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07 大东昭和丸号拜谢兄弟姐妹了

507.大东昭和丸号(拜谢兄弟姐妹了)

摩托罗拉的无线电基站集群还没有投入使用,秦时鸥用的是直升机自带无线电,进入海洋之后信号很不好,接收起来各种费劲。

但伯德说话言简意赅,秦时鸥听清关键词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有渔船进入了渔场,而且还是一艘大型深海捕捞船。

秦时鸥一下子着急了,你妈炸了,真会挑时候,渔场正要出渔获,你这边来了?看来盯上老子的渔场不是一日半会啊。

直升机呼啸着飞回来,秦时鸥跳上去,薇妮在后面大喊:“先礼后兵,秦,你要小心!一定小心!”

这边直升机前行,那边秦时鸥已经将海神意识放了出去。

隔着渔场陆地还有三百五十公里左右,一艘六七十米长的深海渔轮停在那里,秦时鸥在雷达屏幕上看了看,确定这艘船的规模和吨位之后就不太着急了。

长度六七十米,秦时鸥估计这船的规格顶多两千吨,载重量往多里说是一千吨,不像那种万吨巨轮,上来就能将他的渔船清空。

不过即使只是千吨级轮船,秦时鸥也不能小觑,毕竟它偷走的可都是自己渔场的鱼。

拥有海神之心,秦时鸥即使不算整个地球陆地上的海神,那说他是渔场海域的海神绝对没问题。

因为渔场几乎所有鱼和虾蟹体内都或多或少含有一些海神能量,故而秦时鸥可以随意的附着到任何一个渔场内的生物身上。深海水域也有他的鱼,还是宝贵的蓝鳍金枪鱼,他立马将一个海神意识附身上去。

到了渔轮所在位置一看。秦时鸥发现雪球竟然也在这周围,冰刀和小憨豆着急的跟在周围。似乎担心着什么。

很快秦时鸥就知道它们在担心什么,雪球竟然时不时的用脑袋撞击这巨轮的船底。状若疯狂!

赶紧先安抚下三个小家伙放到海底,秦时鸥不知道雪球发了什么风,竟然自残了起来,但当务之急是搞清楚这渔船的情况。

安抚过三小之后,秦时鸥绕着渔船转了一圈,脸色顿时变了,我去年买了个表,老子今天要开杀戒了!

大东昭和丸号上,船长佐野太一站在船头迎风而立。猎猎海风吹拂着他的头发,让他看上去意气风发。

虽然是这艘一千五百吨深海渔轮的船长,但佐野太一打扮并没有特殊化,他和水手一样,穿着黑色的水靠和加厚的胶皮雨靴。

不一样的地方是那种精气神,佐野太一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精神抖擞、气冲斗牛,他认为这才是大和男人该有的气魄。

对于现在年轻人喜欢的娘炮明星,他向来不屑一顾,铁血和征服才是大和民族男人身上的烙印。这是他一贯主张。

海风强劲,吹在人身上有些痛,可佐野太一不在乎。他喜欢这种略带痛苦的感觉,这能激发他的斗志。让他随时保持旺盛精力,为此他的船员喜欢称呼他为‘蓄势待发的海风郎’。

正享受着海风,一个高大强壮的身影走到了他的身后。低头尊敬的说道:“佐野船长,山本君发现了三只海豚在船下。是否要捕获它们?”

佐野太一回身看向高大男子,豪迈的笑道:“是田村大副呀。不要着急,三只海豚只够我们的船塞牙缝,先让它们在船下嚣张一会吧。我们先对付那些座头鲸,那才是我们此行的目标!”

田村葵利索点头,恭敬道:“哈伊!我这就去通知船员们您的命令。”

佐野太一摆摆手,道:“先不要着急,到我身边来,田村大副,享受一下海风的爱抚,这和鲸鱼肉、鱼翅一样,都是来自大海的馈赠呀。”

大副田村葵略带紧张的站到船头,佐野太一眯着眼享受海风,叹道:“这时候如果再来一支烟,那才是真正的生活。”

一听这话,田村葵立马从兜里掏出一包碾碎的烟叶,背对海风卷了一支双手递给佐野太一道:“佐野船长,请一定品尝一下,这是我们田村家自己种植的烟叶,虽然比不上您家乡北海道的珍品,但也味道不错!”

佐野太一大喇喇的接过卷烟用防风火机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之后慢慢吐出烟圈,看着烟圈被海风迅速吹走,他满意的点头道:“很醇香的味道,田村大副,我对你的家乡有了兴趣。”

“谢谢佐野船长夸耀,这是我的荣幸!”田村葵用受宠若惊的语气说道。

他是大东昭和丸号上的新大副,以前在一艘五百吨级的捕鲸船上工作,因为大东昭和丸号的原大副年前涉及到走私案被海事厅逮捕,这才有了他上船的机会。

日本是陆地小国、海洋大国,他们深信征服世界从征服海洋开始,故而对于海洋有着深深的崇拜。与陆地相比,日本海上等级更森严,体现在船上,就是船长有无限权威,官大一级就能压死人。

尤其是田村葵才刚到这艘著名捕鲸船上不久,这次出海更是第一次远洋出海捕鲸和捕鲨。

是的,大东昭和丸号是一艘捕鲸船,还是一艘很著名的捕鲸船,在北海道素有‘深海捕鲸之精兵’的称号,每次远航总能带回至少五百吨的鲸鱼肉和一千公斤的鱼翅。

每年三月和四月大东昭和丸号都会远航到达北大西洋海域捕猎鲸鱼和鲨鱼,佐野太一知道毛鳞鱼群的习惯,知道每年这里会有座头鲸不辞万里赶来享受这顿饕餮盛宴。

一样,对于他来说,毛鳞鱼群的出现也是一顿饕餮盛宴,不过他享受的是座头鲸和其他鲸鱼、鲨鱼的鱼肉鱼翅。

往年他一般都是三月出海寻找毛鳞鱼群,然后在公海守株待兔,捕捉那些吃饱喝足失去戒心的大鲸鱼们,去年他还凑巧捕捉到了一只大白鲸,那曾让他出尽风头。

今年比较倒霉,大东昭和丸号出海时间挺早,可毛鳞鱼群忽然变换了繁殖水域,没有去法属圣皮埃尔和密克隆岛海域,而是到了南部纽芬兰渔场。

佐野太一带着船员们找了一个周才找到这里,浪费了不少时间。

“不过天照大神是公平的,磨难之后收获更多,我们这次发现的鲸鱼要比往常更多,鲨鱼也是这样,看来今年将是一个丰收年啊。”佐藤太一感慨道。

“是的,佐藤船长,是您领导有方!”田村葵微微鞠躬说道,脸上配合的出现敬佩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