。

最后,烟枪拉住秦时鸥说道:“船长,你给我的五千块还剩下一千多,给你!”

秦时鸥摆摆手说道:“我说过这是我请你们的。所以剩下的钱你留着,以后继续玩。”

他以为这群家伙会从酒吧里带姑娘回去,酒保已经介绍过了,舞娘们都做兼职。只要彼此看对眼,价格合适就可以带回酒店。

结果,渔夫们虽然个个手里都提着酒瓶。但没人带女人回去。

秦时鸥诧异的问了一下,以往憨厚暴躁的公牛精明一笑。道:“我们刚才玩的都是你请客的钱,如果带姑娘那就我们自己花钱了。那就太不值得。”

他们这么一说,秦时鸥眨眨眼,看来自己之前也想错了,其实加拿大人的消费观也不都是那么疯狂,这些渔夫还是比较克制的。

回到圣詹姆斯宾馆,秦时鸥给他们分了房间。

一人一个,不管你是打呼噜磨牙还是放屁说梦话,都可以自由自在的去干,绝对可以睡个好觉。

早上六点半秦时鸥洗漱出门,渔夫们都在酣睡,隔着门都能听到他们那震天的呼噜声,由此可知他们这次出海有多累!

秦时鸥自己打算去逛逛,于是出门就在小港口里小跑了起来,一方面参观,一方面锻炼。

和格洛斯特港一样,雪迪克港也是从鱼村扩建而成的,严格来说还是渔村,在行政上它达不到市的标准。

渔港因为港口物流、海产品打捞和旅游业的原因,经济发展的不错,面积扩展了很多。

整个渔港到处都有造型各异的小楼,或风格现代化、或气质古朴苍茫,它们交融在了一起,秦时鸥在路上奔跑的时候,感觉自己进入了历史画卷一般。

不管风格如何,这些房屋都打造成了渔船的形象,形成了一种海港特色:屋型比较修长,仿若倒扣的船身;墙壁上描绘着一道道蔚蓝色波纹,栅栏则造型飘逸,好像鱼网一样……

因为旅游业发达,鱼港有很多咖啡店、酒吧、小餐馆之类。

早晨,新鲜奶酪强烈的奶香与家制糕点的甜香弥漫在街道上,这股鲜美的味道甚至压过了鱼虾的海鲜味,让小海港增添了几分家庭的温馨、少了海港的孤独。

街上,有小贩在铁锅里煎着香喷喷的烤鱼片和手切肥鱼,酒吧打烊饭馆开门,一些饭馆的伙计欢快的唱着渔歌将一桶桶新鲜啤酒从运送车上卸下来推进屋子里,开始准备一天的生活。

跑步到海岸边的时候,一群海鸥发出清脆的啼鸣声穿越海雾从海面飞来,尼米兹霸道的身影随后展现,它呼啸着冲上来赶开飞往秦时鸥方向的海鸥,让秦时鸥可以继续锻炼。

早上和晚上都是渔港最热闹的时候,因为这两个时间段是返航渔船最多的时候,很多渔船是夜晚出海工作的,这样往往会在早上返航。

这些渔场相继靠岸,海港开始热闹起来,渔夫们互相询问收获,不断有渔业公司的工作人员将一箱箱的大龙虾和海鱼拿出来称重付钱。

不过也有很多人是空手而归,海洋这碗饭可不好吃,对于大多数渔夫来说,出海仅仅能达到收支平衡,想要赚钱比较难。而要像秦时鸥这样一次出海赚五十多万,难比登天!

秦时鸥跑出渔港,有人以为他是来旅游的东方游客,就好心的给他指路让他沿着主公路往南跑。

他按照渔夫们的指示跑到海港的中心地带,很快看到了一座名为rotary的公园,伴随着这座公园,一个巨型雕像出现在视野中。

这雕像就是一只巨大的缅因龙虾,龙虾长10米、宽4米半、高1米半,整体质地是黄铜,看起来威武不凡。阳光照在上面,龙虾显示出暗红色光泽,让人感觉这就是一头煮熟的野生大龙虾。

龙虾的头上站着一个船长造型的中年男子,男子搭手眺望,面色肃穆。

秦时鸥停下脚步惊叹的观看着雕像,有小贩抓住机会做生意,上来问道:“要不要合影?一张照片五元!”

反正不缺钱,秦时鸥掏出十元递给小贩,从正面和侧面各来了一张速照。

小贩照功一流,采光、选角和取景都无可挑剔,秦时鸥又给了他五块钱的小费,称赞他拍照技术了得。

听了他的夸奖,小贩唏嘘的说道:“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啊,想当年我也是职业摄影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