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03 放松一下8/10

503.放松一下 8/10

作为游动迅速的掠食者和需要时时刻刻不停游动以获得氧气才能生存的长跑专家,为了适应高速且长久的运动,蓝鳍金枪鱼体内拥有产热的肌肉,这样就可以说它是‘热血’鱼。

这样钓到金枪鱼之后,需要在它死亡的第一时间给它放血,否则血液里的热量传递到因死亡而冷却的鱼肉中,会损伤鱼肉的肉质。

收起渔网,还在挣扎的大金枪鱼被拖上了渔船,好在秦时鸥这次是开着丰收号出港的,如果是钓艇可就麻烦了,根本没法容纳一条四米多长的超大金枪鱼。

四米多长的蓝鳍金枪鱼,这是什么概念?吊机将鱼吊起的时候,秦时鸥一行人需要使劲仰头看,才能看全这条鱼的全貌!

吊上金枪鱼之后,沙克和海怪赶紧抠掉鱼鳃,小心翼翼的切开鱼腹取出内脏给它放掉所有的血液。

当然,在做这件事之前一行人先和这条大鱼合影,他们可是打破了纽芬兰地区至少已经保持二十年的金枪鱼个头纪录,上一次捕获四米长的金枪鱼,还是上世纪的九十年代。

看着沙克和海怪处理这条大鱼,烟枪有些遗憾的说道:“可惜了船长,如果这是在鱼季,那我们这条鱼说不准能去钓鱼协会申请个纪录,几百万的奖金呢。”

在北美钓鱼是全民运动,但真正热衷于玩的还是有钱人,钓鱼者协会就是这样一群无聊人士搞出来的东西。这些家伙钱多,很多鱼类都有奖金,而且奖池很高。

秦时鸥一行人捕获的这条大金枪鱼不光能打破纽芬兰纪录。还能打破世界纪录,之前的世界纪录由一位新西兰女渔夫保持。

这位名叫唐娜-帕斯克的女渔夫在前年捕到了一只重达411.6千克的太平洋蓝鳍金枪鱼,得到了220万美元的奖金。

丰收号上的吊机没有称重功能,但这条大金枪鱼得有四米多,比唐娜捕获的那条鱼还长了半米多,体重至少五百五十公斤,所以打破世界纪录是肯定的。

可惜的是。现在不是加拿大规定的钓捕蓝鳍鲔的鱼季,不能将这条鱼堂而皇之的拿出来展示——别说这条鱼是在自家渔场捕获的。加拿大渔业部才不管,因为目前为止人工驯养蓝鳍鲔还只是传说,故而这种鱼不存在私人养殖的可能。

北美对钓蓝鳍金枪鱼有着很严格的规定,之前另有一位新西兰女游客帕丝可钓到过一条四百公斤的大蓝鳍鲔。但因为她当时搭乘的不是商业渔船。不能将那条鱼卖出获利,因此除了拿到奖金,其他的只能将那条鱼制成标本,摆在家中作为纪念。

秦时鸥倒是不在乎这点,他有办法处理这条蓝鳍鲔去东京市场,否则也不会把它钓上来。

当然,世界纪录他也要申请,毕竟这是他打破的第一个世界纪录呢。

将大量冰块塞进这条蓝鳍鲔的鱼鳃和腹部,秦时鸥和渔夫们说说笑笑的回到了渔场。

因为是在渔场里捕获的。所以这条鱼是属于秦时鸥私人的,渔夫们帮他打工,这次可就没有分红了。

秦时鸥豪爽但不盲目。他会在规则允许的最大范围内给手下渔夫增加收入,但如果按照规矩不该给渔夫们分钱,他可就不会额外出钱了。

斗米恩担米仇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虽然拿不到钱,渔夫们却依然高兴,因为船长只要有钱,他们工资就有着落。船长越有钱他们的薪水才越有保障,细水长流比一夜暴富更重要。

虽然不会给渔夫们分钱。但秦时鸥还是有所表现:“伙计们,回去收拾一下手头上的活,剩下的时间不用在渔场忙活了,去酒吧玩吧,我请客!明天给你们放假一天,享受一下生活吧!”

“万岁,船长!”渔夫们欢呼道。

靠码头后,渔夫们将蓝鳍鲔拖进冰库封存起来,然后就一起结伴去镇上的闪耀星酒吧玩了。

到了镇上之后,秦时鸥看到街头排放着一堆机器,知道这是摩托罗拉运来的基站建设所需的装备,就过去问问工程进度。

法兰克-肯特不在,一名正在调试交换软件的工作人员告诉他是去坎巴尔山上寻找合适的基站主机安装地点了。不过他也知道工程进度,大概需要一周到十天的时间可以完成基站集群的建设。

秦时鸥看了看,基站集群的主要配件都齐了,基站主机、控制器、收发信机、放大器、合路器、电源等等,整齐有序的排列着,机器崭新,带着醒目的‘m’标志。

既然决定建设基站集群,秦时鸥回去后也好好了解了一下这个东西,这些配件的工作原理他不懂,可好坏能看出来。

看得出来法兰克-肯特这人做事比较靠谱,基站控制器用的是bsc-aa101系列,这是当前国际上最先进、名声最好的机器,拥有处理所有有关基站以及交换的功能,同时为时间和频率同步提供内部时钟。

为增强整个系统的信号,法兰克还给基站配备了冗余控制器,这样在遭遇故障的情况下,冗余备份的基站控制器会自动启动工作而不需人为的干预。

这点对于告别岛这样的环境很重要,海岛容易遭遇暴风海啸之类的恶劣天气袭击,控制器内部的晶振和gps接收机容易出问题,有了备份基站,那就会可靠很多。

感觉没什么问题,秦时鸥道谢后就去了酒吧,渔夫们已经上座在聊了起来,酒保尼尔特意给秦时鸥在吧台上留了个好位置。

酒吧是跟着旅游业受惠最大的几个店铺之一,游客们晚上没活动就会到酒吧来喝两杯,感受一下小镇酒吧不同国内的安静舒缓氛围。

尼尔将酒吧做了简单装修,剑走偏锋,风格贴近安静自然,大多数时候音乐也比较轻柔,将酒吧变成了聊天吧。

秦时鸥坐在后尼尔给他来了杯冰酒,感兴趣的问道:“听说你们搞到了一条能打破世界纪录的大鱼?不会是假的吧?你知道,那些混球喝了酒可是什么都敢说。”

“这次是真的,”秦时鸥笑道,“我们运气还不错,搞到了一条大金枪鱼。”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