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76 孩子去哪儿1/10

476孩子去哪儿1/10

老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惊奇的向两边摊主说道:“你瞅瞅,真稀罕,这外国小闺女普通话比咱们好多了。”

一个卖瓜子花生的摊主笑道:“老刘你别废话了,赶紧卖给人家甘蔗,就你那普通话,你会说普通话?”

一群人笑了起来,老头‘咔咔’切了两段削好皮,用塑料袋包住一端递给雪莉,挥手道:“不要钱,哈哈,大爷送给你吃。”

雪莉放下一张一百大钞,得意的说道:“我们有钱。”

她转身想走,因为秦时鸥给她说过,这样一百块相当于加拿大的二十块,而在纽芬兰,二十块钱差不多就能买到这样一根甘蔗。

结果老头拉住她,又找给她一把钱,雪莉疑惑的挤回去,问道:“为什么这么便宜?”

秦时鸥不想给她讲货币价值和各国当地经济之间的关系,他对雪莉的数学天赋简直是无奈了,于是简单的说道:“大爷看你长得漂亮,给你打折了。”

一听这话,鲍威尔等人彼此对视一眼,之后不管买什么,他们都让雪莉出面。而雪莉每次买东西确实都便宜的很,四个孩子以为占◆便宜了,乐呵了一路。

秦时鸥这次赶集要买的东西也挺多,主要是干果、饮料之类,本来秦父准备了很多干果,可都是瓜子花生啥的,秦时鸥不喜欢吃这些东西,他来买的都是开心果、腰果、巴旦木、松子等等。

镇子街道的造型是个十字形,一条街上全是衣服鞋子、一条全是水果食品、一条全是蔬菜海鲜肉类,还有一条就杂七杂八什么都有。

秦时鸥带着薇妮等人主要逛卖杂货的那一条街。这才有意思。

街上有人捏糖人,薇妮对这个也很感兴趣。上去买了好几支,对秦时鸥解释道:“小时候在京城。祖父经常给我买这个和糖葫芦,其实我当时我都不喜欢吃。但我姐姐福克斯却总是表现的很热衷,这很讨好我祖父祖母,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吃……”

秦时鸥听着薇妮的小牢骚,感觉还挺有意思。

集市上有人用手指蘸着油彩写字绘画,这个算是技术活,老先生用双手是个手指的指肚几十秒就能做出一幅山水画,上面还有‘一帆风顺’、‘阖家团圆’之类的祝福语。

薇妮等人对这个很感兴趣,让伯德带头挤进去观看。豹子倒霉,被挤得连连惨叫……

一幅画十五块,秦时鸥让老先生画了六张,分别写上薇妮一行人的名字,然后送给他们。

孩子们乐滋滋的收下,伯德还很郑重其事,说道:“我认为这能算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所以我要保存好,或许多年以后它会成为宝贝。”

“如果你要留传家宝,那我有别的东西可以送你。”秦时鸥笑着带一行人往前走。说道,“瞪大你们的眼睛,中华的民间艺术之路,正式启程!”

他可不是夸张。往前走了没两步,就有一个吹糖人的摊子。

恰好摊主正在吹一个大龙虾,橘黄色的糖汁被迅速塑造成型。看的雪莉四个孩子一直尖叫。

薇妮抱着双臂笑道:“这个是京都的民间手艺,对吗?我在京都的时候见过一些。做的很炫,当时我甚至萌生过要做这种艺术家的想法。”

秦时鸥一路横扫。什么花艺、米雕、骨雕、面塑、转糖、糖画、捏面人、剪纸、瓷雕等等,只要能短时间做出来的小手艺,他都给身边的人送了一份。

一路拥挤,慢慢悠悠的终于挤到了集市最南边的出口,秦时鸥抹了把汗,大冬天的愣是给他热的满身大汗,这年集赶的太有价值了,不用洗桑拿了。

孩子们兴奋的小脸红红,他们的小书包里满满的都是瓷雕、剪纸、面人之类的小东西,雪莉兴致勃勃的说道:“我们带回告别岛好吗?到时候我们组织一堂课,给那些乡巴佬讲讲中国的艺术。”

秦时鸥说当然好,他刚要给孩子们出主意,结果前面忽然响起了一个妇女的嚎叫声,前面的人往后挤,留出了一片空地。

“打架了?”秦时鸥皱眉道,他拉住雪莉保护到身后,让孩子们都站到一起。

年集人太多,难免磕磕撞撞,有时候就会产生冲突。不过大多数情况下大家都比较克制,毕竟马上就是年三十,这么喜庆的日子打架不好。

周围的人三三两两交谈,秦时鸥听了听觉得不是打架,他往前挤着去看,看到就有一个六十来岁的妇女坐在地上痛哭,手里抓着个小棉帽哭道:“……我家孙子呢?呜呜、呜呜、孙子不见了?谁看见我家兵兵了?行行好,跟我说说、呜呜、我孙子、呜呜、哪去了……”

旁边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着急问道:“你别哭、先别哭,什么时候不见的?啊?赶紧说!”

妇女显然已经慌了手脚,抱着小棉帽痛哭流涕,嘴里一直念叨几句‘孙子不见了’。

一个青年拿出手机道:“是不是孩子被人拐走了?赶紧报警吧?这是不是孩子被拐走了?”

周围也有人着急的询问,可妇女只顾着痛哭,中年人晃了晃她,她这才醒过神,一把抓住中年人问道:“大兄弟你见着我家兵兵没有?三岁多,这么高、这么胖……”

西装中年人甩开妇女的手,叫道:“什么时候丢的孩子?你倒是说清楚啊。”

妇女哭道:“就一会呀,我刚才买贴画,买到之后回过身孙子就不见了。我问身边人,说是被一个青年带着往南边来了,就赶紧来追,可是没有啊……”

周围人三三两两的讨论,但这里人太多了,谁注意到有没有人抱着两三岁的孩子?即使注意到也正常,带着孩子来赶集的人更多。

西装中年人叹了口气道:“这乱套了,你说你不早点喊你到了这里再喊,赶紧报警吧,但愿来得及。”

薇妮挤上来伸手抓住秦时鸥,惊慌的问道:“怎么了?”

秦时鸥恨恨的说道:“妈的,真让老妈说准了,年集上有人贩子,这老太太的孙子被人抱走了!”

“天呐,怎么会这样?这些混蛋!”薇妮俏脸顿时发白,“那怎么办?赶紧帮忙找孩子呀。”

妇女哭着爬起来,向四周张望着喊孙子的名字,周围的人彼此询问,但根本没有线索。

秦时鸥看着妇女那绝望哭号的样子心里侧动,伯德抱着虎子也挤上前来,问道:“boss,什么问题?”

看到快被挤傻了的虎子,秦时鸥心里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