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26 家宴

526家宴

拍卖会结束,围观的记者们开始噼里啪啦的拍照,手冢孝太微笑着和巨大的金枪霸王进行各种合影,老脸都笑成一朵菊花了,很灿烂。

尼尔森作为主人自然也要上去合影,他和手冢孝太又是握手、又是拥抱,跟多年不见的兄弟似的。

拍卖会结束之后就和秦时鸥没关系了,喜代村株式会社在东京有他们的料理店,这条鱼将会被送到料理店去犒赏老顾客。

对于喜代村株式会社的老顾客和vip顾客来说,今明两天将有一场饕餮盛宴,享受这条大金枪鱼,当然只是一部分。

当天,秦时鸥看报纸、看新闻,就出现了很多有关大金枪鱼的报道。报道中用了很多诸如‘奇迹’、‘瑰宝’、‘震撼’、‘世界第一’之类的词汇,甚至最后的金枪鱼王拍卖会都上了东京的朝日新闻。

这在秦时鸥预料之内,他看新闻,想要找的是有关大东昭和丸号的消息,想看看日本和加拿大沟通的怎么样了。

结果,翻遍报纸他也没找到相关新闻,后面在网上才找到了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报道很简单,说一艘北海道出发的捕鲸船在纽芬兰海域遭遇海底地震引发的海啸,为了躲避海啸进入加拿大海域,然后因为误会,渔船暂时被扣押了。

看到这些含糊其辞、顾左右而言他的报道,秦时鸥哑然失笑,日本政府不是以外交凶悍而著称吗?日本媒体不是以言辞犀利而骄傲吗?怎么这会老实了?

显然,日本政府想对这件捕鲸船扣押案采取冷处理方式。否则媒体报道不会这么两三句。

看来控制舆论喉舌,也不是我党的专利。民主日本在这方面也很有一手。

秦时鸥倒是知道日本政府这么处理的原因,捕鲸、捕鲨行业近些年来在世界上遭遇的抵制很厉害。而因为畜牧业的蓬勃发展,蛋白质肉食类的价格又下滑的厉害。

所以很多以前从事捕鲸、捕鲨行业的渔夫都心生退意了,他们最怕的就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外被扣押起来。这次大东昭和丸是肯定得吃亏,因为有真凭实据证明他们是在大秦渔场偷盗海鱼了。

这样日本政府自然不想让渔民们知道这件事然后受惊吓,也不想让国民们知道他们的外交失败。

了解过这些新闻,秦时鸥就扔到一边不看了,专心陪薇妮在东京逛街,直奔购物圣城银座。

薇妮购物兴致不大,否则她也不会安心的跟着秦时鸥在告别岛那样的小镇居住。两人手拉手纯粹轧马路。和没有钱的大学生差不多,不买东西左瞧瞧右看看,碰到没见过的东西还大惊小怪的讨论几句。

一直逛到最后,他们结伴进了和光百货——银座最著名的精品店之一,素有银座地标之称,内中衣物首饰以精致高档高价著称。

这一次秦时鸥成功装了土豪,不管衣服、首饰、手表,看好之后拍出黑金卡那就是一个买买买。

薇妮给秦时鸥买了一套适合春天穿的浅色针织衫,衣服是清新的米色。领口点缀着几条蓝色丝线,搭配休闲西装看起来很养眼。

秦时鸥换了衣服对着镜子看了看,满意的点头。薇妮又去挑了一件牛仔衬衫,让他换上之后摇摇头。又给他改成了白色衬衫,这样才点头。

秦时鸥比对了一下,道:“亲爱的。我觉得还是牛仔衬衫比较好,看上去更有活力。比较符合我的气质。”

薇妮给他整理着衣服,踮起脚尖吻了他一下。柔声道:“是的,你说的对,但我们要去参加手冢先生的家宴,所以你还是穿的正式点好。”

“但是太古板了吧?”

薇妮抿嘴一笑,道:“手冢先生那样的中年日本男性的审美观可和年轻人不一样,他们视古板为严谨,认为这样的气质才符合一位成功男士。”

一套衣服是一百二十万日元,折合成人民币就是六万多点,薇妮拒绝使用秦时鸥的黑金卡,转了转自己的银行卡笑道:“我有私房钱。”

秦时鸥对时尚潮流、衣装搭配之类丝毫不懂,但他感觉很敏锐,这得感谢海神之心。他拉着薇妮一路闲逛,注意薇妮看向衣服的目光就知道她心动的是什么。

最终秦时鸥给薇妮选了一件天蓝色的春装修身风衣,这衣服采用了针织的拼接设计,看上去浑然一体,搭配薇妮的白色蕾丝打底连衣裙很合适。

女装比男装贵的多,这一件小风衣,价格是秦时鸥一套衣服的两倍,二百三十六万日元。

装备完毕,就是之后的手冢家宴了。

手冢孝太安排了西村棱来接两人,开车沿着新宿往北方开,离开区部进入郡部。

东京可以分为区部、市部、郡部和岛部四个部分,区部是由23个区组成的东京核心地区,市部是区部以西的26个市制单位,郡部是远郊的西多摩郡部分,岛部则是指太平洋上的伊豆诸岛和小笠原诸岛。

西村棱给秦时鸥介绍,手冢孝太的老家就在西多摩郡,这次家宴就在老家举行,人虽然不多,但规格很高。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脸上露出骄傲之色,显然对于能参加这样的家宴感到自豪。

西多摩地区是东京的远郊农村,地域以山区和平原居多,保留了大批农田。

随着车子往北一路狂奔,高楼大厦逐渐减少,绿油油的植被农作物开始成为主角。

秦时鸥往两边看,农田里主要以土豆、荞麦、芥末和仙客来居多,偶尔能看到春玉米。继续往北走,果树就多了起来,桃园、梨园、杏园,有的还枯枝败叶,有的已经结上了果子。

离开市区又开了一个半小时,经过广袤田地之后,一片山区出现了。

依山傍水,山区里修建着不少风格古朴传统的庄园,西村棱将车子开到最东头,车子停下,一名听到车响声走出门来的少年恭敬的拉开车门。

西村棱介绍道:“良太,这是秦先生和薇妮女士,是你父亲今日的贵宾。”

少年立马对秦时鸥和薇妮鞠躬,道:“欢迎二位贵客,请这边来。”

庄园就是很传统的那种日本院子,面积很大,用木栅栏围着,看样子得有个十几亩甚至更多的样子。