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79 大年初一4/10

479.大年初一(4/10)

回家之后就热闹了起来,大年三十晚上家家户户都要喝酒吃好菜,犒劳一年来的辛苦,同时有春节联欢晚会可以看,能吃能玩人又团员,是庄稼人一年到头最欢乐的一个夜晚。

这次是全员出动做晚上的菜,薇妮和奥尔巴赫做西餐,秦母、秦父和秦时鸥做中餐,雪莉给他们打下手。伯德架起了烤炉,带着孩子们一起做烧烤,他们也就干这个拿手。

烤炉是伯德这几天自己焊接的,秦鹏那里有材料也有电焊,伯德轻而易举就做了一大一小两个烤炉。

晚上一道道好菜上了桌,秦父把酒和饮料拿到了桌上,宽大的炕上挤满了,秦时鸥和秦父不得不站在下面。

人多热闹,秦父和秦母开心的很。以前自从姐姐出嫁,家里就剩下秦时鸥一个孩子,年三十只有三个人,实在是没意思。

今年可爽了,光是孩子就有四个,洋文、中文交杂着说,还有比这更热闹的吗?

何况地上还有一头熊一头狼两只狗一只白头雕,小布什还好,抓着椅子扶手就没什么动静了,虎豹熊狼四小凑在一起没个安分的时候,抢吃的抢喝的抢玩的,让秦时鸥忙的不行。

春节晚会的经典开场音乐响起,外面夜空中出现了一颗颗闪亮的烟花,→秦父举起酒杯来提酒:“今天是咱们的大年三十,那个,欢迎奥尔巴赫和伯德来做客,希望明年咱们家里人口更多,咳咳。我那个意思小鸥你懂吧?”

秦时鸥无奈了,这也能跟生孩子扯上关系?他摆摆手道:“爸。你继续,赶紧说。菜都凉了。”

薇妮笑吟吟的说道:“不着急呀,爸爸继续说,菜凉了我去热。”

她和秦父秦母是一条战线上的,她也想要孩子了。

秦父秦母哈哈大笑,最后秦父说了句‘大家都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然后就带头干了一杯,今晚除了伯德其他人喝的全是葡萄果酒,纯果酒不上头,可以使劲喝。

先吃年糕。这是三十晚上的重菜,象征年年高的意思。

秦时鸥家乡的年糕都是甜味小米糕,他听说这玩意儿还有咸的?这不是乱搞吗?年糕都是甜的,粽子也是甜的,西红柿炒蛋必须是咸的……

三个人吃年夜饭和十个人吃年夜饭的效果完全不一样,十多个人说说笑笑慢慢吃,还要看春晚节目,这样饭吃的很慢,加上偶尔逗逗虎豹熊狼四小。不知不觉就到了午夜十二点。

电视上主持人们在拜年,秦时鸥也给父母拜年,奥尔巴赫、薇妮等人跟上,桌子上的人互相拜年。

薇妮给四个孩子说过秦时鸥家乡的风俗。雪莉等人一看大家拜年了,就跪下给秦父和秦母一人磕了个头,说爷爷奶奶过年好。

秦父和秦母笑的合不拢嘴。掏出准备好的大红包一人塞了一个,熊大眨着小眼看了看。随即很机灵的趴在地上,用肥肥的大脑袋往地上有样学样撞了两下。

这一幕真是看呆了秦父和秦母。秦父赶紧让炕上的人挤挤,费劲的将熊大托上了炕,哈哈笑道:“你说这狗熊咋这么聪明?哎呀我活了这么些年,头一次听说狗熊磕头拜年!”

熊大上了桌跟鬼子进了村,薇妮给它拿水果沙拉和炸鸡块,有什么它吃什么,张开大嘴狼吞虎咽。

秦母满足的揉搓着熊大软绵绵的毛耳朵,说道:“难怪你们非得带上这些东西回来过年,它们真跟家人一样呀,什么都懂,真好。”

外面响起了零散的鞭炮声,很快鞭炮声越来越响亮,开始变得连绵不绝起来。

吃完饭以往就要睡觉了,但今天秦父和秦母实在兴奋,一点睡意没有,薇妮安排四个孩子先回房间,一群大人拿出牌来接着玩。

一直玩到四点钟,秦父收了牌就准备下水饺了,吃了水饺就要去拜年。他们家里辈分大,来拜年的人也多,所以得早点开门,这样当然需要早点吃饭。

秦时鸥出门和伯德一起放鞭炮,屋子里薇妮陪秦父下饺子,他回头看灯光中的人影,心里很满足。

再一次的,他感谢自己能克制住欲望守住本心,如果不是对薇妮一心一意,而是在加拿大和美女们乱搞,那或许他偶尔会开心,但不会在过年这种重要节日这么开心。

从五点半开始,天还没亮就有人上门来拜年了。

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因为秦时鸥的原因,今年往他们家里拜年的人格外多,一些都出了五服也就是往上得数好几代才算的亲戚也上门来给秦父和秦母拜年。

这样也说得通,反正他们家辈分大。

薇妮准备了一大摞的红包,她陪伴在秦母身边,只要来的人里有孩子,那就立马送上一个,喜喜庆庆,秦母高高兴兴。

拜年的人更多的是趁机上门看看新娘子,毕竟这可是他们世界里的第一个外国新娘,长得漂亮气质又好,早就心怀好奇,这次借着拜年的机会特意来看看。

薇妮可是受过专门礼仪培训的,大学时代有礼仪课、工作了也有礼仪课,接人待物温文尔雅,回答长辈的问话滴水不漏,让拜年的人看了后心服口服。

后来村子里的人教育儿孙辈就用薇妮当标杆:“好好学习,上个好大学、毕业以后找个好工作,要不然以后你们能找得着秦家小鸥那样的好媳妇?”

秦时鸥陪秦父走在路上也很开心,因为他们辈分大,路上碰到的人几乎都给他们拜年。

走着走着碰到秦鹏,这小子看到秦时鸥,低下头缩进人群里。他们一家子人口多,叔叔伯伯就六个,不像秦时鸥家里,连续两脉男丁单传。

秦时鸥抓住秦鹏,笑眯眯的说道:“来,侄儿,给叔叔拜年了,你今天还穿西服打领带?哎呀,这人模狗样的不赖啊。”

“卧槽,你真禽-兽,放过兄弟一马好不好?我他么叫了你叔叔我以后没脸见你了。”秦鹏无奈苦笑。

“赶紧的,正儿八经的,今天可是大年初一,那你怎么给我爸拜年?”

“爷爷,过年好啊。”

秦父哈哈笑,对秦时鸥说道:“行了行了,你快别折腾大鹏了,你们这样的哥们论什么辈分。”

秦鹏甩脱秦时鸥跑人,秦时鸥在后面喊道:“我待会去你家,你闺女要是不会叫大爷,我唯你老婆是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