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80 河段渔场5/10

480河段渔场(5/10)

秦时鸥那么期盼春节,一家大年三十玩的也很开心,可是那么快,这个节日就结束了。

一过大年初三四,年味就没了,村子里的人又忙了起来,秦父秦母去菜地收拾韭菜,准备移栽到别的地里。

不像秦时鸥种植韭菜那么简单粗暴,种子撒到地里你们自己长就行了,哪里多了哪里少了他也不管,反正地里肥料够,早吃晚吃的问题罢了。

秦父和秦母是年前在地里栽了韭菜种子然后用地膜盖上,年后长苗了,就要分苗。

秦时鸥想劝说父母别忙活了,但去了菜地一看,发现父母现在种的菜比较少了,只有一洼韭菜苗,不像以前,一亩两亩的种植。

看到秦时鸥不说话,秦父笑了起来:“行啦,儿子,你忙活你自己的去吧,我和你妈又不傻,现在家里不缺钱了,我们能和以前那样干?就啥都种一点自己吃,吃不了卖掉算事。”

年后该干活的又开始干活了,秦时鸥在家里也有一点活,那便是承包白龙河。

年前已经签订了承包了合同,秦时鸥还是给了钱,一年给两万,这个承包价属于正常范畴。

他承包的是秦家村前面这一段,大概有七八百米长,宽度不一样,两头窄大概四五米,中间比较宽,得有二十多米。

大年初六,秦时鸥找时间去镇上买了一批围网,将河段两头扎了下来,这样就可以放养淡水鱼了。

另外他用海神意识去水里看了看,沉船里的银锭还静悄悄的待在那里,有几条草鱼围着沉船转悠,因为船的四周有水草可以吃。

秦时鸥让姐夫帮他联系鱼苗虾苗公司,要了一万小龙虾苗和一万鲫鱼、鲤鱼、鲶鱼苗,这些苗子往河里一放,差不多就鱼满为患了。

他以后要养的是珍贵经济鱼,但养殖之前得先‘活活水’。这是他家乡的一个方言词,意思是找一些耐养、好养活的鱼去水里生存一些日子,让河里有点鱼气。

买好鱼虾就要有食物,秦时鸥不想喂饲料,那样费劲劳累不说,喂养出来的还是低级肉鱼,根本不好吃。

他想往河里种植水草,结果整个县城没有出售水草籽的公司,不像纽芬兰这方面产业已经成熟,海藻籽、水草籽公司遍地都是。

这样他在网上联系了一下,最后在省城找到一家出售水草籽的水产养殖公司,秦时鸥订购了五吨,雇佣了一辆卡车拉了回来。

搞渔业养殖不买饲料买水草籽,村里人看的稀奇,都来询问是怎么回事。

秦时鸥解释了一下,水草籽在生长出来之前,它们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小龙虾和这些鱼苗的食物,所以一买才买这么多。这五吨水草籽,最后能生存下来的估计达不到一吨,其他要么死掉要么进入鱼苗肚子。

听了他的话,村里人纷纷摇头,这孩子有点败家啊。

鱼饲料多少钱?拿鲫鱼和草鱼饲料来说,一吨也就两千块到四千块。可是水草籽呢?一吨一万四,这是几倍的价格!

秦时鸥不在意,他找人先往水里撒了五百公斤,随即开始忙着将河堤有关渔场这一段圈起来。

圈起来的目的不是为了防止有人偷鱼,恰恰相反,他是担心有人下河玩,特别是孩子,他们喜欢夏天到河里游泳。

渔场以后会长满水草,这样孩子们在水里一旦被水草缠住,那就麻烦了!

除了圈起河堤,秦时鸥在四周挂满了牌子,上面写着:河里水草多,请勿下水!

看到秦时鸥挂起牌子,村主任过来砸吧砸吧嘴,说道:“小鸥,你干嘛不用鱼饲料喂养?用水草不大好,浪费钱不说,还挺危险的。”

秦时鸥叹了口气,道:“你看到咱们河里的水质了,家家户户都在上游洗衣服,我要是不种上水草净化河水,我这里的鱼还有的活?”

村主任再砸吧砸吧嘴,没话说了,晃晃悠悠的离开。

前前后后用了十来天的时间,河段渔场的骨架就起来了。鱼苗虾苗都放养了进去,秦时鸥又种上一批荷花种子,这个是家乡的特色,夏天看荷花、秋天挖莲藕,好看还有经济效应。

渔场一起来,秦父和秦母坐不住了,他们知道只要鱼稍微大一点就有人来偷鱼,这样便准备天气暖和了搬到河边去住。

秦时鸥乐了起来,父母去了河边,地里的活就忙活不上了。因为看鱼不累但耗费时间,你得一整天待在这里,否则一旦离开,偷鱼的人会无孔不入。

秦父也明白这点,所以他只在地里种了些自己够吃的蔬菜,其他菜园都停了,打算开春重新种上果树。罐头厂快要开建了,到了秋天怎么也要分一杯羹嘛。

做完这些,秦时鸥往河里注入一些海神能量,对父母说道:“好了,你们就等着收鱼吧,今年秋天小龙虾和这些鱼就能卖了,到时候肯定比你们种地赚钱多。”

秦父道:“你干嘛养鲫瓜子啥的?这鱼不值钱,养黄鳝、鳜子鱼、三角鲂、嘎牙子,那玩意儿值钱。”

秦时鸥苦笑,道:“爹,你不懂这个,听儿子的没错。现在养的这些鱼好收拾,什么也能吃,但黄鳝和鳜鱼之类就不一样了,得先养活了这些草头鱼。”

河段渔场开起来了,秦父将小辉的饺子征用,其实他看中的是虎子和豹子,但肯定留不下这两个小家伙,薇妮拿着当儿子一样呢。

小辉也不乐意,他还想把饺子调教成军犬呢,但姥爷跟他说,河里的鱼都是给他养的,以后他星期天他可以带小伙伴去河里钓鱼。

这样,他就很情愿的将饺子卖了:嗯,饺子乖乖哒,给我看好鱼,这可都是我的鱼。

正月十五元宵节,一家人又欢欢乐乐的团聚在了一起,这次姐姐和姐夫带着小辉也过来了,十几号人将屋子塞的满满当当。秦时鸥买了一堆礼炮烟花之类,一群人在门前可了劲的玩。

吃过元宵,放过烟花,秦时鸥就要准备回告别岛了,回家住了接近一个月,这次可是真在家里把爸妈陪舒服了。

虽然待了一个月,可秦父秦母还是舍不得儿子,这次回去,可又是至少半年啊。

看着秦父秦母最后两天强颜欢笑的样子,薇妮悄悄拉了拉秦时鸥,说道:“如果、嗯,我是说如果,钱足够的话要不咱们也买大飞机吧,这样来回就方便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