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45 好大阵势10/10

445.好大阵势(10/10)

鱼虾检验没问题,直接送上了制冷式重卡,然后盖伊和菲利普就给秦时鸥送上支票,一百零二万五千元!

这次不好让人家帮忙分开给支票了,秦时鸥收下之后给薇妮打电话,让他给烟枪的银行卡打三十万过去。

半小时之后,渔夫们又围了起来,这次轮流传阅的是烟枪的手机,因为他的银行卡绑定了手机。

“ok、ok,你们自己分钱吧,今晚还去看脱yi舞吗?”秦时鸥笑着调侃道。

公牛眼珠子都红了,说道:“不,船长,我们不去该死的酒吧!咱们再出海一趟行不行?上帝知道,我们不是在捕鱼捕龙虾,我们是在抢银行!”

烟枪拍了公牛一把,严肃道:“船长需要休息,你懂吗?休息!”

然后,回过头来,他媚笑着看秦时鸥:“休息一晚上明天继续出海行吗?”

他们跟着秦时鸥,出海一趟就相当于去给其他船长打工一个鱼季,这么夸张的收入,怎么可能不疯狂?

事实上当然不可能这么频繁的出海,不说马上要前往巴斯克港参加追悼会,就是渔夫们的身体也吃不下。

还有两天时间举行暴风遇难者追悼会,渔夫们肯定不能穿这些乱七八糟的衣服,公牛穿的羽绒服上还印着‘好化肥大地造’的字样,上面的污渍灰垢估计比羽绒服本身还重。

雪迪克渔港毕竟是个旅游重镇。消费能力还是不错的,秦时鸥在网上查了一下,这里有几家很高端的成衣专卖店。比如阿玛尼西装和ralph-专卖店。

参加正式场合,必须得是西装皮鞋出阵,秦时鸥抉择了一下,带着一行人去了ralph-专卖店。

在国内的时候,秦时鸥感觉阿玛尼各种高端大气上档次,但来了加拿大发现,加拿大人对这个欧洲名牌不太感兴趣。

因为阿玛尼在加拿大的销售和国内不一样。加国会将奢侈品的销售相关数据报出来,而阿玛尼去年在加拿大的销售额一共是四亿加元。其中运营投资就达到了两亿四千万加元。

那么算一下,阿玛尼在加拿大一共卖了四亿,运营广告之类费用就有两亿四,他们肯定要赚钱。那这衣服本身的成本价是多少?

ralph-专卖店是美国品牌,在加拿大很有号召力,去年销售额是十五亿,运营费用不过才六千万,加拿大的中高端消费者很认这个品牌。

秦时鸥带着一群穿着打扮和谈吐举止都很土鳖的渔夫进了ralph-专卖店,他本来有些担心,毕竟这是针对中高端消费市场而开设的卖场,不是地摊,他们这样的形象不太合适。

结果高端专卖店就是不一样。服务态度首先就和普通卖场有区别,尽管他们是一群土鳖形象进了专卖店,但接待他们的一男一女两位导购。还是彬彬有礼、耐心十足。

秦时鸥让渔夫们选西装,公牛低声说这里的东西太贵咱们还是去男人的衣柜赛尔男装看看吧。

塞尔男装是主打低端男士服装的卖场,在加拿大规模很大。

秦时鸥痛快挥手,说这是你们的工作服,以后如果你们愿意跟我干,那渔场给你们买单。就当做是第一笔福利了。

一听这话,畏畏缩缩、心惊胆颤的渔夫们立马放开了胆量。他们草草一扫视,直接选定了一套三千二百元的黑色西装。

三千二百元实在不贵,折算成人民币不过才一万六,这种价钱买西装,已经算是低价了。

也是,渔夫们选的这套西装,是ralph-专卖店里最便宜的了,这西装还是处理货,打了二折。

既然选定,秦时鸥就付款,他没必要装土豪给渔夫们买高价西服,因为现在渔夫们还没给他干出成绩。

不过,他给沙克单独买了一套,价格是一万四千元。就是上面的原因,烟枪等渔夫刚刚跟他干,而沙克已经给他干了快一年,功劳苦劳都有,整个渔场几乎就是他在管着。

这些人好买,伊沃森的不好买,这家伙不光是高大,还强壮。

女导购看秦时鸥为难,就帮伊沃森良好了身高、肩宽、三围、腿长等等后说道:“如果您能等,我们明天可以从新里士满为这位先生调一套合适体型的西装。”

秦时鸥点头,那就这么办。

买完西装刷卡,秦时鸥再度掏出了他的黑金百夫长卡,倒不是装逼,主要是他现在随身带的就这么一张卡……

想装逼也装不成,渔夫们竟然不认识这种卡,或者说,他们就没关注秦时鸥用什么来付账,反正他们知道这位年轻船长是大土豪。

付账之后,秦时鸥给两位导购一人留了四百元的小费,人家服务态度真是没话说,这种职业素养让他只能佩服。

严格来说,他们这种打扮进ralph-专卖店其实很不合适,根本没有尊重人家专卖店。但秦时鸥也是没办法,渔夫们哪有干净衣服?

所以,他本来想好了,即使人家专卖店拒绝接待他们,他也不会拿出黑金卡来压迫人,那不是装逼,那是傻逼。

结果人家一视同仁,服务很热情也很周到,给足小费是应该的。

ralph-专卖店工作效率很高,第二天一套加长加宽版的西装、衬衣、领带和皮鞋套装就送到了,不仅如此,人家连内衣和袜子都配备了,不光效率高,服务更是没话说。

一行人准备完毕,秦时鸥雇了一艘高速巡航艇,带着渔夫们前去巴斯克港。

暴风遇难者悼念活动是明天,秦时鸥早到一天是做点准备,因为到时候他要代表丰收号上台发言,为纳斯客人号的船长和大副发表悼词。

结果他们的巡航艇到了巴斯克港的时候,一踏上码头,一大堆记者就围了上来,闪光灯噼里啪啦的响着,别说土鳖渔夫们,就是秦时鸥也傻眼了。

这是什么阵势?

当然,记者们围观的主角不是他们,而是等在码头上的一个马脸健壮青年。

这青年二十*岁的样子,一头亚麻色短发,气质强悍,修长的身躯笔直的站立在码头上,看上去精干而富有朝气。遗憾的是,这青年脸有点长,大大降低了他的颜值。

秦时鸥看到青年的时候觉得稍微有点面熟,好像什么地方见过他,而身边的沙克和烟枪一行人看清青年容貌之后则一起爆了粗口:

“该死的,是亨利王子!”

“上帝,活的、亨利王子!”

“英国皇室的人也来了?还是英国王位第四继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