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46 再见阿费夫

黄金渔场

英国王室竟然都来人参加这场悼念活动,秦时鸥很是吃惊,这算是情理之外意料之中,加拿大虽然早在1867年脱离英国的殖民而完全自治,但从政体来说,双方关系密不可分。

现在加拿大属于英联邦成员,名义上的国家领袖依旧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如果加拿大出现严重天灾人祸,英国王室还是需要派代表到场表示一下的。

让秦时鸥意外的,是英国王室竟然派来了刚刚从军队结束服役的哈里王子,英国王室第四顺位继承人,秦时鸥以前只在电视和报纸上见过的人物。

巡航艇靠岸,硬挺的哈里王子微笑着走上前去,秦时鸥第一个上岸,对着哈里王子略显僵硬的伸出手,有点丢人,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政治上的高层明星。

哈里王子和秦时鸥握手,彬彬有礼的说道:“您好,船长先生,我是亨利查尔斯阿尔伯特大卫蒙巴顿温莎,很荣幸在这里与您相间。”

秦时鸥尽量让自己保持正常心,矜持的点头微笑道:“您好,哈里王子,能够见到您我感到荣幸而惊讶,愿上帝保佑加拿大、愿上帝保佑英国!”

除了第一面震撼,后面秦时鸥立马就摆平了心态,是的,他面前的这位是世界年轻政治家中的耀眼明星,可这和他什么关系?他还有海神之心呢,从血统尊崇来说。世界上还有谁能比得上海神?

礼貌的握手之后,秦时鸥就往前走,位置让开。沙克上前,哈里王子继续握手,继续老一套自我介绍。

上了码头,记者们就包围了秦时鸥,一连串的问题抛了出来:

“船长先生,今年渔获如何?我们听说您在风暴结束第二天就离开巴斯克港去捕鱼了?”

“秦先生,您是华裔移民是吗?谈一下您对加拿大的印象好吗?”

“船长先生。当日面对克拉肯18号暴风,我们得知您一直站在船头指挥船只前进。能谈一下当时的求生动力吗?”

这些记者咬字清楚但语速超快,秦时鸥听的懂可是反应来。

总算,他抓住了最后一个问题,刚要说话两条狗从人群里挤出来。一前一后跳了起来。

记者们一时惊呼,秦时鸥满脸惊喜,他接住虎子和豹子往侧前一看,先看到了欢迎人群前方艳光四射的薇妮。

“嗨,亲爱的。”秦时鸥挤开记者拥抱薇妮,直接来了一个深吻。

记者和围观人纷纷鼓掌,欧美人最喜欢看到的就是这种英雄美人在灾难后的情感交融,好莱坞大片都是按照这个剧本演的。

奥尔巴赫也陪同着来了,老律师花白的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胡须修剪精致,身穿得体西服,跟欧洲中世纪的老贵族似的。

哈里王子和所有渔夫握手过后就最后一个走上来。看到和秦时鸥站在一起的薇妮,他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上来问道:“船长,这是你夫人吗?”

秦时鸥可不想看到狗血电视剧里那种王子插足抢女神的剧情,所以干脆利索的说道:“是的,我的夫人。”

“你们真是般配。”哈里王子看上去很真诚的说道。

但秦时鸥对此表示疑问。因为哈里王子这孙子风评实在不好,秦时鸥以前在网上看过他的那些什么果照风波、殴打记者事件、穿纳粹军装丑闻。等等。

秦时鸥和薇妮握手道谢,哈里王子又说道:“船长先生,请问你的好搭档、暴风中的英雄呢?”

“谁?”

“上帝的海洋牧者。”

秦时鸥反应过来哈里王子说的是尼米兹,可这家伙不知道飞哪里去了,船进港口之前还在船舷上休息,估计看到人多,这会去自由飞翔了。

哈里王子听了他的解释遗憾的叹气,最后期盼的说道:“希望明天能够见到这只传奇的大军舰鸟,船长先生,明天哀悼会中请您务必带上它,因为它才是主角。”

秦时鸥满口答应,哈里王子和他再度握手便在本地官员陪同下离开了。

记者们也跟着离开,继续去追哈里王子了。

加拿大政府安排好了车子和住处,直接将一群人带去了巴斯克港唯一的四星级酒店海港花园。

当天晚上有一场媒体见面会,会上哈里王子和加拿大政府代表来通报此次暴风造成的破坏,同时答记者询问。

秦时鸥没必要参加,在屋子里和薇妮卿卿我我,结果有人敲门,他打开之后一看,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阿拉伯帅哥站在门外。

看清这帅哥的样貌,秦时鸥直接惊喜叫道:“嗨,阿费夫?!”

这个阿拉伯人,正是当初利氏拍卖会上高价拍走青铜雕像《珀尔修斯与美杜萨》的阿联酋富豪和官二代,阿费夫谢赫哈利法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

阿费夫先和他握手,然后右手拍在心脏位置鞠了一躬,说道:“谢谢你,秦时鸥兄弟,我代表我的同胞感谢你当时的援手!”

秦时鸥想起当日船上那些穿着白袍的阿拉伯人,问道:“那些是你们阿联酋的公民吗?”

阿费夫点头,道:“是的,他们一家人都是安拉的子民。幸亏得到了你的仗义援手,我的秦时鸥兄弟,否则就要发生惨事了。”

秦时鸥请阿费夫进房间,薇妮让虎子和豹子老老实实等在卧室里,她出来接待阿费夫。

阿费夫是个合格的官二代,手腕高超、记忆力超群,他看到薇妮之后还记得当初双方在多轮多港的游艇展上见过,当然,名字自然不记得了。

双方谈着话,尼米兹从窗口飞了进来,站在沙发靠背上嘎嘎叫了两声。

薇妮拿了个小餐盘,尼米兹吐出一条小毛鱼,这是它的习惯,每次回来给秦时鸥带个礼物。

看到尼米兹,阿费夫脸上表情顿时凝重,问道:“秦时鸥兄弟,这一定就是安拉的牧者尼米兹?真是一头神骏的飞禽!难怪他能穿越狂风骇浪为你们引路!”

秦时鸥伸出手臂让尼米兹飞上来,他看阿费夫感兴趣,就放到他面前让他观看。

以前没察觉到,阿费夫是个相当虔诚的教徒,他伸出手臂,尼米兹跳上去之后,就亲吻了大军舰鸟的翅膀一下,表情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