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61 丰收号哪去了6/10

461.丰收号哪去了(6/10)

离开了渔船,秦时鸥现在去的最多的地方反而是酒吧,这让他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想了想,可能是他在告别岛清寂的太久,偶尔有机会,就会到人多的地方去待着,多沾沾人气。

就是那句老话,人类是群居动物。

秦时鸥在酒吧里不为喝酒和泡妞,就是和一群糙爷们凑在一起看球赛,nba的常规赛正打的如火如荼,酒吧的大屏幕整天都有比赛直播。

凌晨一点钟,看完球又和一堆人争论了一下全明星赛人选,秦时鸥和渔夫们一起走出酒吧准备休息。结果,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阿费夫打来的。

“有没有打扰到你的休息,我的秦时鸥兄弟?”阿费夫简单的问候了一下。

秦时鸥说我刚看完球,还没有休息,阿费夫说这就好,然后切入主题,干脆利索:“蒙马儒的日落,五千万美金没问题,什么时候可以找专家验货?”

一听这话,秦时鸥顿时精神抖擞,五千万美金啊,扣除税他拿到手还有两千五百万呢,折合成加元,小三千万!

立马打电话给小布莱克和比利,让他们抓紧时间联系阿费夫,将梵高的画作转手卖出去。

五千万是一个很合理的价格,过,这幅画上拍卖会的底价只有2400万,成交价最多达到翻倍水准。

另外,现在卖掉《蒙马儒的日落》还有一个好处,那便是可以减少宣传费用。距离春拍还有两个月,拍卖会的正式宣传还没有开始呢。那才是花大钱的时候。

卖出《蒙马儒的日落》,秦时鸥顿时神清气爽。接下来准备最后一次出海即可,然后就可以回家过年了。

天随人愿,最近两天圣劳伦斯湾天气不太好,一直阴云蔽日,气象局发布有四到五级海风预报,这种风力不算大,但也会让一些船长忌惮,毕竟克拉肯18号暴风刚刚过去不久。

丰收号上的渔夫则不害怕,他们已经闯荡过超级暴风了。这种是毛毛雨,毫无压力。

休息过两天之后,连夜补充淡水、冰块、柴油和食物,凌晨两点半,丰收号悄无声息的开出了渔港,在颠簸的海浪中进入圣劳伦斯湾。

一出海湾,秦时鸥立马让沙克和公牛带人去将船舷外侧的渔船名字挡住。公牛买来了两块和丰收号同色的塑料板,上面用黑色油漆随便喷了一个名字:深海斧鱼号。

深海斧鱼是一种很靓丽的银色鱼类,属于烛光鱼属褶胸鱼科。胸部较厚、身体两侧呈扁平状,大部分栖息在太平洋的西部,在纽芬兰一带没什么名气。

更名的丰收号这次是龙入大海,除非有人上船去查看。否则肯定判断不出丰收号的身份。

就和陆地不允许汽车遮掩牌照和换牌一样,海上的船只也不准遮掩船名,但这只是法律规定。没有人查谁会管这些?

