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77 淹没2/10

477.淹没(2/10)

秦时鸥放眼向四周看,这已经差不多是集市的尽头,到这里几乎就没有摊贩了,但周围依然拥挤。

路两边全是一辆辆车子,面包车和小轿车杂乱无章的排着,中间的空隙有摩托车和电车自行车之类,总之如果有人开着车来的,那只能等到下午集会散掉才能走。

他上去问妇女道:“大姨,你孩子没了多长时间?准确点!马上就有公安来了,我给人家说清楚!”

一听‘公安’这个词,妇女清醒了一些,她抹着满脸泪水指着不远处的贴画摊子道:“就是在那里丢的,我也不知道多久了,我迷糊了……兄弟,帮帮大姨,没了孩子大姨没法子活了啊!”

说着,她打了个激灵,哆哆嗦嗦的从兜里掏出一个老式钱夹,里面有一张全家福照片,她将照片递给秦时鸥道:“这个就是我孙子,这就是我孙子……”

秦时鸥估测了一下,贴画摊子隔着这里一百五十米左右,妇女挤过来肯定用不了十分钟。

十分钟,人贩子要离开集市不可能,除非是开着车走的,但开车要到这里都会被卡住,更动弹不得,那就隔着不会很远。

秦时鸥拿过妇女手里孩子的帽子,放下背在包里的豹子又让伯德放出虎子,他将帽子给两个小家伙闻了闻,然后拍拍它们的屁股让它们去寻找气味。

虎子和豹子使劲**鼻子,眨眨眼看着秦时鸥,又看向周围。

围观的人叹道:“这人这么多。狗鼻子得多灵还能闻到孩子留下的气味?”

秦时鸥也觉得不是很有把握,如果熊大在这里就好了。熊大的嗅觉之灵敏让虎子和豹子这俩拉布拉多犬都无法望其项背。

不过拉拉也很厉害,毕竟是国际刑警的御用缉毒犬。而且它们还被海神能量强化过。

虎子和豹子使劲的嗅着,秦时鸥摸着它们的头不断说‘好孩子’,嗅了十多秒,两个回身绕道,从集市后面的空地往北跑。

西装中年人愕然道:“啥意思?它们是不是嗅错了,找的是这大姐和孩子的来路?”

妇女也哭着说道:“不在北边,有人说是被人抱着向南走的。”

秦时鸥有些为难,确实有这个可能,虎子和豹子嗅到的是妇女带着孩子过来的原路。

但他更相信它们找到了孩子身上的味道。因为刚才虎子和豹子都没有犹豫,如果孩子确实往南边走了,那南边和北边都有孩子的味道,它们会疑惑才对。

现在,两个小家伙都没疑惑,同时转身往北跑。

秦时鸥让薇妮看好雪莉他们,他带着伯德跟着虎子和豹子绕过集市往北追去,几个青年和中年也跟了上来。

虎子和豹子一直昂着头使劲的**鼻子,跑一会停下对秦时鸥叫两声会继续奔跑。叫声越来越急促。

秦时鸥心里就有底了,对跟着的几个汉子说道:“肯定没错,孩子被抱着向北去了!”

集市是十字路口,越往中间人越多。即使从摊铺后面绕道也很难走。

不过虎子和豹子很灵活,一个跑在最前面领路,一个在后面带着秦时鸥他们。跟上来的汉子看的啧啧称奇,对秦时鸥喊道:“你家这两个小狗什么品种?真机灵。”

从最南端的集市出入口。虎子跑到了路口中央位置,然后又抽了抽鼻子。随即就停下身趴在了地上,没有一点是来找东西的样子。

等豹子带秦时鸥赶上来,虎子立马跳起,直接冲向路口位置一个水果摊后面停着的一辆金杯面包车,昂头疯狂咆哮:“嗷呜呜呜呜呜!”

豹子一抽鼻子,从另一侧绕到了面包车正前方,也高声吼叫起来。

看到吼叫的虎子和豹子,面包车旁边在抽烟的两个青年脸上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问道:“这他妈谁家的疯狗?怎么回事?”

秦时鸥上前道:“你打开车门,我们找点东西。”

红羽绒服青年强硬的翻了个白眼道:“开什么车门,咱们素不相识,你到我们车上想找什么?找事是吧?”

另一个穿着呢子大衣的青年劝说道:“行了行了,老四你收着点脾气,别动不动就要打架。”劝说了两句他转头看向秦时鸥,递了根烟,“兄弟啥意思?到我们车里这找什么?”

虎子和豹子还在吼叫,秦时鸥打了个响指,两个小家伙立马闭上嘴,但直接跳起向两个青年扑去。

两个青年大惊失色,下意识的赶紧后退,秦时鸥一步冲上去拉动车门。他对虎子和豹子充满信心,既然已经确定目标,懒的对峙讲什么证据。

结果车门被锁,秦时鸥双臂用尽全力,‘嘎巴’一声愣是拉断了面包车门锁,一下子将车门打开。

车门打开后露出里面一个惊惧的妇女,而妇女怀里抱着一个昏睡的小孩,白白胖胖满脸稚嫩,正是三岁左右的样子,和刚才他看到的照片上的小孩一模一样。

看到秦时鸥,妇女伸手要抓他的脸,喊道:“你干什么?快来人啊,有人耍流-氓啊……”

秦时鸥推开妇女抢过孩子,后面那手里还抓着孩子帽子的妇女跌跌撞撞的跟着跑来,看到秦时鸥抢出来的孩子哭嚎着冲上去,一把抱在怀里,然后指着红色羽绒服青年喊道:“就是这个丧良心的跟我说孩子被抱着往南去了……”

事情败露,两个青年这次是彻底怕了,他们从腰里抽出匕首叫道:“妈的谁敢上来老子弄死你们!”

看到两个青年对秦时鸥露出匕首,伯德眉头一皱,一个错步冲了上去。青年没料到露出匕首都镇不住对方,心里发狠就刺了上去。

这种规格的突刺对伯德来说太小儿科,他眼疾手快伸手抓住一个青年的手腕,随手一掰那手腕嘎巴一声响就诡异的扭动了一圈。接着他飞快一个闪避躲过另一个青年刺来的匕首,回身一记鞭腿从上往下敲在那青年的肩头,直接将他砸的跪倒在地!

一个回合,又是ko!

周围一大群人在围观问怎么回事,得知这是人贩子之后群情激奋,水果摊的老板拿起一个扣掉肉的榴莲皮就砸了上去,骂道:“这些狗日的就该打死!”

用不着他说,伯德将匕首踢到一边去,围观的人立马冲了上来,直接将那两个青年和中年妇女给淹没了!??[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