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55 带领船队出海5/5

455.带领船队出海(5/5)

秦时鸥对这些渔夫的话不是很感兴趣,礼貌的应和了几句就将他们送走,不是他没有礼貌,而是好饿啊……

渔夫们后面踢踢踏踏的来到酒店,秦时鸥打了个响指,服务员开始上菜,暖洋洋的罗宋汤一上来就被抢食一空,伊沃森是端着盆子喝的。

没辙,秦时鸥只好加了两盆,这才缓解了需求。

罗宋汤其实就是乌克兰的一种浓菜汤,成汤以后冷热兼可享用,大冷天喝热汤非常舒服,在欧洲很受欢迎,加拿大因为有很多来自欧洲尤其东欧的移民,故而这种汤冬天很流行。

后面酒店上了雪迪克港的一些特色菜,诸如杂烩肉排,有点像是东北乱炖,一大堆排骨肉加上蔬菜在一起炖。渔夫们吃的嘴巴吧唧吧唧直响,秦时鸥倒是觉得味道一般般,比不上大学时候吃的乱炖。

菜肴种类很多,薇妮点的,味道好吃,可量有点小,没办法,所有酒店都是这尿性。

渔夫们吃菜不过瘾就瞄上了主食,薇妮点了雪迪克最有特色的四种食物,分别是安格斯牛肉汉堡、枫糖咖喱鸡肉披萨、烤宽面条和鹿肉酱汁烩饭。

这四种食物是渔夫的最爱,它们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量大,安格斯牛肉汉堡足有海碗大小,秦时鸥吃了一半愣是吃不下了,里面牛肉比他巴掌还大。

伊沃森看秦时鸥吃不下,就主动代劳,一把接过去半个汉堡直接塞进了嘴里。

秦时鸥愣愣的看着。伊沃森几乎没咀嚼,塞进嘴里就看他的腮蠕动了几下。然后一抻脖子,就把汉堡咽了下去。

薇妮看着心疼。倒了一杯热可可给伊沃森,伊沃森拿起来干掉,一手汉堡一手披萨,继续吃!

渔夫们吃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发愁,烟枪说道:“这次咱们收入很不错,但下一次出海肯定更困难。唉,来的路上我碰到很多人在讨论咱们丰收号,这次咱们彻底出名了。”

公牛吃饱喝足有了力气,脾气也见长。他一拍桌子怒道:“船长,他妈的我们必须得给那群狗niang养的一点颜色瞧瞧,让他们知道……”

话没说完,伊沃森看他对秦时鸥瞪眼,以为又要打架,一巴掌哗啦过来,公牛直接被塞进了桌子底下。

秦时鸥赶紧将公牛扶起来,一行渔夫在那里哄笑,薇妮批评了伊沃森两句。伊沃森挠挠头,怏怏不乐的端着自己盘子离开了餐桌。

薇妮这下子无奈了,只好跟上去又安慰他,把他劝到桌子上。

沙克等众人打闹完了。沉吟一声说道:“boss,我建议你发布一个公告,下次出海咱们组织一支联合船队吧。虽然会导致我们渔获减少。可是效率会更高。”

之前有渔夫提到临时联合船队,秦时鸥没在意。现在沙克又提出了这种方案,他就感了兴趣。问怎么弄。

沙克说道:“我们发布公告,招募多少艘船一起出海,谁愿意谁就来。由你来指挥,他们必须服从,然后最终将收获的十分之一到四分之一交给我们。”

烟枪等人不是很甘心,因为这种联合船队很影响渔获收入,肉少僧多,不够分。

秦时鸥仔细考虑了一下觉得这个比较靠谱,就让烟枪去发布公告,另外召集十艘船,收取最终收获的四分之一。

这个收费比率是相当高的,四分之一啊,直接是最高比率。但秦时鸥觉得自己不算过分,那些渔船只要跟着他,收入绝对比自己出海多数倍,只交出四分之一做信息费,很合理吧?

如果不是规矩中最高比率是四分之一,那秦时鸥肯定继续要,爱跟不跟,现在这年头信息费多贵?他这已经算是跳楼大甩卖了。

这次在岸上休息时间是两天,秦时鸥每天的工作就是,早上和薇妮晨练,上午遛狗,下午公园秀恩爱,晚上在酒店干点羞羞的事情。

第三天上午,秦时鸥将薇妮和狗送上了一艘巡航艇,她们要回到告别岛了,薇妮假期结束了。

此时已经是阳历二月初,二月底是中国的春节,秦时鸥打算一月中旬回家,所以他还能出海个两三趟。

到了码头,秦时鸥问沙克联合船队的情况,沙克说这几天收到电话不少,可都对四分之一的收费比率不感冒,现在一共也就五艘船确定跟他们出海。

五艘就五艘,秦时鸥觉得五艘也不少了,看来雪迪克港的这些渔夫们还是太小农意识,这可不是投入与产出,而是产出之后只要付出一点信息费就行。

沙克随后解释:“大多数人不是嫌比率高,而是对我们没有信心,他们认为咱们之前的渔获只是凑巧。或者是上帝帮忙之类,因为我们救了很多人,好人有好报不是吗?”

秦时鸥哈哈笑道:“看来我还没有打服这些家伙,ok,那我们出海,让他们瞧瞧我的本领!”

快到汇合时间了,五个船长已经等等候在码头上。这些人都是三十来岁的年轻船长,他们和秦时鸥等人一样,也是来自圣约翰斯,说起来算是老乡,难怪这么信任他。

秦时鸥看了看,五艘船分别名为‘利剑号’、‘大力水手号’、‘幸福铃铛号’、‘黑鱼糖浆号’和‘咆哮拉布拉多号’,都是一百吨到二百吨之间的小型捕虾船,长度也是十几米二十米左右。

这种船出海成本小一些,难怪船长敢赌,赌到就是赚,赌不到那也赔不了多少。

船员们检查机器和装载食物淡水做出海前的准备工作,秦时鸥则和五位船长交流了一下,互相介绍认识,熟悉彼此性格,免得到了海上出现什么冲突。

秦时鸥这边就一点,他必须有绝对的统治权,如果有人不听他的安排,那就直接被踢出船队。

五位船长没有异议,能赚到钱就行。

在丰收号带领下,六艘船随后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码头,后面很快就跟上了二三十艘船,另外还有船在加入,看起来声势浩大。

看着这些跟在后面的渔船,秦时鸥皱起眉头,道:“该死,这些蠢货不是不信任我们吗?干嘛还要跟着我们?”

“这就是人性,”扎克耸耸肩说道,“他们不信任我们,所以不敢拿四分之一的收入赌我们;但是他们又乐意跟着我们去拣点便宜,反正不花钱,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