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08 海神之怒3/10

508.海神之怒 3/10

求一下推荐票,其实这个作用不大,主要是蛋壳很虚荣,因为弹壳看到咱们竟然在推荐票周榜第二的位置!哎呦乐坏了卧槽,除了说一声兄弟姐妹们你们碉堡了我还能说什么呢?真心道谢了!

海神意识围绕着这艘渔船转了一圈,秦时鸥的肾上腺素疯狂分泌,整个人全身几乎都被烧红了。

怒火冲天!

这艘渔船的四周全是猩红浓密的血液,以至于即便海浪翻滚,都无法将渔船周围海水中的血液清洗干净。

一只庞大的座头鲸在侧前方哀鸣着,船上有人刺耳的大笑,推出捕鲸炮,将一支支两米长、成人手臂粗细的鱼枪射到它身上。然后鱼枪倒钩抓住这条座头鲸,绞机转动收回鱼枪,也顺便将座头鲸拉回来。

这时候的座头鲸已经奄奄一息,被拉上船之后那更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有人拿着电击枪上去击打座头鲸的心脏部位。

这样一次又一次遭遇点击,即使是座头鲸的大心脏也受不了这样的痛苦,最终心脏停止跳动而死……

还有比这更惨的死法吗?

有,还真有!

在渔船的下方海域,十几条失去鱼鳍的鲨鱼绝望的搁浅在海底,鲜血从它们身上的狰狞伤口中…≠汩汩流出,慢慢带走了它们的生机。

没有鱼鳍的鲨鱼,就是没有四肢的老虎,它们不再是肆虐七海的海中霸王,而是等死的可怜虫。无法动弹、伤口巨大,即使没有因为流血而死。它们也会饿死。

鲨鱼和鲸鱼流出的鲜血混合在海水中,吸引着其他不明真相的鲨鱼而来。只要被探鱼仪声呐发现,捕鲸船上的渔网和射鱼枪立马出动。全套现代化杀戮设备会让每一条被发现的鲸鱼、鲨鱼无路可逃。

海神意识到达之后,恰好又有一只大白鲨不明所以的游过来,它们是海洋猎犬,对血腥味无比敏感。

这种触觉以往帮助它们捕猎食物,如今却被人别有用心的利用,将它们变成了食物。

隔着几公里,大东昭和丸号中前部的驾驶舱里就有人发现了这只大白鲨,喊道:“诸位准备,一只大鲨鱼到来!”

“哈伊!山本君请放心。我们立马将它请到船上来!”有人哈哈的笑道。

在驾驶员的提醒中,有人将甲板上的捕鲸绞机和带缆柱收起,另有人打开了舷墙板上的曳鲸孔,准备拖曳这条注定被渔网捕获的大白鲨。

就在渔夫们准备下网的时候,又有人站在驾驶室前端了望指挥台上喊道:“诸位请注意,前方五公里左右,发现一只鲸鱼!目测是黑露脊鲸!”

大东昭和丸号的瞭望指挥台建在桅杆上,视野极佳且有电子望远镜,能看出很远。

听到瞭望手的话。渔夫们忙碌起来,有人问道:“那我们应该先捕鲸鱼还是鲨鱼?品川君,你去请示一下海风郎船长吧!”

“哈伊,犬神前辈。我这就去!”立马一个年轻人着急的跑向船头。

大东昭和丸号上的等级森严,不光体现在上下级,还有其他关系。这从称呼上能听出来。

老船员会称呼佐藤太一为海风郎船长,以体现亲切。新船员则只能称呼他为佐藤船长。这个称呼只和船龄有关,跟职位无关。所以作为渔船二把手的大副田村葵刚才称呼佐藤太一为佐藤船长。

听到手下人的报告,佐藤太一狠狠吸了最后一口香烟,扔掉烟蒂威严的说道:“很好,同时出现一只鲸鱼和一只鲨鱼?鲸鱼还是黑露脊鲸?看来天照大神还真眷顾咱们呢。”

“请问船长,我们应该先捕捉哪一只?请您明示!”渔夫兴奋的问道。

佐藤太一自信笑道:“品川君,你还不够勇敢啊,为何要问先捕捉哪一只?来吧,我去亲自操控捕鲸炮台,我们可以同时捉到这两条大鱼,那不是更好吗?”

“是的船长,佐藤船长英明!”田村葵立马拍马屁,旁边的小船员品川亘悻悻的撇撇嘴,这个马屁该他拍的。

秦时鸥比船上的人更早发现了这一鲨一鲸,找到这两条鱼,他二话没说立马分别用两个海神意识控制住,直接带到了海底让它们潜伏起来。

只要鱼一贴近海底,那别管声呐还是探鱼仪,都没用了,除非他们也有海神意识。

这样佐藤太一到了甲板之后,愕然发现不管鲸鱼还是鲨鱼都不见踪影,见此他虎着脸吼道:“八嘎,你们是在戏耍你们的船长吗?山本勇树、饭岛友哉,你们这些混蛋给我滚过来!向我汇报是怎么回事!”

佐藤太一这里生气,秦时鸥那边更生气,看看海底等死的鲨鱼,看看那些冤死的鲸鱼,妈的,不用想也知道这船肯定是小日本的,全球这么多国家就这些不要脸的小矮子在干这种事。

不管美国还是加拿大,都有明文法律规定不能捕鲨捕鲸。

即使把规模放到全球,那还在捕鲨捕鲸的也就日本,他们一直以做科研用以及‘大日本国民需要鲸鱼肉补充蛋白质’为名抓捕鲸鱼鲨鱼,屡禁不止,全球愤慨!

也算是缘分,自己这边准备去日本赚钱,那边日本已经派人先过来到自己地盘上捕鲸了,好,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些狗日的准备承受海神的愤怒吧!

秦时鸥从来没有这样愤怒过,就好像一团火从海神意识身上烧到他的心里,烧的他浑身难受,烧的他只想让这艘该死的渔轮沉默!

在暴怒的脾气支配下,海底猛然开始暗流涌动。

潮流迅速扩大规模,从水下向海面开始扩散,海神能量推动海浪翻滚起来,几条暗流彼此相撞,将海浪的势头一下子鼓动了起来!

感受到这股暴怒气息,大白鲨和黑露脊鲸惊恐的趴在海底,竭尽全力去贴近海沙避免被这恐怖的海浪带起来,以它们的块头和能力在这海浪中也不会受伤。

可它们就是害怕,本能的恐惧在支配着它们。

‘轰隆!’一声巨响,第一道翻涌而起的海浪冲出海面,如同一枚导弹般轰在了大东昭和丸号的船头。

遭遇海浪拍击,吨位不算大的大东昭和丸号好像小纸船一样被撞击的晃动起来,直接向后倒退了几十米。

船身剧烈摇晃,正在发火的佐藤太一和战战兢兢的船员们被打了个措不及防,他们一时没站稳都化作了滚地葫芦。

倒霉的田村葵撞在佐藤太一的下巴上,一个额头起了大包,一个则牙齿对破了嘴唇……

“发卡呀喽!”佐藤太一疼的说话都说不清了,一句八嘎呀路也不知道撇到了哪里,他这边还想骂人,第二道海浪已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