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59 乱成一团4/10

459.乱成一团(4/10)

现在秦时鸥看到沉船宝箱就习惯性激动,这次一样,看到船舱里的箱子,他就感觉有无数加元在对他招手。

看这大船修建的如此精细华贵就知道,里面的东西必然是非同凡响。

秦时鸥期盼的动用海神意识摧毁宝箱腐朽的盖子,里面的东西露出了面目,一大堆的瓷器!

一直以来,秦时鸥在海里发现过雕像、发现过画像,但就是没有发现过瓷器。

要知道,只要时间往前推一百年,那出产的所有瓷器尤其是中国瓷器都是宝贝。这艘船看地点和造型就知道不是中国船,但近代欧洲也有很多价值连城的瓷器啊。

这么想着,秦时鸥幸福的都想要哭。

结果他仔细一看,发现自己真的得哭,因为这箱子里的瓷器都已经破碎了!

显然这些瓷器应该价值不低,箱子里有厚厚的牛皮纸和柔软的鹿皮包裹瓷器。但沉船撞击海底的时候造成的冲击太大,瓷器不可避免的还是被震碎。

不过好的一点是,秦时鸥终于知道了这艘船的名字,叫做‘海王号’,应该是一艘英国沉船,瓷器上面用英语字母印着船的名字。

秦时鸥不死心,他打开了箱子,里面瓷器各种各样,有的镶着金边、有的纯白如雪、有的则是颜色绚丽。奈何没有一个瓷器保持完整,最好的也已经破裂成两半,真是遗憾。

要知道这些瓷器当时是被精心处理过的,只看被海水浸泡几百年还能保持光洁如新就知道它们质地多好。可能这和包裹它们的防水鹿皮有关。但也能说明瓷器质量上佳都是精品。

又仔细的搜索了一下,船里东西很多。还有一些金银器。可是时光的力量太可怕了,海水的侵袭和海藻的攀附将它们腐蚀的面目全非。已经没什么价值了。

没有什么收获,秦时鸥只好返回海面,黑线鳕捕完了,那就可以返程了。

他对船里的瓷器还是不死心,打算回去和比利、小布莱克等人探讨一下,看看有没有将这些破碎瓷器修复的可能。

因为发现的沉船貌似价值不大的原因,秦时鸥有些闷闷不乐,所以不像渔夫们那样兴奋,他安静的坐在船头观看海面。其他船主看到他的样子纷纷竖起大拇指:这b装的有深度、有内涵。

一个半小时之后,渔船回到了放置捕虾笼的地方,秦时鸥打眼一望,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我靠,难道自己走错地方了?这是哪里,怎么这么多的浮标气球?

只见漫漫海面上,上百个颜色各异的浮标气球在水里随着海浪而飘动,这些气球反射着太阳光闪呀闪,好像是一堆眼睛在冲秦时鸥眨呀眨……

“妈的!”看到这一幕。所有渔夫都忍不住骂了一句。

不用想,这些气球肯定是其他渔船部署的捕虾笼的浮标,他们趁着丰收号船队离开的机会将自己的捕虾笼也放入了这片海域,而且很不要脸的侵略了丰收号船队的地盘。

地面有地面的规矩。海洋有海洋的规矩,在哪里吃饭都是要讲规矩的。

捕龙虾的规矩就是,只要在公共渔场。那谁先在一个地方扔下浮标,那起码周围四五公里的海域都是属于他的地盘。其他人就不能在下笼了。

捕虾笼都是用长长的缆绳绑着的,因为海水不断浮动。所以绳子不是固定不动的。如果这些绳子隔着太近,很容易就纠缠在一起,那样拉动捕虾笼上船的时候就会导致绳索不受力而断掉。

以前没有人破坏这规矩,秦时鸥也没往这方面想,他当时担心的仅仅是其他渔夫将捕虾笼扔的位置过于靠近。哪知这些渔夫根本不是靠近,而是将虾笼直接集聚到一起了!

毫无疑问,丰收号船队的收获彻底让这些人抓狂了,以至于他们生出了老子得不到的龙虾你们也别想得到的这种想法。

不管怎么说,这些人做的都太过分了,秦时鸥直接怒了,除了说他们欺人太甚还能说什么?

“妈的,搞这些狗niang养的!把老子的谦逊当懦弱了是不是?蹭鼻子上脸了是不是?当老子好欺负是不是?”秦时鸥愤怒的在无线电公共频道咆哮,“现在就收笼!所以纠缠到我们的缆绳,一律割断!”

发出警告之后,秦时鸥就扔掉了手里的话筒,让公牛和烟枪去收起捕虾笼。

难免的,捕虾笼的绳子和其他笼子的绳子纠缠到了一起,马达的功率很大没法控制,它是按照额定功率来拉绳索的,这样绳子被纠缠住,几次摩擦之后就拉断了。

看到绳子断掉,公牛愤怒的咆哮了起来:“船长,干死这群biao子养的吧!必须得他妈的教训这些混蛋!”

沙克沉稳的制止公牛和要发脾气的秦时鸥,冷静的说道:“boss,别急,还有一端绳子,我们从那边开始,人工来拉,先把捕虾笼拉上来再说。”

为了防备一端的绳子断掉,所以捕虾笼都是一根缆绳从中穿过,绳子两端都绑着气球浮标,一端断掉可以从另一端开始拉,成为双保险。

但现在一端绳子已经断掉,另一端必须小心,否则再断掉,那捕虾笼就彻底捞不上来了。

绳子这一端也被缠住了,不过秦时鸥不怕这点,他有所准备了,海神意识找到绳索纠缠点,控制水流涌动将纠缠的不算严重的绳结打开,可以正常将捕虾笼捞上来。

收获依然不错,四十个捕虾笼里一共有六十多只大龙虾,这让渔夫们的怒气有所缓解,但船上氛围还是不好,大家一幅怒气冲冲要打人的样子。

秦时鸥已经想好了报复的手段,所以他倒是不生气了,指挥沙克寻找其他四个笼串,一一捞了上来。

渔夫们在外面捞笼子,秦时鸥去驾驶室问了一下其他五位船长,他们的状况更糟糕,因为他们可没有海神意识可以解开绳结,利剑号已经损失一个笼串了。

秦时鸥安慰了一下他们,但没有动用海神意识去帮忙,他们只是合作伙伴,他也不是圣母,有些事他不需要管。

丰收号第一个完成了捕虾笼回收,将所有的龙虾收集起来,烟枪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庆幸的说道:“上帝保佑,我们的虾笼都没问题。”

秦时鸥笑了笑,道:“是的,我们的没问题,这些狗niang养的就有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