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56 大场面1/10

456.大场面(1/10)

丰收号船队离开码头之后,陆陆续续有渔船继续开回来,一艘写着‘超级彩图号’的捕虾船慢慢靠上码头。风雨 ¢£,一停下,船长就跳下船找到一个熟人问道:“老皮特,你知道丰收号吗?”

老渔夫翻了个白眼,慢吞吞的说道:“我说欧文,你脑子坏掉了?现在全加拿大都知道丰收号了,我他妈不瞎不聋,怎么会不知道?”

“狗屎,我问你答,这么多废话干什么?”船长欧文怒道。

“好吧,你问,暴脾气的家伙,迟早会脑出血变成植物人。”

欧文被老渔夫的话噎的一哆嗦,他吐了口痰,说道:“那好,我问你,丰收号现在在海港吗?”

老渔夫呵呵笑了两声,鄙视的看着他道:“欧文,你眼睛是瞎的吗?你看海港里有丰收号那艘船吗?我说我没瞎没聋,看来你有这方面的问题……”

“他们什么时候出海的?”

“大概你回来两个小时之前吧,我说你打听丰收号干什么?对了,这次出海你成果怎么样?那你现在这鸟样,肯定不怎么样吧?是不是又赔的裤衩子都没了?呵呵,喜闻乐见……”

“法克鱿,老蠢货,你这才猜错了,老子捞到了两千多磅的龙虾!”欧文说着狂笑了起来,但笑着笑着又郁闷了,吼道,“船上的混蛋们,快去处理掉鱼虾,我们去追丰收号!”

他在这里又吼又叫,很快吸引到了熟人,其他渔夫上来问他干嘛。

欧文不说话。他将船开到cw公司的码头下,一箱箱大龙虾被吊上来。周围的渔夫顿时眼热了,七嘴八舌的抓着欧文问他是从哪里弄到的这么多大龙虾。

欧文得意洋洋不说话。cw公司的码头经理秃鹰盖茨将分配成公母两类的龙虾称重之后做了结算,六万块!

看到欧文手里那张六万的支票,一群渔夫眼热不已,追着欧文问他怎么弄到的这么多龙虾。

欧文咬死嘴不说,空船之后他火急火燎上船想走,可是船员们都一脸疲惫,非要去休息。

没办法,欧文怏怏不乐的放走手下,自己去了酒吧消遣。

渔夫就是这样。一喝酒就管不住裤裆和嘴巴,之前欧文各种保密,一瓶朗姆酒和两大杯啤酒下肚,他就管不住嘴巴了。

几个渔夫凑了二百块钱给一个舞娘,让她去挑逗欧文然后询问龙虾问题。

面对骚气毕露的舞娘,欧文开始满嘴跑火车:“知道我刚刚赚了多少钱吗?六万,甜心,六万!知道我怎么赚的吗?很简单,我跟在丰收号的后面。盯准他下捕虾笼的地方,只要他们离开,我就留下捕捞……”

后面他有点醉了,嘟囔着什么‘最后一个地方龙虾太多’、‘早知道提前半天回来’之类的话。

这些话不重要了。渔夫们通过欧文知道了一个事实:跟着丰收号组团,真的是可以赚大钱的!

现在去追丰收号还来得及吗?渔夫们懊恼万分,但此时已经距离丰收号离港四五个小时了。他们打卫星电话问跟在丰收号后面的渔船主,那些人说人家丰收号都开始下笼了。

事实上。这些人也是胡扯,他们只是不想再增加竞争对手而已。秦时鸥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下捕虾笼?他只是通过小可爱们寻找虾群。

雪球和冰刀如今化身海洋猎犬,它们找到龙虾群之后就会停下,然后秦时鸥过去一个海神意识,它们才会离开,接着去寻找下一个龙虾群。

掌控了两个虾群,秦时鸥这边就毫无压力了。

他趁着白天天气好,拖着一把躺椅坐在了甲板上,带着墨镜懒洋洋的晒太阳,身边有果汁和葡萄酒,想喝就来一口。

后面的渔船主们握着望远镜在观察,他们对于此次出航能有什么样的收获还惴惴不安,都期待能早点有所收获,起码得赚回油费和渔船保养费用。

结果,他们看到的就是秦时鸥在甲板上又晒太阳又喝葡萄酒,就差找一个美妞来陪他一起日光浴了。

看到这一幕,一群渔船主忍不住喷起了老血,在无线电公共频道破口大骂。

事实上,秦时鸥可不是真的这么悠闲,这只是一种策略而已。

在驾驶室里,沙克通过加密频道联系了船队其他五艘船的船长,开始安装秦时鸥的安排进行指挥:“伙计们,准备动手了。以我们为核心,利剑号到南边、大力水手号去西边、幸福铃铛号去东边、黑鱼糖浆号和咆哮拉布拉多号都到北边。”

“大家注意间隔距离,两公里,然后抛下捕虾笼,开始干活!”沙克像一个指挥官一样说道。

部署结束,跟在后面的五艘渔船立马开动。

两公里的距离,对于海洋来说一点不远,渔船分隔开之后,双方互相提醒,慢慢的就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时候,秦时鸥从躺椅上翻身而起:“小的们,干活!放下捕虾笼,收获钞票吧!”

渔夫们快速动手,将一串串捕虾笼放入海底,外面的五艘船也纷纷放下了捕虾笼,顿时,海上出现了一大堆颜色各异的浮标气球。

这片海域的龙虾群是圣劳伦斯湾里剩下不多的大型虾群,上万只是有,不过分布零散,以丰收号所在的位置为核心,方圆三四公里范围内都有龙虾。

这种分布方式很适合船队式作业,这样在周围分配后,对资源的利用最合理。

看到丰收号这些船都抛下了捕虾笼,那些跟来的船只也想凑上去分一杯羹。

组合船队的好处这时候就看出来了,六艘船往这片海域一放,就已经围堵的死死的,其他船闯不进来,顶多是在外面部署捕虾笼。

刚下捕虾笼,秦时鸥担心周围的船狗急跳墙,不敢离开去捕鱼,他告诉五位船长注意自己的缆绳,小心被外面的船只破坏掉。

用不着他提醒,五位船长已经在公共频道警告那些船长了,不许靠近到两公里范围内,否则别怪大家翻脸不认人。

这次秦时鸥就不怕打架了,船队是一个关系不紧密的联盟,但即使关系再不紧密,那也是联盟。

而其他船只只是乌合之众,他们里面甚至有人不认识,如果船队攻击某一艘船,其他船只会看热闹,不会上来帮忙。

所有船长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不会像前些日子的船只那样肆无忌惮闯进丰收号的控制海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