比如尼古拉斯-凯奇的著名电影《战争之王》中就有那么一幕,凯奇为了避免被国际海警追踪。他让弟弟在海警到来之前改了船名,从而避过了海警的追查。

这样清晨天亮。渔夫们到了码头才发现他们一直在监视的丰收号不见了。

渔夫们郁闷无比,秦时鸥每次出海都是天亮之后,这给渔夫们以错觉,被丰收号打了个一个成功突袭。

他们稍微打听了一下,就知道丰收号离港之前是补充了能源和食物的,这样顿时知道丰收号还会在海上捕捞一次,于是纷纷联系出海的渔夫询问有没有人看到过丰收号。

得到的答案让他们大失所望,丰收号好像凭空消失,没人看到过他们。

这很正常,丰收号这次是偏向巴斯克港的方向进行捕捞的,一直开出八个小时才抛锚开始撒下捕虾笼。

雪球和冰刀提前找到了两个相对集中的龙虾群,渔夫们将捕虾笼扔下去,秦时鸥就用海神意识控制它们钻进去,这样只要两个半小时就可以收获一次捕虾笼。

除了龙虾,秦时鸥的另一个目标是比黑线鳕还要珍贵的海鱼,那就是大马哈鱼。

大马哈鱼往往习惯待在近海水域,雪球先找到了一批大西洋鲑,秦时鸥驱船赶了过去。

抛洒渔网,渔船前行,四十分钟后渔网收获上来,里面全是一条条大西洋鲑,足足两吨多。

大马哈鱼不像黑线鳕那样喜欢大群聚集,它们出现都是小群集中,这也和渔夫们的疯狂捕捞有关。

渔夫们开足马力连轴转,一天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白天收获的海鱼和龙虾太多,晚上需要连夜整理鱼舱。

一个个的冰舱都被海鱼塞满了,渔夫们尽管疲惫,但精神状态却很好,看到一次次大丰收满心喜悦。

足足用了7天时间,秦时鸥一行人就在海上疯狂的玩命,一直玩到冰舱被塞满,这样至少五十五吨的大马哈鱼和至少二十吨的龙虾被收了进来。

秦时鸥真是累坏了,因为疯狂消耗海神能量,他的精神状态比渔夫们还差。最后一笔,他几乎是耗尽了所有海神能量,对周围海域进行了大清洗。

渔场被渔获塞满,丰收号吃水深度增加了接近一米,现在一个大浪过来就能直接拍到船上,秦时鸥挥手,返航!

一听返航,渔夫们顿时没了力气,他们脸色苍白、精神萎靡,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凑在一起开始抽烟。

公牛挨个分烟,秦时鸥看他们抽的都是自己手卷,就问道:“你们没有烟了吗?”

公牛下意识的说道:“不,香烟现在没劲了,我们得抽点大a。”

“什么,大a?”秦时鸥皱起眉头,“别玩这玩意儿,该死的,它们对身体可不好。”

这点他不太好指责渔夫们,渔船出海,尤其是远航,船上都藏有一些大a。因为海上工作疲惫又枯燥无味,渔夫们时间长了精神受不了,这时候就需要来点大a缓解一下压力。

在国内的时候,秦时鸥看宣传对大a之类的东西视如洪水猛兽。但到了加拿大,受到美国影响,这东西遭遇的抵制力度很小,有关大吗合法化的呼声似乎加拿大比美国还要高。

之前秦时鸥在网上下载船员守则的时候,上面有一条说的就是不允许船员迷恋大a,但每日工作后允许吸食一点。

所以,现在看到渔夫们来两口,秦时鸥也不好说的太死。这还是和生活习惯、文化之类有关,就像是穆斯林看到汉人吃猪肉,总不能劝人家不吃吧?

公牛看秦时鸥皱起眉头,心里就惴惴不安起来,烟枪过来问怎么回事,知道之后他就解释了几句。

秦时鸥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公牛赶紧递给他一支。秦时鸥摆摆手拒绝了,跟公牛说让大家都悠着点,上了岸这东西谁都不能碰。

公牛解释道:“我们是不想浪费,这是咱们离开告别镇时候带上来的,一直没用。现在马上就要离开了,再不解决掉那就浪费了,所以大家一人来两口,正好有精神到了码头上卸货。”

秦时鸥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这东西也能用节俭做借口?他有心想再说点什么,结果一回头,看到沙克和烟枪也一人分了一点塞到了烟叶里。得,不用说了,自己回去睡觉算了。

不过船员们还是很机灵的,看到秦时鸥不喜欢他们抽这东西,烟枪先将烟斗里的东西磕掉,对其他人说道:“都扔掉吧,瞧你们装腔作态的样子,好像你们真的很累一样。”

其他人也明白过来,就纷纷将烟卷扔到海里,公牛使劲吸了一口,有些遗憾的说道:“花了一百多块钱呢,多可惜。”

秦时鸥说道:“如果你们只是为了缓解疲劳,那我没有很大的异议,我担心的是,你们以后跟着我赚了钱,会迷恋上这些该死的玩意儿!”

烟枪帮众人解释道:“这个不会,船长,你放心,我们就是用它缓解精神压力的,你不想咱们丰收号上有这东西那我们以后就不沾了,我敢向您发誓,咱们这些兄弟里没有人敢乱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