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04 恶少秦时鸥9/10

504.恶少秦时鸥(9/10,)

在酒吧喝了两杯,秦时鸥懒洋洋的走出酒吧,一群渔夫醉醺醺的跟在周围,大声说笑、放浪形骸,充满渔人的豪迈。

在小镇不存在酒驾的问题,秦时鸥开车回到别墅,结果在大门口看到一辆崭新的奥迪q5停在门口。

车子还没有上牌照,一看到这车他顿时清醒了,娘的,这应该就是那斯文败类要送给薇妮的车吧?怎么停在自家渔场门口呢?

车子绕过去,看到一个西装男子站在q5一侧和薇妮正在说着什么,秦时鸥将车子停在一旁拉下车窗嘻嘻笑着看戏,车后座的尼尔森提醒道:“boss,有人挖你墙角。”

“没事,我不信他的锄头是金刚钻质地。”秦时鸥撇撇嘴,继续看戏。

看到总统一号的身影,西装男往后退了两步拉开和薇妮的距离,但秦时鸥看他表情还是一幅痴情不悔的样子,薇妮俏脸上则始终挂着职业化微笑。

估计是薇妮的笑容让西装男产生了误会,以为美人情深,拼命的死追烂打。

秦时鸥看了一会听不到他们说什么,感觉没劲就下了车。

西装男警惕的看着他,秦时鸥打了个哈哈道:“别怕,伙计,我不会揍你的,你在泡妞吗?继续。”

“你是谁?”西装男问道。

秦时鸥听了这问题直接愣了,我靠不是吧,这兄弟脑残吗?都不了解一下薇妮的背景就开追?他从男子的这个问题就能判断出,男子不知道薇妮的情况。

于是,他就说道:“兄弟。我还是用汉语说话吧。看来你对这美女不了解啊,你知不知道她都结婚了?有丈夫了。”

西装男柔情似水的说道:“那又怎么样?我不嫌弃她。”

薇妮脸上的职业化笑容挂不住了。

秦时鸥再度被噎住。他觉得这西装男的话有点问题,但脑袋被酒精搅和的有点迷糊。想不出问题在哪里。

西装男依然看向薇妮,表情还是充满柔情蜜意:“施洛华小姐,我对你是真爱,你给我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行吗?我敢打赌,如果你了解了我,一定会爱上我、愿意嫁给我。”

秦时鸥知道西装男的问题了,妈的这孙子够自恋啊,得是什么自信能说出不嫌弃薇妮这样的话?

薇妮懒的再笑,说道:“马先生。我知道你很优秀很厉害很出众,但这和我没关系,我不光结婚了,还有孩子了,你不嫌弃我吗?”

“只要你和他们不再有关系,那就不算什么。”西装男勉强的说道。

薇妮叹了口气,指了指秦时鸥道:“那就是我丈夫,你守着我丈夫的面让我和他别联系,你不怕他打你吗?”

这次轮到西装男愣住了。他惊愕的问道:“你嫁给了一个中国人?”

秦时鸥越看这男的越可恶,他怎么说的每一句话都那么难听?不过毕竟是游客,他决定还是礼貌点,先礼后兵吧:“那个。小子,你赶紧滚,我不想在我家门口看到你。”

“我只是在追求我的幸福。关你什么事?”西装男冷冷的说道。

秦时鸥耸耸肩,道:“最后的警告。你不滚我就让我们的孩子咬你了。”

西装男和秦时鸥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双方之间无法沟通。

秦时鸥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屈指在唇间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这哨声一响热闹了起来,正在看守大棚的菠萝跑了过来,虎子和豹子甩着大耳朵发足狂奔,一边跑一边兴奋的吼叫:“汪汪汪汪!”

西装男看到一群野兽跑出来脸色顿时大变,他赶紧后退,结果秦时鸥贱贱的伸手指着他,菠萝眨眨眼,低下头就来了个贴地飞铲……

驼鹿力量很大,鹿角铲在西装男脚下就将他掀翻了,虎子和豹子跑出来之后顺着秦时鸥的指示就往西装男身上扑,吓得他惨叫不止,连滚带爬的想避开。

秦时鸥看的哈哈大笑,薇妮上去喝止三个小家伙,虎子还想啃一口,薇妮逮着它在它屁股上甩了两巴掌,佯怒道:“不许调皮,赶紧回家!”

这样西装男才有机会站起来,他整理了一下沾满泥土草屑的衣服,说了一句我要报警就上q5离开了。

秦时鸥稍微有点小醉,这会正亢奋呢,听男子留下狠话,他对尼尔森喊道:“开车撞他!去撞他!”

薇妮赶忙挥手制止,尼尔森还真想上驾驶座发动车子,伯德稳重,一把摁住他,喝道:“滚到一边去,你这个酒鬼!要开车也是我来,哈哈……”

两个兵痞喝了酒能对他们期望什么?总统一号咆哮一声,飞快掉头追向q5。

薇妮无奈到极点,用鞋尖轻轻踢了秦时鸥小腿一下,嗔道:“瞧你这混蛋,净给我捣乱!”

秦时鸥搂抱住薇妮,跟孩子一样发脾气道:“他想抢我媳妇,我不该给他点颜色瞧瞧吗?”

“该该该,你啊,长不大了!走吧,我扶你回去先喝点茶。”

“不,我要在这里和你亲嘴。”

“回去好不好?我买了新衣服哟。”

“好好。”

秦时鸥这边回到客厅刚喝了半杯绿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秦,我是罗伯茨,怎么回事?尼尔森和伯德怎么酒驾?而且该死的还撞了一个倒霉家伙!”

刚才秦时鸥只是喝了酒有点亢奋,远远不到喝醉的地步,一听这话他顿时彻底醒了,皱眉道:“出事了没有?”

道:“感谢上帝保佑,人没事,你的车子和他的车子有点损伤,不严重,车头掉漆、车尾挡板凹陷。”

“我这就过去。”

秦时鸥和薇妮说了一下,薇妮赶紧换上外套陪他出门,这次没别的车了,要么保时捷918要么f650,而f650块头太大,在警察局周围不方便停车掉头,于是薇妮就开了保时捷918。

“我刚才有点傻了,真不该喝酒。”秦时鸥郁闷道,在加拿大酒驾出车祸是大事。

薇妮发动车子之后伸手握住他的大手,微笑道:“没事的,你是一个好未婚夫。”

确实没什么事,总统一号和q5停在门口,只是有点刮蹭而已,当时车子肯定没撞上。

进了小小的警察局,伯德和尼尔森正和几个警察在吹牛:“……那个墨西哥佬当时就隔着我十米,他手里拿的是m16——我可不会记错,因为当时枪口就对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