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54 龙虾小王子4/5

454.龙虾小王子(4/5)

丰收号现在已经是雪迪克的明星了,一是因为他们在克拉肯18号暴风中的救人壮举,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让这艘船成了全北美闻名的英雄船。

另外就是他们的渔获,现在雪迪克港的渔夫们口耳相传,将他们两次出海捕获的大量龙虾宣传到了每个渔夫耳朵里。

这样,丰收号入港的时候就吸引了大量渔夫的驻足观看,虽然在海上其他船上的渔夫和丰收号是竞争对手,为了抢夺资源无所不用其极。

可到了港口,他们就展现出了对丰收号的尊重,沙克开船一路航行,航道上的渔船会让开,让他们一路绿灯通行靠上码头。

有时候遇到比较讲究的船长,还会对他们鸣笛示意,如果有渔夫站在甲板上,那当丰收号经过的时候,他们会摘下帽子挥手致意。

秦时鸥大为感慨,道:“太装逼了,妈的,在海上跟着咱们的时候他们可不是这样的。”

烟枪叼着烟斗呵呵笑道:“这很正常,船长,用我们纽芬兰的一句俚语来说,那就是‘在海上我们都是赚钱机器,到了陆地我们就变成了文明人’。”

丰收号靠上码头,盖伊和菲利普的助手和秦时鸥纷纷握手,留在码头的渔夫很多都靠了过来,他们大多只听说过丰收号每次出海都能捕获大量龙虾的传闻,没有见识到。

郁闷了整趟出海,出售龙虾的时候秦时鸥爽了一点,盖伊的助手告诉他龙虾价格每磅可以上调两元。

圣诞节和元旦期间龙虾的大量销售现在显示出了对市场的影响。龙虾数量正在变少,市场供应量与往年相比狂降72%。据估计今年年中开始,龙虾市场只能靠深海龙虾挑大梁。

得知现在一磅龙虾能卖到42元。渔夫们大为震撼,老扎克感慨道:“真是疯狂的价格,42元!这不是龙虾,这是蓝鳍金枪虾!”

秦时鸥看过报纸上的资料介绍,前两年龙虾价格即使比较好的时候也只有六七加元一磅,现在一下子涨到42元,而且价格还在涨,很是惊人。

烟枪和公牛带人去冰舱将龙虾放入保温箱里,一箱箱的龙虾被机器吊出来称重。然后运送到冰冻运输车上,一箱又一箱,连绵不断。

这看的周围渔夫们目瞪口呆,有人难以置信的大声问道:“嘿,小船长,你的这些箱子里都是龙虾?”

秦时鸥点头道:“是的,伙计,这次运气不错,我们碰到了不少龙虾。”

“上帝。何止是运气不错!简直踩了狗屎运气好到爆!”有人眼红的说道。

最后结果是龙虾一万一千九百五十磅,卖了五十多万加元。

除了龙虾,另外还收获了一千一百多磅的皇后蟹、五百五十磅银大麻哈鱼、两千多磅大西洋旗鱼,这些秦时鸥一起处理给了盖伊两人。卖了十万元。

围观的渔夫们不知道秦时鸥具体卖了多少钱,但他们知道这家伙一定发了财,因为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人能够一次性出海就带回一万镑以上的龙虾了!

龙虾以往价格很低,所以渔夫们对捕获它们没什么兴趣。圣劳伦斯湾大多数渔夫还是靠捕鱼来赚钱。

结果一个季度前龙虾价格开始涨,几乎所有人都红了眼睛。纷纷出海捕捉龙虾。

圣劳伦斯湾龙虾不少,可来分这杯羹的人太多,分到每个人头上,龙虾数量就骤降很多。当然,因为龙虾价格提升,所以捕获龙虾赚的钱没有减少,这也是渔夫们热衷抢夺龙虾的原因。

但是,没有任何千吨以下的捕虾船能一次性捕获一万镑也就是五吨龙虾,而千吨以上的捕虾船又都跑去深海了,所以秦时鸥这次在雪迪克创造了一个小小的传奇。

鱼虾从冰舱运走,公牛和烟枪带渔夫开始收拾渔船。

虽然说是将鱼虾放入冰舱,实际上装运鱼和龙虾的不是一种舱,鱼放入低温舱中,那是真正的冰舱。龙虾则是放入恒温舱,这种舱用来放置虾蟹的,虾蟹需要活的才能卖高价,死的不值钱。

丰收号说是二百吨,这个二百吨不是载货量而是排水量,载货量实际上只有百分之四十左右,八十吨。两种舱房的比例是4:1,冰舱能容纳六十多吨,恒温舱能容纳十七八吨。

毫无疑问,收拾鱼舱的时候,待在恒温舱要更舒服,劳动量也更小。公牛每次都自己带人去收拾冰舱,将收拾恒温舱的机会留给烟枪,烟枪挑人的时候也是挑扎克、查尔莫这些年纪比较大的家伙。

这几乎已经成了潜规则,不需要言说,公牛挥手带走的人直接进入冰舱,没人有怨言。

秦时鸥很欣赏这一点,这十个渔夫是个很棒的团队,否则他也不会给出高收益拿下他们。

带上薇妮和狗,秦时鸥先去了酒店,准备好热气腾腾的大餐等待渔夫们。

渔夫们干着活,烟枪那里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就响了起来,薇妮去银行给他们转的钱到账了,十七万块钱。

“船长真是太酷了,呼,我喜欢他!”烟枪举着手机哈哈大笑道。

正常来说,船长给船员结算收入没有这么快,甚至可以说很慢,一般来说船长都不是在一次鱼季结束将收入分给手下,而是等下一次鱼季开始之前才结算。

这是规则,因为船长给船员的钱需要缴税,他得等到具体税款出来,扣除税款才能给船员。

秦时鸥这边是每次他一拿到钱就立马给渔夫结算,税款?不用说了,我给你掏了,算我渔场的头上,相对渔场动辄千万的税款,他们这几千块实在不够看。

这种细节往往最能获得渔夫们的好感,谁不喜欢早点拿到钱呢?加拿大人经常说‘钱没有进入自己兜里就不算自己的’,他们对钱的看重还要超过中国人。

秦时鸥这里到酒店坐下,有人跟着而来,直接问道:“龙虾小王子,请问你的船还招不招人?”

看着几个渔夫,秦时鸥笑道:“抱歉,伙计们,我手下的兄弟够多了,十二个。”

听了他的话,渔夫们满脸沮丧,不过有一个满脸精悍的男子说道:“龙虾小王子,你有没有兴趣组织一支临时船队?按照规矩,我们缴纳十分之一的钱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