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60 回家啦5/10

460.回家啦(5/10)

不知道是不是要说上帝是公平的,除了丰收号,其他五艘渔场各损失了一串捕虾笼。

船长们在无线电里破口大骂,其他渔船知道自己这么做必然会激怒他们,所以隔着龙虾所在海域远远的,这次它们不紧跟着了,只在远处幸灾乐祸的望着。

这些渔船上的人不打算继续跟丰收号了,他们就准备霸占这片海域的龙虾,因为看上去这里龙虾资源是很充沛的。

秦时鸥派出公牛去无线电公共频道参加骂战,他嗓门最大脾气最暴,很适合演绎一个受害者的形象。

实际上不是演绎,公牛现在就是把自己当受害者,骂的嗓子都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丰收号一个笼串没有收上来。

骂完了这件事也就算结束了,总不能真的去下海割断所有的缆绳吧?总不能等在这里和那些渔船干耗着吧?如果都不能,那就老老实实离开吧。

这就是那些渔船上的渔夫们打的如意算盘。

但他们看不到海面下,如果能看到,他们一定会后悔自己干嘛跟秦时鸥耍小聪明欺负他?

海神意识在这片海域发怒,水下暗流滚滚,带动缆绳四处飘荡,很快就互相搅和了起来,这样上百条缆绳或多或少的纠缠着,彻底成了一团乱麻!

在水流交货下,缆绳纠缠的很厉害,即使秦时鸥有海神意识现在解不开了。

做完这些,秦时鸥就离开了,向着下一个龙虾群所在地。走起!

等船队消失在海面上,观望的那些渔船立马开了过来。他们以胜利者的姿态在公共频道里调侃着丰收号船队,感觉实在爽爆了。

等到了傍晚时分准备拉起捕虾笼的时候。这些人发现事情大条了!

所有捕虾笼的缆绳都缠在一起了,这次可是死亡缠绕,两端绳索谁也跑不掉,一起纠缠着,比热恋的男女第一次上床时候纠缠的还要紧密……

无线电的公共频道再一次热闹起来,渔夫们自然想不到这是秦时鸥做的,他们只能互相怨恨对方将绳索靠自己的太近,这样比之前要热闹几十倍的嘴仗开打了。

这时候秦时鸥一行人已经到了下一个龙虾聚集地,捕虾笼扔下去。秦时鸥寻找到一个小黑线鳕鱼群,就带着其他船只一起去围堵。

恼怒那些渔夫的下作,秦时鸥这次一点不留情,发现鳕鱼群就给他捕获,正如一句网络语说的那样: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在圣劳伦斯湾上飘荡了四天,一个周期结束,秦时鸥就带着船队返航了。

因为这次出航捕获的鱼有点多,晚上渔夫们很是劳累。不得不熬夜分拣——拖网捕鱼是无差别攻击,捕获的不光是黑线鳕,路上遇到的所有鱼都快带到网里,有时候还会抓到小鲨鱼。

当船队开进雪迪克海港的时候。停留在码头的渔夫都赶过去围观,他们不信丰收号运气这么好,每一次出海都能获得丰富渔获。

现实让他们失望了。当他们到达码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意气风发的丰收号船队渔夫。一看他们那兴奋的表情,就知道他们这次收获绝对错不了。

丰收号的渔获是单独出售给海鲜销售商。盖伊和菲利普的助手检查龙虾和黑线鳕的质量之后,按照上一次的价格拿下了所有渔获。

龙虾还是42元一磅,黑线鳕是8元一磅,很不错的价格。

在渔夫们瞠目结舌的围观中,一箱箱的龙虾和黑线鳕被吊机吊上来称重,龙虾一共是8500磅,黑线鳕一共是36吨!

这样龙虾卖了36万左右,黑线鳕卖了58万左右,另外还有一些北极参、大西洋鲑、青鳕、大西洋比目鱼鲱鱼、鲭鱼和旗鱼之类。

这些鱼要么数量少要么不值钱,所以秦时鸥都处理给了海鲜商,直接抹掉了领头:收入一百万!

秦时鸥将收入告诉了自己手下的渔夫,一群家伙兴奋的互相击掌,公牛想要和身边的人来两拳庆贺一下,结果一扭身看到旁边的是伊沃森……

“这还不是全部收入,我们还有四分之一的钱没有收回来呢。”秦时鸥愉快的说道。

他这么一提醒,渔夫们更愉快了,这次收入又要创造新高了。

其他五位渔船主卖掉渔获之后很自觉的过来送了支票,利剑号的总收入是22万、大力水手号是25万、幸福铃铛号是21万、黑鱼糖浆号是28万,咆哮拉布拉多号吨位最大收入最高,34万!

渔船主们比丰收号上的渔夫还要高兴的多,船可是他们的,这钱的一大半都属于他们,怎么能不高兴?

五艘船的收入一共130万,四分之一就是52万,这样一下子,丰收号就收入了150万!

送了支票,渔船主们先是各种道谢,然后希望能继续加入丰收号的船队中,他们愿意唯秦时鸥马首是瞻,以后在海上秦时鸥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

但秦时鸥很遗憾的拒绝:“伙计们,我们合作的很愉快,但龙虾季对我来说要结束了。明天和后天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就要回家了。”

听了这话船长们立马着急,纷纷挽留让秦时鸥在圣劳伦斯湾多呆一段时间,二月这才刚开始呢。

他们想的不错,跟着丰收号一次出海比他们一个月出海赚的都多,如果能连续一个月跟着丰收号出海,那渔获肯定超过过去整个鱼季,弄个百八十万都没问题!

奈何秦时鸥决心已定,他只能承诺来年再来圣劳伦斯湾的时候会给他们留下位子,今年的鱼季到此结束。

一看没有回转余地,五位船长只能作罢,双方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和地址,约定以后继续合力出海。

回到酒店,秦时鸥将钱分给渔夫们之后给了公牛一个任务,让他去买两块六米长、两米宽的白色塑料板。

“买塑料板干嘛?”公牛茫然问道。

秦时鸥叹了口气,解释道:“当然是到了海上之后改换船名用,我们还要再出海一次。不过这次捕捞之后不回到雪迪克港了,直接去巴斯克港。这样处理了渔获,咱们就可以顺路回家了。”

一听并非直接回家而是还要再出海干一票,公牛立马兴奋起来,披上外套就跑了出去。

今年最后一次捕龙虾,秦时鸥准备来一票狠的,谁也不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